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行动

第四十五章 行动

        东京最近的气氛显得很压抑,尤其是夜晚,很多人都看到一群黑衣人在各个场所游弋,引得东京居民人心惶惶。

        官方对此的解释是最近有一股恐怖分子潜入东京,警方正在搜捕,呼吁大家夜晚尽量减少外出。

        夜已经很深了,东京政府大楼却仍然灯火通明。

        其实不仅是政府大楼,东京的各个行政机构几乎都是如此,警视厅、消防厅成了最幸苦的部门,连续几天晚上他们都在不停地奔走,赶往各个地方,清理现场。

        “樱井家主,蛇岐八家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会很难做的!”

        “是啊,现在整个东京人心惶惶,不利于稳定啊!”

        政府大楼的会议厅内,东京几乎所有的高官集聚于此,他们是这个国家明面上的掌权人,可此时却隐忍着怒火,你一句我一句带着试探对着一位女人说道。

        樱井七海,蛇岐八家樱井家家主,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宽大的和服掩盖不住凹凸有致的身材,皮肤光滑雪白,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可实际上她已经年过四十。

        她抬手拿起桌上的红茶,轻轻抿了一口,从容而又优雅,一举一动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风味。

        “蛇岐八家现在做的就是为了维护稳定,有了病就得治不是吗?至于治病过程中的小痛苦,忍受一下又何妨呢?”

        樱井七海轻声说道,美眸扫过会议室内的高官,像是在寻找什么。

        会议室忽得一静,部分人露出思索之色,还有人目光流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现在蛇岐八家的行动已经严重影响了东京的安稳,直接造成的损失已经达到数亿日元,间接损失更是无法估计!”

        一个高官站了起来,愤怒地指责道,引得全场注视。

        大家都吃惊地看着他,虽然他们也心有怒火,可终究是克制住了,毕竟这个女人代表了蛇岐八家,即便是他们也不敢过于紧逼指责。

        今天的会议只是想要个说法,抗议一下证明政府的存在感罢了。

        “看来找到了。”樱井七海盯着男人,原本冷淡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容。

        她缓缓走到男人面前,一双手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像是在和情郎调情一般,可说出的话却让男人瞳孔一缩。

        “你在猛鬼众的地位应该不低,那猛鬼众的据点你知道多少,可以说出来吗?那样你会少受很多罪的。”

        会议室的空调温度不高,很是凉爽,可男人此刻却汗流浃背,他强装着镇定,冷笑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怎么,蛇岐八家难道连白道也要干预了吗?你们忘了协定了吗!”

        樱井七海仿佛被男人问住了,踱步到男人对面,似乎不敢和男人对视,看起了手机,服软般说:

        “当然没忘,蛇岐八家掌管黑道,不参与政事。”

        男人正准备乘胜追击,樱井七海却突然抬起头,赞叹道:

        “田山义纯,一九七零年生人,毕业于东京大学政法系,毕业后却进入警视厅,一直得不到重用。

        三年前突然发际,连破数十起重案,多次破格提拔,如今不过三十七岁已经是警视正,而警视长因为身体原因,即将退休,你继任的呼声很大啊,真是前途无量。”

        田山义纯面露骄傲之色,故作谦虚道:“不过是在同僚的帮助下走到今天而已,没什么值得夸耀的。不过我作为警视正,也绝不能任凭你们蛇岐八家乱来!”

        他一脸正义之色,一番话不卑不亢,要不是场面不对,在座的官员们几乎要为他鼓掌叫好。

        “啪,啪,啪”

        会议室突然响起响亮的巴掌声,他们不鼓掌,却有人鼓掌了。

        “真是优秀的表演,令我差点都要自惭形秽,被你折服。”樱井七海鼓着掌,眉头微蹙,娇媚的脸上充满了赞叹与惋惜。

        “先不说田山警视正是如何屡破奇案的,您可以解释一下这是在做什么吗?”

        樱井七海手一指会议厅的大屏幕,原本关闭的屏幕突然启动,播放起了一段视频。

        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坐在椅子上,对着下方的男人吩咐着什么,下方的男人不停点头,最后的画面是男人鞠躬送面具男离开。

        而画面中那个点头哈腰的男人正是田山义纯!

        樱井七海面带嘲弄地道:“另一个人的身份不用我多说了吧,田山警视正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此时田山义纯已经瘫软在作为上,整个人好似傻了一般,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樱井七海面色一冷,喊了声“动手”,会议室的大门就被踢开,一群身穿统一制服,佩刀带枪的人就走了进来,把瘫软的田山义纯架了出去。

        “打扰各位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儿吧。”

        樱井七海又带上礼貌的笑容,缓缓走向门外,但走到门口时她又突然回头,扫视一众高官,意味深长地道:

        “蛇岐八家虽然将权力借于你们,也愿意遵守协定,可你们也得做到白是白,黑是黑,不是吗?”

        说完,展颜一笑,关上了房门。

        会议室内一片寂静,大家都不敢打破这份沉静,女人刚刚的笑容与话语仿佛巨石压在他们心头。

        “长官,这……”一个男人看向坐在首位的老人轻声道。

        这个老人从会议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话,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

        所有人都盯着老人,等待着他的指示。

        “照做!”

        半响,会议室才想起一道沧桑的声音。

        ……

        一座密室内,田山义纯被拴在电椅上气息奄奄,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樱井七海挥挥手示意手下处理掉他,转身走出密室,打了一通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

        她恭敬地站立,仿佛电话另一端的人就在自己面前,道:

        “少主,找到了,郊山,极乐馆。”

        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声:

        “知道了,樱井家主,通知风魔家主带家将过来,我带执行局的人先去。”

        “是,少主!”

        樱井七海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但拨打另一通电话时却面带犹豫,好似挣扎着什么。

        今晚的月亮被乌云牢牢遮住,群星也隐匿身影,夜,不见半点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