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给绘梨衣戒网瘾(下)

第四十四章 给绘梨衣戒网瘾(下)

        第二局很快开始了。

        路明非操作的雅典娜人气很高,而且因为几乎每一部作品都会换一套衣服,被称之为“snk亲女儿”。

        不过虽然她的人气高,但大多数玩家不会选她。

        因为雅典娜主要围绕幻影打输出,配合指令连招,虽然强度不低,但是上手难度很大。

        往往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玩好这个角色,在一阵眼花缭乱的光影中ko对手。

        绘梨衣小心地操控八神庵试探着雅典娜,不时一个前突下踢又快速撤回去,像个胆小的兔子。

        不过雅典娜完全不受干扰,灵巧地躲避开试探,八神庵竟然一次都没能摸到她。

        绘梨衣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人好讨厌,躲来躲去的,半天都打不到她。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绘梨衣快速按下爆气,“百式·鬼火”,八神庵一个短滑步,释放鬼烧,如果雅典娜被击中,将会被击飞,接下来绘梨衣就可以一套无缝连招把她ko。

        路明非眉头一挑,以惊人的手速在手柄上操作——雅典娜瞬间后跳避开鬼烧,接着化为一道幻影,不时攻击一下八神庵,然后溜走。

        八神庵在雅典娜的骚扰下不胜其烦,好几次想要反攻可又找不到人,只能狼狈地格挡躲避。

        但雅典娜的攻击哪那么容易躲开,即使绘梨衣已经拼尽全力,但仍然会时不时地被攻击到,路明非也不放技能,就是轻拳、重拳、轻腿、重腿的攻击她。

        “吸”绘梨衣深吸一口气,小脸鼓成了包子状。

        她无比认真地盯着屏幕,站了起来操作,身体随着人物一动一动的,好像达到了人机合一的境界。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她的八神庵终究是在雅典娜“不痛不痒”的攻击下,积少成多,最后伴随一声凄惨的嚎叫,八神庵被击飞的身影在空中定格,画面上出现一个大大的“ko”。

        “绘梨衣是被当成菜鸟虐了吗?(??ˇ?ˇ??)”

        绘梨衣举起纸片,她也反应过来,路明非明明可以轻松连招把她带走,却偏偏用小攻击一下一下把她磨死。

        她看向源稚生三人,用眼神示意三人帮她翻译。

        可三人都不约而同地转向其他方向,不与绘梨衣对视。

        绘梨衣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放下手柄,走到路明非面前,精致的小脸露出严肃都是表情,盯着他。

        路明非被突然靠近的绘梨衣吓了一跳,慌张地往后倒爬几步,不知怎的脸也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凑近也好好看……不是,她想干什么,难道游戏打不赢想真人pk?”他心想。

        路明非可没忘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今天轻轻松松就把自己放倒五花大绑。

        绘梨衣见路明非红着脸发呆,不解地歪头,不过也没多想,快速掏出一张纸唰唰写上几个大字。

        “你很强,不过绘梨衣不会认输的,第三局留到以后再打,绘梨衣一定可以击败你!?(◣д◢)?)

        然后用眼神威胁着源稚生给她翻译,大有“你不翻译我就哭给你看”的意思。

        源稚生收到妹妹的信息,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照做。

        这个妹妹平时都很乖,可是一涉及到游戏就会变得非常执拗。

        路明非摸着后脑勺,他没想到绘梨衣这么单纯的女孩也会使出拖字诀,自己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

        不过虐绘梨衣真有趣,虚心认错,下次还敢。

        他收敛起表情,苦口婆心地道:

        “绘梨衣,打游戏对眼睛不好,你应该多多运动。”

        说完,他一脸邀功的表情看向源稚生,意思是“怎么样,我够意思吧,还帮你教育妹妹。”

        源稚生瞪着眼睛,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路明非,不打游戏多运动?他是闲绘梨衣离家出走的次数太少了吗?

        先潇一拍脸,他就知道路明非这个衰仔一定会错了意思。

        他们是想让路明非手下留情,故意败给绘梨衣,谁能想到这个衰仔脑洞这么大,竟然联想到这些?

        先潇快步上前,一把捂住路明非的嘴,不顾路明非“唔唔唔”地挣扎抗议。

        “哈哈哈,源君,路明非饺子吃多了,撑脑子里了,没事,没事。”

        又对着一脸疑惑的绘梨衣说道:

        “他刚刚说很期待下次与你打游戏。”

        是这样吗?绘梨衣认真地点了点小脑袋,自己回去一定要苦练拳皇,下次一定打败他!

        先潇见把绘梨衣糊弄了过去,松了口气,还好两人语言不通,而且别人说什么绘梨衣信什么。

        “潇君,楚君,路君,我们要回去了,今天已经很晚了。”源稚生看了眼天色说。

        时候确实不早了,月亮不知何时已经挂上半空,城市里只剩下五颜六色的灯光,印得天空闪烁着迷离的色彩。

        “天都黑了,今天很高兴源君和绘梨衣能来。”先潇看时钟,时针已经走到了“ix”,九点多了。

        “不,是我们多有打扰,感谢各位的盛情款待,我和绘梨衣都很开心。”源稚生很认真地说道,说着还退后一步,深深鞠躬。

        绘梨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哥哥鞠躬也跟着一起鞠躬。

        “这是干什么,我们那儿不兴这套,源君以后千万不要这样了,否则就是不拿我们当朋友了。”

        先潇上前扶起源稚生,有些责怪,楚子航和路明非也是一脸赞同。

        “好的,下次一定不会。”源稚生一笑,朋友吗?真好。

        “绘梨衣,我们要回去了。”他转头对着绘梨衣招手。

        要回去了吗?

        绘梨衣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先潇三人,回去就没人陪自己玩了,而且他们都对绘梨衣很好。

        绘梨衣虽然单纯,很多事都不懂,可也许正是这份单纯,让她能感觉到谁是发自内心的对自己好,谁又是虚情假意。

        “绘梨衣以后还可以来找我们玩啊,或者我们去找绘梨衣玩。”先潇看出了绘梨衣的不舍,笑着上前道。

        “真的吗?不可以骗绘梨衣哦。?(?'?'?)??*)”绘梨衣眼睛一亮,转哀为喜,举起了一个纸片。

        “当然,绘梨衣可以和我们拉钩。”

        “拉钩?”

        “就是一种保证,拉了勾就表示双方达成约定,一定要实现。”先潇伸出了小拇指,又对着楚子航和路明非示意。

        “好,那绘梨衣和你们拉钩。”绘梨衣笑着一手举着纸片,一手学着先潇的样子,伸出小拇指。

        四人的小拇指紧紧勾在一起,

        “源君不一起来吗?”楚子航突然看向一旁紧皱着眉头,面色复杂的源稚生。

        “源君,记住我说的话。”楚子航又说道。

        源稚生身体一颤,看向正勾着小拇指,时而成熟,时而孤独,时而又和孩子般幼稚的先潇,他真的能做到吗?

        “好,加我一个。”

        源稚生突然一笑,自己怎么会怀疑朋友。而且,绘梨衣的哥哥可是自己,就算别人做不到,自己也该是坚持到最后的那个。

        “那我们开始,等会儿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先潇说,周围四人都点了点头。

        路明非虽然听不懂前面,但后面的话还是听得懂,也大概猜出什么意思。

        “一——

        二——

        三——!”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少年们的声音配合着挥舞的纸片,把枝头休息的乌鸦都惊得飞开。

        ……

        “哥哥,拉了钩真的就能实现了吗?”

        绘梨衣和源稚生走在回去的路上,她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很是开心。

        源稚生看着那张一路被绘梨衣拿出七八遍的纸片,有些无语,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七八遍,自己也回答了七八遍。

        但转念一想,起码绘梨衣用的是一张纸片,也算是懂得节约了。

        “是的,绘梨衣,拉了钩就一定会实现的,绘梨衣要多点耐心,乖乖等着哦。”源稚生循循善诱。

        绘梨衣小鸡吃米一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乖乖的。

        源稚生看着前面又开始蹦蹦跳跳的绘梨衣,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绘梨衣。

        真的会实现吗?

        一定会的,谁也不能阻挡。平塔岛象龟眼里放出坚定的光芒,孤独的乔治绝不把孤独留给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