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给绘梨衣戒网瘾(上)

第四十三章 给绘梨衣戒网瘾(上)

        日本甲子园体育场,上万人将体育场站得满满当当,他们激动地对着舞台发出兴奋的怒吼,热闹的场景仿佛正在观看哪位巨星的演唱会。

        可事实并非如此。

        舞台上站着的不是美艳或帅气的歌星,而是几位穿着奇装异服,长得“千姿百态”的人。

        有穿着皮衣,牛仔裤,橘红头发却挥手间火焰迸发的青年;有一头黄发竖直朝天,穿着紧身小背心,露着肚子的不良变态;还有穿着白色空手道服,一身肌肉的壮汉……

        不过,此时舞台上的主角不是他们,而是一个红发、弓着腰的青年和衣着暴露、身材性感的舞女。

        此时舞女已经被青年逼至角落,狼狈地下蹲作出防御的姿势,可青年无比禽兽,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仍然挥舞着拳头,踢着脚,不停对舞女攻击。

        所谓久守必失,舞女一时不备,防御的姿势稍稍松懈。

        青年瞬间发现这个破绽,仰天发出一声大吼,浑身光芒一闪,气势全开,只见他一个跳跃,竟然把舞女按倒在地,然后,然后就……

        “禽兽!”

        先潇看着电视屏幕上正对着不知火舞使出超必杀技“禁千贰百拾壹式·八稚女”的八神庵,怒目而视正为赢了游戏而满脸得意的路明非。

        源稚生与楚子航同样如此。

        吃完饭后绘梨衣突然提出想玩游戏,还点名要和路明非pk,于是源稚生便派人搬来了一套游戏设备,连接在电视大屏幕上。

        路明非虽然不知道绘梨衣为什么要和他打游戏,难道自己的“游戏王者”名声已经传到了日本?

        但游戏作为他唯一制霸的领域,面对向王座挑战的勇者,他自然没有理由拒绝,两人就开始打起了拳皇这款经典游戏。

        事实证明路明非确实是游戏王者,起码对于绘梨衣来说是如此。

        在源稚生、先潇、楚子航三人看来,路明非是在用差距巨大的操作,不停戏耍着绘梨衣。

        明明路明非已经取得了很大的优势,可以轻轻松击败绘梨衣,可他故意不直截了当地ko她,偏偏要戏耍她,等到最后绘梨衣操控的不知火舞只剩下一丝血后,才控制八神庵用超必杀技击杀她。

        而八神庵的超必杀技“八稚女”,这招的羞辱性,懂的都懂。

        路明非看着大家都愤怒地瞪着他,再看了眼紧皱着眉头的绘梨衣,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众怒。

        其实他并不是怀着羞辱绘梨衣的心思才故意那么玩,只是以他的游戏水平确实甩开了绘梨衣一大截,又不好直接秒杀她,便一丝一毫地耗着她的血。

        至于最后为什么绘梨衣只剩一丝血了他还用超必杀技,他的心里想的是让对手败在最强的招式下,难道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吗?

        他们完全不理解我的苦心,我都考虑的这么全面了,还要我怎么样?

        岂有此理,难道女生就可以不讲道理吗?

        于是路明非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试探地对绘梨衣问道:

        “绘梨衣还想玩吗?”

        绘梨衣听不懂中文,楚子航担当翻译,给绘梨衣解释意思。

        绘梨衣听了立即一点头,小小地脑袋充满了不服输,脸上是无比认真的表情。刚刚她差一点就赢了,这次全力以赴一定能取得胜利!

        “绘梨衣这次要使出全力了!(●?????●)”她举着纸片。

        “楚师兄,她说什么?”路明非摸了摸脑袋,绘梨衣听不懂汉语他也看不懂日文。

        “她说她要使出全力,你明白该怎么做?”楚子航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当然,师兄,你放心,我这次一定好好表现。”路明非比了个“ok”。

        楚子航点了点头,源稚生和先潇也投去“算你小子还懂点事”的眼神。

        路明非对着他们郑重地点头,表示完全理解了他们的意思。

        “看来绘梨衣还是个网瘾少女,源君作为哥哥一定不想让妹妹沉迷于游戏,所以想让我狠狠地击败她,帮她戒了网瘾。

        先潇和楚师兄就是厉害,这都看出来了,我还要被楚师兄提醒才能领会。

        好吧,这次我要发挥我的全部实力,给绘梨衣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让她戒了游戏!”

        “路·福尔摩斯·明非”上线,他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了事情的真相。

        绘梨衣,不要怪我,我也是为你好,嘿嘿嘿。

        先潇看着路明非逐渐变态的笑容,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真的明白我们什么意思吗?

        游戏很快开始了,这句路明非选的三个人物依次是特瑞、麻宫雅典娜、椎拳崇,绘梨衣则是不知火舞、八神庵、橘右京。

        源稚生看到路明非所选的角色就觉得事情不妙,这三个人物都不是很多人玩得,主要是因为操作难度大,对时机的把握要准确,上手难度较高。

        他刚刚看了路明非和绘梨衣的游戏,自然不会觉得路明非是个菜鸟,毕竟绘梨衣虽然打游戏没有自己厉害,但也算是高手了。

        游戏开始,路明非操作着特瑞,小心地试探着绘梨衣的不知火舞,不时前进后退,像是个无头苍蝇。

        绘梨衣见状,立刻操作不知火舞一个高跳,想要接近路明非。

        “完了。”源稚生说道。

        果然,只见刚刚还瞎转来转去的特瑞,突然停住,一个肩撞,正好在不知火舞的下方出现,把还未落地的不知火舞撞的飞起。

        接着就是一声声“帕瓦恰,帕瓦恰,帕瓦恰,帕瓦恰,帕瓦恰!”

        特瑞不停地用肩撞把不知火舞顶起,不知火舞的血量不停降低,却一直在半空中无法下落,直到血条被打空。

        伴随着一声“ko”,不知火舞躺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路明非放下手柄,看着一脸迷茫,好像被打懵了的绘梨衣,心里有些不落忍。

        “要怪就怪你那狠心的哥哥吧,绘梨衣又不上学,玩玩游戏怎么了!”路明非心里暗自吐槽。

        “路君,你这是卡bug,胜之不武。”源稚生有些心疼妹妹。

        路明非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源稚生说得也没错,这确实可以说是一个bug——特瑞可以通过肩撞击飞,只要掌握好时间间隙,对手会一直在空中没法还手,直到血槽被打空。

        这招在游戏厅里都约定好不能用的,路明非也是想狠一点让绘梨衣戒网瘾,才不讲江湖道义,用了这招。

        “不是为了给绘梨衣戒网瘾吗,怎么还拆我台。”

        路明非在心里想,难道源稚生是想他光明正大的击败绘梨衣,好让她输得心服口服?

        一定是这样,好吧,那我就拿出全部实力。

        “没错,源君,这一把我确实胜之不武,下一把我绝不会这样,你放心。”路明非认真地承诺道。

        绘梨衣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她不明白自己刚刚为什么一直在天上飞,自己和哥哥还有别人玩的时候都没有见人能做到这样,她想不通。

        源稚生把刚刚的话解释给绘梨衣听,她紧皱的眉头才稍微松开些,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是bug,难怪。

        “路明非不可以作弊哦。ヽ(‘⌒′メ)ノ”绘梨衣举起了纸片,一脸郑重的表情。

        源稚生给路明非翻译了绘梨衣的话,路明非尴尬地点头如捣蒜,对着绘梨衣一顿“哈伊,哈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