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极乐馆(二合一,四千五百字)

第四十二章 极乐馆(二合一,四千五百字)

        大阪郊外的山中,极乐馆。

        这是一座极尽豪华的建筑,依山傍水而建,宛如宫殿,仅从外面看去,便能感觉到奢靡与梦幻。

        浮夸的金色外形,让整座房屋仿佛由黄金筑成。门前一座小桥跨过潺潺的溪流,几个穿着和服的漂亮女孩站在桥边,满脸笑容的鞠躬欢迎每位客人。

        来往的客人也毫不客气,一手搂着妖艳的女伴,一手在路过女孩时放肆地揩油,然后在女孩的奉承中往她们的衣领塞入一沓钞票,扬长而去。

        极乐馆,日本近些年兴起的一处神秘会所,这里是会员制,每位来往的客人都非富即贵,在馆内释放着他们不为认知的一面。

        在这里,似乎一切愿望都能被满足,绑架,暗杀,官位,美女,只要你有足够的钱,一切都不成问题。

        人类的欲望可以毫不掩饰地展露,这里没有规则,或者说金钱是唯一的规则,这是属于有钱人的“极乐”。

        今天极乐馆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他独自一人安静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欣赏着每位来往客人被欲望充斥的脸,脸上挂着病态的得意笑容。

        大厅的经理早早地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要不是她问过门口迎宾的女孩,这个人确实是极乐馆的会员,她早就让人把他赶了出去。

        已经成为庞大的利益集团的极乐馆,自然不会缺少武装力量,更何况他们还有另一个名字——猛鬼众。

        “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吗,任何需求都可以呢。”经理带着妩媚的笑容,弯着腰对着男人问道,低领的制服中一道沟壑若隐若现。

        男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就在经理以为他已经被自己迷住,正准备上手环绕他的肩膀时,男人开口了:

        “龙王来找过樱井小暮吗?”

        经理面色大变,樱井小暮是极乐馆的总经理,平日里经常在极乐馆。但龙王并不是身为龙族初代种的龙王,而是猛鬼众的领袖。

        她瞬间站直身体,积蓄着力量,警惕地看着男人,试探道:“您是?”

        只要男人稍有不对,她就会毫不犹豫地用腰间的匕首割破他的喉咙。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递给了经理一个牌子。

        经理接过牌子,拿到近前细看,脸色大变,恭敬地低下头,并双手捧着牌子奉还,道:

        “见过大人!”

        “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是的,大人,龙王下午来找过总经理。”

        “带我去找他。”男人起身,经理立刻在前面带路。

        她不知道男人说的“ta”是谁,是总经理还是龙王。不过她也不敢问,男人给她的牌子是猛鬼众最高身份的代表,所有猛鬼众成员见到牌子必须听令。

        经理带着男人穿过赌场,酒吧,最后在一个贴满金箔的电梯前停了下来。

        “大人,这间电梯我打不开,只有总经理的卡才能打开。”她说。

        “嗯,你走吧。”男人把刚刚的牌子往电梯刷卡区一靠,很快传来电梯升降的声音。不久,“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经理在后面下意识地看了门后一眼,又赶紧低下头,慌乱地看向四周,发现没人后才松了口气,匆匆离开这个地方。

        那扇电梯通向的地方是极乐馆的禁地,除了总经理和龙王,谁也不准入内。

        她上个月才当上大厅经理,据说她的前任就是因为在这间电梯外摔碎了一个杯子,后来就再也没人见过前任大厅经理……

        极乐馆顶层。

        这一层只有一间套间,不对外开放,也是极乐馆所有员工、客人都好奇的电梯通向地。

        泳池,酒吧,浴场,凡是能想到的场所,在这一间房里几乎都有,甚至在房间中央还有一个大大的戏台。

        柔软的大沙发上,风间琉璃耳朵一动,搂着樱井小暮的手缓缓松开。

        “有人来了。”

        樱井小暮一下站起身,“怎么可能,电梯的卡只有我和你,难道是……”她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那个人从没有出现过,每次只是通过传真下达命令。

        “看来今天的事让他坐不住了,我也很期待见到他呢……”风间琉璃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眼睛里满是杀意。

        他缓缓走向电梯,不急不慢,当他走到电梯门前时,电梯门恰好打开。

        “欢迎王将大人大驾光临,为何不提前示下,让我好有所准备。”风间琉璃笑着说,但却没有一点话语里的恭敬,反而带着几分玩味。

        被叫做“王将”的男人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沉默不语地走出电梯,慢慢打量着房间的布置。

        他捡起房间戏台上的一把扇子,这是一把圆扇,用丝绸纺织出精美的女子图案。

        “准备什么,准备好如何杀我吗?”男人把玩着扇子,头也不抬地说。

        “当然了,当然要把刀磨得锋利点,才能痛快地砍下你的头啊。”风间琉璃仿佛想到了什么画面,冰冷的杀意毫不保留地散发出来,房间的温度似乎都低了几度。

        男人却好像完全没感觉到一样,反而满意地看着风间琉璃,像是看着一个喜欢的物件:

        “保持住杀意,我会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你今天擅自接触他们,我本想给你一些惩罚的。”他走到风间琉璃身前,作出了一个敲击东西的手势,“但我突然又有了新的想法,做你想做的吧。”

        说完,不等风间琉璃回应,向电梯走去。

        似乎他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话。

        电梯门缓缓打开。

        “不想着留下我吗,万一这次真的是我呢?”男人突然回身,看着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静止了的风间琉璃,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半天,没有任何回应,电梯门已经开始关闭,男人嗤笑一声,一步踏入门内。

        “您怎么了?”

        樱井小暮小心地触碰风间琉璃的双手,忽然发现他的双手简直如寒冰般冰冷,身子竟然也在颤抖。

        她抬头看向他的脸,他的眼睛里恐惧弥漫,仿佛陷入了可怕的噩梦。

        “大人,大人!”她又心疼又慌张,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为何突然之间变成了这样。

        可任凭她如何呼喊,风间琉璃完全没有反应,樱井小暮急得手足无措,最后,她只能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搂住他的身子,企图用自己的体温来驱赶他的寒冷……

        ……

        “啊,舒服了,终于吃饱了。”

        路明非毫无形象地斜靠在屏风上,双手撑着地板,闭着眼抬着头,脸上满是满足的神色。

        身旁是同样动作的先潇、源稚生和绘梨衣。

        “不愧是楚师兄,确实有定力,这么好吃都能控制住自己不多吃!”路明非竖着大拇指,对着在场唯一保持站姿的楚子航赞叹道。

        楚子航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但没说什么,只是保持着站姿不动,瘦削的身子笔直挺立。

        其实他吃了很多,现在也撑得难受,吃撑的时候站着比坐着、躺着更舒服,他不是不想坐,只是现在坐下来他担心会吐出来。

        路明非完全是先入为主,看他站着就以为他吃的少。

        先潇一眼就看出了楚子航的真实情况,每个人吃了多少他这个擀饺子皮的人能不知道吗。

        本来以为擀了一百多张够他们五个人吃了,可没想到最后五个人竟然吃了近三百个饺子,好在材料准备得多,不然还不够吃。

        这三百个饺子先潇吃的最多,约有八十个;

        第二竟然不是楚子航或者源稚生,而是貌不惊人的绘梨衣,吃了有六十多个!也不知道那小小的身体把饺子都藏哪去了,六十个饺子进肚子也只是让肚子微微鼓了起来。

        然后就是楚子航和源稚生,两人大概都吃了四十个左右。

        路明非最弱,只吃了二十个就饱了。

        “楚君看起来确实是有大毅力的人,入学后学院的狮心会很适合他。”源稚生附和道,又转头对一旁的先潇说:“潇君有想加入的社团吗?”

        一顿饭下来,源稚生对两人的称呼由公事化的“师弟”变成了“楚君”和“潇君”,日本人朋友间都是这么称呼。

        本来应该喊先潇“先君”,不过太奇怪了,像是对已经死了的人的称呼,先潇就让他喊“潇君”。

        “我吗?没想过,不过我和楚子航都已经加入执行部了,社团什么的也无所谓吧。”先潇回道。

        他确实没想过入学后参加什么社团,狮心会有楚子航,学生会有恺撒,他觉得自己有个执行部成员的身份就够了。

        “那可不行,潇君,大学可是人生最难得的一段时光,社团会帮助你和别人接触,寻找到你真正喜欢的东西,毕竟有“血之哀”,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同类聚集的地方,你不能像以前一样啊。”源稚生很认真地说道。

        混血种因为“血之哀”的原因,在没有找到同类前往往都是孤独的,长此以往性格往往都会很孤僻,习惯不与他人接触。

        所以学院有很多社团,就是为了帮助入学的混血种踏出第一步,在同类氛围中逐渐打开自己的心门。

        “啊,这样吗……”先潇低头沉吟,其实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混血种,自己的力量似乎都来自黑影“罗”,如果自己不是混血种还会有“血之哀”吗?

        “没错,你确实应该加一个社团,高中时你就什么社团都没加,我还加了个文学社呢。”路明非也在一旁附和。

        他现在对他们吐出来的一些词基本免疫了。

        先潇今天告诉路明非卡塞尔学院招收有超能力的人,他竟然毫不惊讶地相信了,还大喊着“我就说你身体明显非人类的强,你有什么超能力?超级力量?超人?会飞吗?吐火?吐水?”

        不一会儿,他已经脑补出一部星球大战。

        先潇没回答路明非的无脑问题,只是说明年他入学就知道了。

        路明非这次没有说话,要是以前他一定笑着说“你们这些超人拯救世界就行了,我一个普通人也去,难道用来祭天,让你们最后关头爆种打败大boss吗?”

        但他想起了上次见到的那个金色眼睛,一直喊他“哥哥”的男孩,他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也有“超能力”了。

        不过这是什么超能力?别人都是身体强得一批,没准还能吐火放电,说出去都是“火焰侠”,“雷电侠”。

        自己呢?“精神分裂侠”吗?或者“哥哥侠”?

        ……

        先潇听路明非提高中加社团的事,立刻回怼:“那是啊,毕竟我没找到哪个社团有我喜欢的女生嘛。”

        “胡说,你,你,你诬陷。”路明非脸一下变得通红,猛地从地上弹起来,指着先潇恼羞成怒。

        “那个女生叫什么来着,叫陈——”先潇故意拖长着声音。

        “我和你拼了!”路明非扑了过来。

        “怕你啊,你别吐我身上。”

        源稚生看着刚刚还好好地两人转眼间扭成一团,疑惑地看向楚子航,楚子航回了个“放心”的眼神。

        “你们关系真好。”源稚生也站了起来,走到楚子航身旁看着先潇和路明非互掐有些羡慕。

        “嗯,很多年……三年了。”楚子航愣了愣,他刚刚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却想到三人认识也就才三年。

        源稚生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楚君,你们真幸运,在最需要彼此的年纪,遇到了彼此,还结下了友谊。”

        幸运吗?确实。楚子航点了点头,说:“源君不也很幸运吗,有一个如此可爱的妹妹。”

        楚子航看着化身观众,举着写着“(^w^)加油”,为先潇两人打气的绘梨衣,他能感受到这个女孩由内而外的单纯。

        “绘梨衣……”源稚生也看向高举双手欢呼的绘梨衣,他第一次见自己的妹妹笑得这么开心,眼里闪过一丝高兴,但随之而来的又是难掩的心疼。

        楚子航看懂了源稚生的眼神,问:“源君是难过绘梨衣不能说话?”

        “嗯……”源稚生低下头,不知怎么回答。他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朋友,不想骗他们,可又不能告诉他们真相。

        突然,源稚生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一双手把住,抬头一看,楚子航正盯着他的双眼,眼神中满是严肃与认真。

        就在他搞不清楚什么情况的时候,楚子航开口了:

        “我不知道绘梨衣为什么不能开口说话,但先潇说过他能解决,就一定能,我了解他,他绝不会说没把握的话。”

        在下午他们逛超市时,路明非感叹绘梨衣那么漂亮个女孩竟然不能说话时,先潇确实说过他可以解决,楚子航也听到了。

        “不可能的……”源稚生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但他看到楚子航的神情,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看向正和路明非“打”得难解难分的先潇,明明可以轻松制住还没觉醒的路明非(先潇告诉他路明非还没有觉醒),却偏偏享受这份打闹。

        是的,他在“享受”,源稚生第一次见到先潇时就看到了他眼里的“孤独”,仿佛游离于世界之外,那是他从未见过的“血之哀”程度。

        也许风间琉璃也发现了,所以才说他与他们完全不同。

        “如此不同的你,也许真的能做到也不一定……”源稚生在心底默默说道。

        (算是两章的量,明天,不对,是今天有事,就不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