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神鬼游戏

第三十九章 神鬼游戏

        源稚生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握起,浑身肌肉绷紧如同即将狩猎的豹子。

        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是的,虽然风间琉璃声音中性,身材柔美,但他有种感觉——这是个男人,而且,他觉得有些熟悉。

        源稚生看着大厅中站得满满当当的“鬼”,门外更是不知道有多少,最主要的是他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但看起来在猛鬼众里地位不低,实力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情况不太妙了。

        “你好,我叫先潇。”

        源稚生的身后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他诧异地回头看向先潇——一脸微笑,还对着风间琉璃挥了挥手,就像在回复朋友的问候。

        先潇走上前,越过源稚生时还给了他一个放心的表情,就这样无视风间琉璃身后数不清的部下,走到了他的面前。

        “哈哈哈,真是有趣,你和他们不同,完全不同!”风间琉璃惊喜地喊道,有些神经质和癫狂。

        就像是在路上捡到了五十块钱,高兴地捡起后发现原来五十元的下面还藏着一张百元钞票。

        先潇像是没看到风间琉璃的激动,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直到他平息下来仍然在盯着他看,一动不动。

        风间琉璃有些不自然,这个少年的眼神好像直射他的内心,让他感觉自己似乎一丝不挂的站在少年面前。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他忍不住说道。

        “你和他们倒是相同,完全相同。”

        先潇笑着说,轻飘飘的语气如同和朋友聊天。

        几乎相同的话语刚刚出自风间琉璃之口,此时被稍改后奉还却让风间琉璃身子一僵。

        他看着眼前这个微笑的男人,仿佛变成了洪水猛兽,让他产生了逃走的念头。

        “呵呵,真有意思,既然我们彼此这么了解,不如来玩个游戏?”风间琉璃有些恼火。

        他为自己刚刚的念头感到耻辱,不知为何有一股无名之火在他心间燃烧,他想要搬回一城,哪怕这与他平时的性格完全不符。

        “悉听尊便。”先潇还是那副淡然的样子。

        这种姿态让风间琉璃的怒火更加旺盛,他想看到这个男孩失措的样子,恼怒地样子,总之不要是这种淡然。

        “那我来说说游戏内容,很简单,我称它为‘神鬼游戏’。

        在接下来的二十天内,东京的各地会随机发生命案,但都有联系,你们需要通过他们之间的联系,最后找到谁是‘神’,谁是‘鬼’,怎么样,玩吗?”

        “听起来很有意思……”

        “先潇,不要搭理他!”源稚生走上前,面向风间琉璃,“我们不需要和‘鬼’玩游戏,谁是‘鬼’不是很清楚了吗?”

        “哈哈哈,是啊,谁是‘鬼’很清楚了,哈哈哈。”风间琉璃大笑着,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甚至笑得弯了腰。

        直到笑累了,他才缓缓直起了身子,恢复了之前的彬彬有礼模样。

        “你们会玩的,因为游戏已经开始了。”

        说完,他微微一鞠躬,慢慢地向后退去,身后的手下再次散开一条通道。

        他就这样盯着先潇几人,面具下的眼神显得那么复杂,既带着希望,又充斥着仇恨。

        风间琉璃逐渐消失在门口,满大厅的猛鬼众也逐渐散去,很快大厅里只剩下满地狼藉和几个倒在血泊中痛苦呻吟的客人。

        源稚生目送消失的风间琉璃,他内心的熟悉感越来越强烈,他心里有个恐怖的猜想,让他满心惶恐与不安,所以他甚至不敢开口让他留下。

        这位执行局历史上最年纪的局长,蛇岐八家的少主,第一次有了这种情绪,一切都超脱他的掌控,他隐隐觉得会有很不好的事发生。

        “喂,源师兄,是不是要喊人来处理一下这里?”先潇在源稚生眼前挥了挥手,把他唤醒。

        “哦,对,对。”

        源稚生反应过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和先潇几人一起查看伤者的伤势。

        “这也太凶残了,恐怖分子吗?”路明非强忍着恶心和害怕扶着一个肚子上扎着一根碎木的客人。

        “有没有喊救护车?”楚子航问。

        “应该快到了,家族派了医生和护士过来,官方也有。”源稚生答道。

        他看了看时间,离自己打电话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以家族的实力应该已经快到了。

        今天中午的事太过诡异,猛鬼众虽然邪恶做事疯狂,但从来都是隐藏在地下,像这次这样的大张旗鼓还是第一次。

        而且很莫名其妙,从风间琉璃的话中看,他们这次的目标应该就是他们,可既然如此,为何又只是说了一个游戏就又退走了,难道他弄出这么大阵仗只是通知他们玩一个游戏?

        源稚生想不通,突然一声大喝把他惊醒。

        “少主,少主,我来了!”

        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牛仔裤,上身是一件敞开的黑色皮衣,露出里面的紧身t恤,一个大大的墨镜几乎盖住半张脸。

        男人冲进大厅,摘下墨镜,阴冷的眼神环顾四周,大声地喊着,嚣张的姿态几乎把“我不是好人”写在脸上。

        大厅里的伤者和家属都有些害怕地往远离男人的方向移动,担心刚出虎穴,又入狼口。

        “好了,夜叉,不要喊了,我在这儿。”源稚生有些头疼,“其他人呢?”

        “乌鸦召集人手在后面,樱通知家族,应该都快到了。”

        男人跑到源稚生身旁,恭恭敬敬地立正站好,低着头回复。原本嚣张的他在源稚生面前乖巧的像个孩子。

        话音刚落,门口又走进一个男人和女人,男人的打扮与被叫做“夜叉”的差不多,女人则没有那么张扬,虽然也是一身黑衣,但相对要收敛一些。

        “少主,你没事吧?”女人一眼看见源稚生,跑到他的面前,紧张的打量着他。

        “放心吧,樱,我没事,救护车和医生呢?”源稚生说。

        樱听了源稚生的话,送了口气,说:“已经到了,少主还是马上回去吧,这里有我们来处理,家族对这次的事很重视……”

        她又看到了还在先潇几人身旁的绘梨衣,面色一变,靠近源稚生低声说道:“绘梨衣怎么……”

        “说来话长,回去再说。”源稚生打断了樱的话,没让她说下去。

        又对着先潇几人招了招手,道:

        “这里的事有人来处理,我先送你们回去吧。绘梨衣,过来,我有话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