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聚首

第三十七章 聚首

        先潇和楚子航走在回院子的路上,谢绝了源稚生的开车相送。

        反正院子离源氏重工大楼很近,就当散步了,顺带看看沿途的景色。

        源稚生没有拒绝,他也想找机会脱身来打电话寻找绘梨衣。

        “校长的招生任务……什么时候完成?”

        楚子航走在路上,突然感受到身体一沉。

        他刚刚在大楼里就有这个疑惑,只是先潇既然那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忍住没问直到现在。

        原本他想问的是“校长的任务是怎么回事?”,可那股一触即逝的重力感让他临时改了口。

        “不急,等我们快走的时候再说,大家长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应该会配合我们。”

        先潇淡淡地回复道,眼里眸光流传似是陷入了回忆。

        他只依稀记得橘政宗是人假扮的,想要成为白王,绘梨衣是这计划的重要步骤,会因此死去。

        别的他记不得了,毕竟时间隔得太久了,《龙族》的日本篇还是前世他小学时候看的。

        担心被监控,先潇不敢把所有话都说明白,好似不经意道:

        “听说路明非邻居家的那只猫生病了。”

        楚子航眼神一凝,不露声色地接道:“你说的是哪只,他邻居家猫不是挺多的吗?”

        “就是特别肥的那只,重的要死,还贪吃。”

        两人就好像闲聊一般。

        “那挺可惜的,那只猫之前还好好的,看看还挺不错的。”

        “是啊,太可惜了……”

        ……

        一个昏暗的房间,摆放着十几台显示器,上面竟然全都是先潇和楚子航刚刚说话的画面。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一个男人正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两人,从他们的嘴型读出两人说了什么话。

        “猫生病了……”

        男人喃喃道,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看起来确实是在闲聊。

        “这样的话,那计划就可以正常实施了……多少年了,成神,成神,哈哈哈哈哈……”

        男人越来越大声,毫不掩饰地欲望如同见到了鲜血的厉鬼,凄厉而尖锐的声音在漆黑的房间里不停回荡……

        ……

        龙马家主的院子

        楚子航得到先潇的暗示后就没再多问,好像完全忘了这回事。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日本旅游计划?”先潇边走边问道。

        他之前大致看过楚子航的计划书,满满当当写了两张a4纸,他有些怀疑按这份计划书玩下来会把东京走个遍。

        “随时可以开始,今天中午我们就能先去一家日料店,网上评价极好。”

        楚子航一丝不苟地回答道,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我特地打电话问了,并不是因为服务员漂亮。”

        看来上次在bj面馆偶遇夏弥给楚子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给店里打电话问人家服务员漂不漂亮?这不会被当做变态吗?”先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楚子航。

        楚子航:“……”

        “路明非,我们回……”

        先潇被房间内的景象惊到了,想说的话被咽了回去。

        “什么情况?”

        他看向楚子航,两人面面相觑。

        一个漂亮女孩正满脸警惕地盯着他们,可下意识后移的脚步还是暴露了内心的胆怯。

        似乎她自己也意识到了这样显得很没威慑力,于是又瞪着眼睛做出凶狠的样子。

        可是那张漂亮脸蛋即使努力做出凶狠的样子,也像是“恶龙咆哮”表情包一样,看起来萌萌的。

        先潇看着女孩红发巫女服的装束,心里隐隐对女孩的身份有了猜测,示意准备去解救路明非的楚子航稍安勿躁,用日语对女孩问道:

        “绘梨衣?”

        女孩果然一愣,从宽大的巫女服中掏出一张白纸,写道: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果然是绘梨衣,先潇漏出笑容,没想到这次日本之行最大的目的人这么容易就出现了。

        “我是先潇,他是楚子航,被绑起来的是路明非,我们是来日本旅游,龙马家主邀请我们暂住这里。”先潇说。

        绘梨衣听了表情一呆,这么说被自己绑着单位那个不是小偷,而是客人?

        单纯的她没有丝毫怀疑别人可能是骗她的,小脸腾地一下变得通红,大眼睛眨啊眨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可以先把他放了吗?”先潇指了指路明非。

        绘梨衣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去给路明非松了绑,对着他鞠躬道歉。

        路明非哪见过这种阵仗,衰仔十几年来一直都是道歉的一方,何曾被别人如此郑重的道歉过,更何况这还是一位美女——和陈雯雯差不多。

        好吧,路明非承认陈雯雯和她比差远了,是那种“情人眼里出西施”都挽救不了的差距。

        在他见过的女生中,唯有在bj面馆见到的服务员夏弥可以与之媲美,但两人的美又不尽相同。

        夏弥是古灵精怪,像个妖精;这个叫做绘梨衣的女孩则是乖巧可爱,让人想要怜惜保护。

        路明非见绘梨衣执意给自己鞠躬道歉,手足无措的人变成了他,可他又不敢动手去扶绘梨衣。

        衰仔脑子一抽,绘梨衣鞠躬,他也鞠躬还回去。

        绘梨衣一见路明非鞠躬,以为自己的道歉不够诚意,又鞠了一躬;路明非看对面女孩这么客气,又鞠躬,他也再鞠一躬还回去。

        就这样,两人你一下,我一下,没有一点停下的意思。

        楚子航轻轻碰了碰先潇,用眼神示意这两人在干嘛,先潇也没看懂,犹豫着要不要打断两人。

        “やめてなに何してるの?”(住手,你们在干嘛?)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大喊,把房间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全都盯着门口。

        源稚生喘着粗气,冲进屋内一把把绘梨衣拉到身后,看着先潇他们的眼神满是警惕。

        他听到樱说绘梨衣去了紫薇山就飞速往这边奔来,希望能在先潇他们之前找到绘梨衣把她带回去,没想到还是迟了。

        “絵梨衣、さっきなに何してたの?”(绘梨衣,你刚刚在做什么?)

        源稚生两手握着绘梨衣的手臂,轻声问道。

        绘梨衣掏出纸片,写道:

        “哥哥,我把客人当做小偷绑起来了,正在道歉……(???????)”

        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路明非,窘迫地低下了头。

        源稚生心里送了口气,见先潇三人都看着自己,想到自己刚刚激动的模样,歉意道:

        “三位,抱歉,我失态了,这是我的妹妹绘梨衣,我太过紧张了!”

        说着就要鞠躬,先潇立刻上前一步拉住了他:

        “源学长太客气了,怎么动不动就要鞠躬,误会而已,路明非也没事。”

        路明非听到连连应道:”是啊,是啊,我不碍事的,再说,也是我引发的误会……”

        路明非虽然不认识源稚生是谁,但他见先潇喊他学长,觉得应该是自己人,不好意思地把在山上误会绘梨衣是“花妖”的事说了出来。

        先潇和楚子航听完点了点头,这是路明非能干出来的事。

        见源稚生一脸狐疑,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楚子航解释道:

        “路明非天生这样,嗯,比较……富有想象力。”

        源稚生见两人都坚信不疑的样子,多看了路明非两眼,把疑惑埋在心底。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扯了两下,回头一看,原来是绘梨衣在扯着自己,举着一张纸条“哥哥,你们在说什么?”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刚刚几人说话用的是汉语,绘梨衣听不懂。

        源稚生小声解释了刚刚路明非的话,绘梨衣倒是一点也不怀疑,漏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还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屋子里五个人竟然只有一个人怀疑这扯淡的“花妖”,所以是我的问题?

        源稚生有点自我怀疑。

        “源学长,也到了午饭的时间,不如一起吃个饭?”先潇发出邀请。

        “这……”源稚生看了眼绘梨衣,有些犹豫,问道:“绘梨衣想吃午饭了吗?”

        绘梨衣小鸡吃米一样点着头,她今天离家出走还没吃饭,这时候已经很饿了。

        得到了绘梨衣的同意,源稚生也没有拒绝:“那就打扰了!我马上安排……”

        “不必了,源学长,我们已经做好了去哪吃饭的计划,这也是旅游的一部分。“

        先潇拍了拍楚子航,楚子航会意,从地上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两张a4纸,在源稚生疑惑的目光中,楚子航其中一张纸拿到源稚生面前,指了指上面一行字,

        “源师兄认识这个地方吗?”

        冰冷的语气和严肃的目光,让源稚生怀疑自己不是要去吃饭,而是执行灭杀任务。

        “我认识,不远,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

        “那好,麻烦源师兄带路。”

        自己真的不是去执行任务?

        源稚生看了看先潇和路明非,两人丝毫不觉得奇怪,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绘梨衣举着一张纸条:

        “素晴らしい!”(太棒了!)

        绘梨衣只想干饭!

        唉,算了,妹妹是傻的。

        “总觉得接下来要陪他们一起游玩不是件好事。”

        源稚生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四男一女,浩浩荡荡的向着日料店,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