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强龙

第三十五章 强龙

        “欢迎两位优秀学生前来日本!”

        先潇看着眼前笑容可掬,和蔼可亲的蛇岐八家大家长橘政宗,心里早已把警惕提到了顶峰,他可是知道这个貌似无害的老人的“真面目”。

        “大家长不必客气,我们不过是两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罢了,当不了优秀学生一称。

        您是长辈,直接喊我们名字就行。”

        还没到摊牌的时候,先潇也乐得陪他装傻。

        “哈哈,太自谦了,来来来,请就坐。”

        橘政宗像是对待自家优秀后辈一样,热情地揽过先潇的肩膀,安排着他和楚子航落座。

        先潇环视一圈,除了一个年轻人以外,几乎都是中老年人,心里也知道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源稚生了。

        他故作不解地对着橘政宗问道:

        “大家长,可还有一位家主没来,为何只见七位家主?”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一凝。

        “哈哈,先潇果然心细,确实有一位家主身体比较特殊,不便见人,所以没来,往日里也是如此。”

        橘政宗笑着解释道,表情很自然。

        “老狐狸。”先潇心里暗道,但脸上还是满脸笑容,不露声色,

        “原来如此。不过我们这次虽然是来日本旅游,但在学校临走前,也得到了昂热校长指派的任务。”

        先潇玩味地看着蛇岐八家各个家主的反应,如果说刚刚的气氛只是一凝,现在可以说是彻底凝固。

        所有家主全都低下头,不让自己眼里的恐惧与仇恨被发现。

        希尔伯特·让·昂热,蛇岐八家永远的梦魇。

        他们至今仍忘不了几十年前,一个男人,一把折刀,用绝对的暴力,将蛇岐八家的脊梁骨打折,将他们千年的骄傲狠狠击碎,把他们的头颅踩进地里。

        蛇岐八家在那个男人面前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屈辱地被迫加入卡塞尔,从此成了它的一处分部,哪怕几十年过去了,提到这个名字他们还是控制不住地感到恐惧、仇恨……以及,尊敬。

        日本这个民族十分奇怪,他们崇尚强者,只要够强,你可以对他们做任何事。

        强者如果爱护,礼遇他们,他们不会觉得感激,而会不理解,得寸进尺,认为你好欺负。

        但强者要是凌辱强迫他们,他们不但不会拼命反抗,反而会因此供奉你,尊敬你。

        先潇看着这些家主的反应,露出玩味的笑容,继续道:

        “昂热校长让我们来日本分部看看有没有值得培养的混血种,带回卡塞尔学院入学,任何人,任何身份。”

        这话一出,本低着头的家主们瞬间抬起头,震惊地看着他们,又看向空着的座位,各自对视一眼,眼里意味难明。

        尤其是源稚生,紧紧地盯着先潇,眼里金光闪动,起伏的胸膛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楚子航敏锐地感觉到了在先潇说完这句话后气氛的变化,甚至可以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明显的敌意,尤其是那个年轻人敌意最重。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他也绷紧了身体,一只手轻轻放到了网球袋上。

        房间内静得针落可闻,气氛低沉地有些可怕。

        突然,一个手掌拍在了源稚生肩膀上,止住了他越发明亮的瞳孔。

        “当然,既然是校长的命令,我们自当听从,不知何时进行,我们好做安排。”

        橘政宗一手搭在源稚生的肩膀上,一边带着笑容问道,好像刚刚的一切他都没有感觉到一般。

        “不急,任务是任务,假期是假期嘛,毕竟我们是来旅游的,学生都喜欢把假期作业放到快要开学了再完成,不是吗?”

        先潇就像一个贪玩的学生,校长的任务对他来说只是应付应付,完全没有认真做的意思。

        橘政宗眸光一闪,很快回复道:

        “是啊,你们还是学生嘛,任务的事不急,先在日本好好玩玩。”

        说着,拍了拍源稚生的肩膀,对着他道:

        “稚生,这段时间你太忙了,也很累了,正好,带两位同学在日本游玩,务必把他们陪好,这也是给你放个假。”

        橘政宗的语气很是严肃认真,源稚生立刻站起来答道:

        “是。”

        又面向先潇和楚子航微微点头示意,道:

        “我是源稚生,也曾在卡塞尔学院就读。两位同学在日本的这段时间我一定竭力陪同,尽到地主之谊。”

        先潇和楚子航也站起了身,先潇微微一笑: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接着对着各位家主轻轻一点头,看向橘政宗告别:

        “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就不再打扰各位家主,接下来这段就麻烦源师兄了,我们先走了,留步。”

        “好,那我们也不多留了,有任何需要一定告诉我们。

        稚生,送送两位同学,你们年轻人应该多多交流。”

        橘政宗没有阻拦,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源稚生,源稚生点点头,送两人出去。

        三人走后,沉默的房间瞬间就沸腾起来。

        龙马家主最沉不住气,率先对着橘政宗发问:

        “大家长,他们是什么意思,难道本部已经知道了我们做的事,发现了绘梨衣?”

        其他几位家主也是同样看着橘政宗,紧皱着眉头。

        此时坐于首位的老人也不复之前的和蔼模样,面色阴沉不定,眼中眸光流转,思考着什么。

        良久,橘政宗像是想通了,终于开口:

        “绝不可能,本部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的事。”

        “那为何……”

        橘政宗看向众人,打断了他们的话:

        “要是本部发现了,这次来日本的就不会是这两个学生,而是秘党的屠龙部队,甚至是昂热……”

        家主们都沉默了,他们也想通了之中的道理。

        要是本部发现了他们的事,绝不会只派两个学生前来,而是会直接派成建制的混血种部队,若是要保险些……那个男人亲自前来,直接剿灭他们即可。

        “但是,”橘政宗又说道:“本部很可能已经对我们有所怀疑,所以,该有的警惕绝不能少,我已经让稚生跟着他们,监视他们的行为,稚生知道该怎么做。

        另外,绘梨衣一定不能被他们发现!”

        他站了起来,双手放在桌上,弯着腰前倾着身体,成虎扑之势,脸上是无与伦比的郑重与严肃,蛇岐八家最高领导人的气势喷涌而出,黑道皇帝的姿态展露无疑。

        “各位,事情很严重,我再重申一遍,只要他们还在日本一天,绘梨衣就绝不能被他们发现,这是这段时间唯一也是最重要的事,任何事情都要为其让道。

        望诸君共勉!”

        说完,橘政宗一个立正,深深地鞠了一躬。

        “是!”

        所有家主迅速起身,对着橘政宗深深鞠躬还礼。

        ……

        此时,已经回到自己房间的樱,突然接到了少主源稚生的电话,她连忙接通:

        “喂,少主,什么事?”

        “樱,你立刻找到绘梨衣,把她带回去。记住,一定要快!”

        电话里传来源稚生焦急的声音,甚至因为过于激动几乎是吼出来的。

        “是,少主,不过绘梨衣可能会不开心……”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算了,你告诉我她在哪,我亲自去接她。”

        源稚生的语气格外着急,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樱不敢耽搁,立刻跑出去唤来一个手下,打听绘梨衣的下落。

        不到十秒钟,樱就得到了答复,对着电话道:

        “少主,绘梨衣小姐在紫薇山,就是龙马家主的那座院子旁……”

        “什么!”

        樱听见源稚生的大喊,语气中透露着难以想象的急躁。

        接着电话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樱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他从没见过源稚生这么失态过,难道是绘梨衣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