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地头蛇(三千四百字大章)

第三十四章 地头蛇(三千四百字大章)

        此时源氏重工的另一层,蛇岐八家除了去接待先潇几人的宫本家主和“离家出走”的上杉家主外,另六家家主已经到齐。

        五位家主分列长桌两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中间首座,面容和蔼,穿着一身朴素的黑色长袍,如同一位领家爷爷一般。

        在座的各位家主基本都年纪不小了,除了坐在左边首位面容冷峻的男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与在座的众人格格不入。

        但男人的座位却是在座的地位第二高的,这在阶级分明、极其讲究上下尊卑的日本很难见到,而且好像所有人都默认了这样的安排。

        大家都沉默不语,似乎在等着什么。

        “咚咚——”

        一个手下走进来,在坐于首位的老人耳边轻声低语几句,然后又快速走了出去。

        “好了,各位,宫本家主已经接到了本部专员,正在和他们过来的路上。”老人开口了。

        “大家长,不过是本部的专员,为何值得我们如此兴师动众?”

        下面一个中年人说道,周围几位家主也同样投来问询的眼神,他们也有着如此疑惑。

        本部之前也有专员前来日本,但很快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然后仓惶逃离,往往坚持不到两个月就哭着喊着要调离日本。

        本部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所以日本分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半独立,权力牢牢掌控在蛇岐八家手中。

        倒是这两年,本部很少再有专员前来。

        “咳咳,”老人轻咳两声,仿佛真的是一位风烛残年的年迈者,谁能想到这个与平常老人无异,竟然会是日本黑道的掌权者,甚至可以说是日本的最高权利者——蛇岐八家大家长,橘政宗!

        “并非是本部专员。”橘政宗轻轻说道。

        看几位家主眼神更加不解,他也没卖关子,继续道:

        “他们并不是本部派来有什么任务执行的专员,只是两个尚未入学的学生,在假期来日本旅游。”

        刚刚提问的中年人听到这话直接坐不住了,站起来急道:

        “那大家长,不过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更不值得我们这样了啊。”

        “龙马家主,注意你的态度,你是在和谁说话!”

        位于右边首位的一位老人喝道,锐利的目光如同鹰隼般扫过龙马家主,让人心里一颤,仿佛被盯上的猎物一般。

        龙马家主身子一僵,也认识道自己的错误,立刻对着橘政宗鞠躬,

        “抱歉,大家长,是我僭越了!”

        “没事,龙马家主掌控军火生意,生性耿直,脾气火爆,很正常,犬山家主太过严重了。”

        橘政宗像是完全没把龙马家主的态度放在心上,反而宽慰他,帮着他向喝问的犬山家主解释。

        “大家长,规矩不可废!”

        犬山家主并没有因为橘政宗的劝解而放下这件事,一脸严肃地说道,不过也没有了追究的意思。

        “好了,龙马家主你坐下吧,我们继续说那几个学生的事。”

        橘政宗岔开话题,对着还在鞠躬的龙马家主摆摆手。

        “本来几个未入学的学生的确不值得我们如此兴师动众,但这次这几个学生不简单。”

        橘政宗顿了顿,把自己桌子上的几个文件分别发给了左右两人,让他们传了下去。

        “楚子航,血统a级,言灵未知,母亲为中国的一位普通女人,并非混血种,父亲身份未知。”

        “路明非,血统未知,从小由叔叔婶婶养大。

        父母身份未知,据说是考古学家,父亲叫路麟城,母亲叫乔薇尼,但辉夜姬没查到任何相关身份信息,疑似被人刻意遮掩。”

        “最关键的是这第三位——先潇,孤儿,辉夜姬查不到任何他的父母踪迹,他在哪里出生。

        血统,s级!言灵未知,疑似身体强化类,身体素质异常惊人。

        曾与楚子航两人在英国轻松斩杀一个血统达到a级的死侍,不,准确的说是他独自一人击杀,而且前后不到十分钟,不仅本人毫发无伤,甚至死侍的尸体都看不出多少破坏,像是……”

        橘政宗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

        “虐菜。”

        就在这时,左下首的年轻男人开口了,他看完了文件里三人的资料,轻轻放在桌子上,脑子里闪过文件照片中那个拖着死侍走出大楼的少年身形,鬼使神差地接了这句话。

        刚说出这句话男人就后悔了,自己怎么会在这么严肃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也怪自己常常和妹妹打游戏,听到父亲的话就下意识说了出来。

        没错,男人正是橘政宗的养子,蛇岐八家的“皇”,也是未来的大家长,日本分部执行局的局长,源家家主——源稚生。

        “稚生,‘虐菜'是什么意思?”

        果然,橘政宗发问了,他倒是第一次听见这个词,毕竟这个年纪也不大可能冲浪玩游戏。

        其他几位家主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源稚生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犹豫着该怎么解释,道:

        “意思就是对手和自己完全不在同一水平,自己可以轻轻松松完胜他,说这个人‘菜’意思就是他实力相比起来太弱,是游戏里的术语……”

        源稚生绞尽脑汁才想出这么个觉得大家应该都能听懂的解释。

        各位家主都一脸求知得听着,好像是在听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表情也逐渐从疑惑变成了了然。

        尤其是在听到最后的“游戏”两个字时,大家眼里都闪过一丝笑意,不约而同地看向一个空着的座位,眼神也温柔了些许。

        就连右首刚刚显得不近人情的犬山家主嘴角都翘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好,稚生的这个说法很准确,就是虐菜。”

        橘政宗也笑了,点点头,觉得这两个字很符合当时的情况。

        “各位,这三个人的资料你们都看过了,大家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龙马家主迫不及待地站起身,说道:

        “大家长,这几人基本都是父母身份不明,不过要说特别的,也就是那个先潇有些特别,不过,虐……对,虐菜一个a级死侍这种事,咱们蛇岐八家也并不是没人能做到,何必……”

        龙马家主没有继续往下说,说到最后看了眼源稚生和犬山家主,又坐了下去,但意思表达得很明显了。

        橘政宗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反而看向一旁的源稚生,问道:

        “稚生,你怎么看?”

        源稚生刚刚看完文件心里就有了想法,立马回复道:

        “家主,我觉得三人问题都很大,应该格外重视。”

        “哦?”橘政宗眼里闪过一丝满意,笑着道:“你继续说。”

        源稚生顿了顿,整理一下思路道:

        “首先,这个楚子航,他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人类,辉夜姬调查过她过往的经历,应该不会出错。

        那么也就是说,他的血统基本都是来自于他的父亲。”

        源稚生环视众位家主一眼,

        “大家都知道,混血种的血统和父母双方有极大关系,而楚子航的父亲和一个普通人结合就能诞生出a级血统的孩子,那么他的血统该有多高,不用我说,大家也该明白。

        当然,也不排除血统变异的可能,不过概率极低,而且我们还查不到他父亲的身份,这些结合在一起,总不能都是巧合吧。”

        几位家主都沉默了,包括之前的龙马家主,也在思考着什么,他们都是混血种金字塔顶尖的一批人物,自然不会是愚蠢之辈。

        源稚生继续说道:

        “再有就是这个先潇,s级血统,战斗力惊人,我们对他的信息仅止于此,虽然我也能做到他那样轻松斩杀a级死侍,但谁能保证这是他的极限?”

        “最后,也是最让我看不懂的,是三人里看似最平凡的路明非,我们对他的信息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他普通的就好像是一个普通人,父母真正身份无从得知,但考古学家这种人物信息怎么会查不到?

        再说,我最想不通的点就是——他真的是个普通人吗?普通恰恰是他最大的不普通。

        大家应该注意到,这三人来自同一个地方,同一所学校,而且三人还是多年好友。

        一个普通人如何能够跟一个s级、一个a级的顶尖混血种成为朋友?大家不会不知道混血种的‘血之哀’吧……”

        “血之哀”他们当然知道,这是写在他们血统里的“诅咒”,龙族的血统并非全给他们带来的是好处,也有惩罚,“血之哀”就是其中一种。

        “血之哀”是指因具有龙族血统,自身过于优秀,从而与普通人无法相处,觉得自己很孤独,表现得很哀伤,也是种“悲哀”。

        类似于抑郁症。

        “血之哀”是龙族混血儿必定会拥有的一种心理思想,等级越高,血之哀的程度就会越高,据说,就连真正的龙族也是如此,也有“血之哀”。

        这也注定了高等级的混血种是无法与普通人成为朋友的,甚至就连普通混血种也无法和顶级的混血种成为朋友。

        而路明非这个“普通人”却能做到,这要是没点问题是绝不可能的。

        源稚生说完了,不再言语,房间里又恢复了沉默,所有家主都静静地思考源稚生刚刚的话,他们有的人也想到了这些点,只是没有源稚生的这么全面,有条理性。

        橘政宗看着鸦雀无声的众人,对着源稚生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刚刚故意提问就是为了考验考验他,毕竟他是蛇岐八家的“皇”,未来蛇岐八家的领导人,该有的洞察力决不能少。

        源稚生的回答让他很满意,这个由他一手培养出来的“皇”从没让他失望过。

        “啪啪——”

        橘政宗拍了拍手,把众人从沉思中唤醒。

        “好了,大家也不必过于慎重,毕竟日本是我们的地方,我们才是这儿的地头蛇,所谓,强龙……”

        “咚咚”

        橘政宗正要说的话被敲门声打断。

        “进来。”他面色不变开口。

        一个手下走了进来,鞠了个躬,站在门口道:

        “各位家主,宫本家主和本部专员已经到了,就在楼下。”

        橘政宗和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是眼神一凝,半响,还是橘政宗最先恢复原状,

        “好,那我们就在这等着,把他们请上来!”

        各位家主都眼神流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房间里的气氛诡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