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唯一真界(三千字)

第三十章 唯一真界(三千字)

        空中的华夏龙闪转腾挪,但仔细看去,虚空中竟然伸出几条铁链,将龙身牢牢锁住。

        “吼——”

        华夏龙发出龙吟,不断闪腾,锁链似乎永无穷尽一般,也随着它的动作伸长缩短。

        突然,那华夏龙猛地向地面俯冲而来,庞大的身躯带着惊人的气势,只几个眨眼的瞬间便降落在地。

        “轰——”

        先潇只感觉大地如同地龙翻身一般,来不及稳住身子,就被眼前盯着他的龙吓了一跳。

        这龙约有几十米长,头生双角,嘴长龙须,口有利齿,身形修长,腹有四爪,威严不凡,正是华夏传说中的龙!

        龙族世界的龙不都是西方龙吗,怎么会有华夏龙?

        先潇正感疑惑,就见龙张开大口,发出一阵奇怪的音节,但自己竟然能够听懂:

        “小龙敖澜见过尊者。”

        “敖澜?谁是尊者?”先潇一愣,看向四周,发现楚子航和夏弥都不见了,也顾不上这些,“我的朋友们呢?”

        敖澜的龙须微微浮动,

        “他们被我隔离在外,不能看见我的存在,很安全,若尊者需要,我可将他们放进来。”

        先潇放下心来,他点了点头,就见敖澜一只龙爪微抬,一股奇怪的波动在周围四散开来,空间如同水面一般,一男一女自中“溢出”,正是楚子航和夏弥。

        ……

        楚子航和夏弥刚刚一直全神贯注地盯着四周,可一回头,先潇竟然不见了!

        两人呼喊半天也听不见回应,楚子航想要寻找,但被夏弥拦住,说周围的雾汽可能有问题,让人迷失。

        楚子航也觉得有道理,再说先潇实力远超他,只能按下焦急。

        但刚刚两人周围的空间仿佛水波一般,瞬间把两人吸入,然后就来到这里。

        ……

        ……

        ……

        楚子航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一条几十米长的巨龙盘卧,山峦一般,而龙头前方站着一个人,在巨龙面前就像蚂蚁一样。

        “咚咚,咚咚。”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

        “先潇!”楚子航强忍恐惧焦急大喊,拖着发软的双腿向他跑去。

        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巨龙是友是敌,但他要和先潇站在一起,哪怕赴死也绝不允许自己胆怯。

        敖澜有些诧异,它能感觉到这个人类的弱小,在自己的龙威下甚至无法站立,不知为何竟然胆敢向他冲来。

        龙威并非它刻意散发,这是它身为真龙与身俱来的对低等生物的压制,不过他也可以收敛起来罢了。

        敖澜收起龙威,楚子航顿感身体一松,跑到先潇身旁,警惕地看着眼前的巨龙。

        “暂时没事。”先潇拍了拍楚子航的肩膀,示意他放松,又转头看向敖澜,恭敬地问:

        “我不是尊者,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没想到敖澜竟被先潇的姿态弄得有些惶恐,低下龙首:

        “小龙不敢,小龙能在您的身上感受到尊者的气息,虽不知是哪一位,但绝不会错。”

        先潇有些疑惑,他想到了自己上次“身死”后进入的奇怪空间,看见的奇怪身体。

        难道是那个?

        “是我!”突然一道声音在先潇脑中回响。

        他只感觉一股吸力作用在意识上,一瞬间便不知被带往何处。

        先潇再睁开眼,四周一片虚无,除了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伫立其中,这里竟然是他上次“死”去所在的空间!

        “本想有个更好的时间与你相见,没想到还是被意外干扰了。”黑影传出声音。

        “你就是敖澜所说的尊者?为何出现在我身体里?”先潇满心疑惑,急切地发问。

        “我会一一与你解释。”黑影顿了顿,开始诉说:

        在众多世界中,分为低阶与高阶。高阶世界的生灵普遍强于低阶,甚至对于一些低阶世界生灵来说,高阶世界生灵与神灵无异。

        而在所有世界中,存在唯一真界,那里有着至高神灵,万界都受他们的影响辐射,可以在各个世界看到与他们相似的存在。

        如道教天尊,佛教佛陀,天庭天帝,这些在各方世界都有,但俱是受唯一真界影响而诞生。

        无数年前,唯一真界众神大战,世界几乎要被打破。

        天道震怒,降下天罚,一众神灵全都消失,万界大乱。

        而黑影就是万界大战的神灵之一,再次醒来就在先潇体内。

        “天道已变,我这样的存在被世界所不容,而且重伤几乎死亡,必须化为这方低阶世界所规定的力量。

        你很特殊,你的灵魂连天道都能屏蔽,可庇佑我瞒过天道。”黑影说道。

        先潇心中翻起巨浪,消化着黑影话中的惊人信息。

        他有许多问题想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半天才开口:

        “那外面那条叫敖澜的龙?”

        “我不知道,但绝不是这方世界该存在之物,那是条真龙,低阶世界无法孕育这等生物。”

        黑影也许是看出先潇的顾虑,再次说道:

        “你不必为我的存在感到惊恐,你我早为一体,你的力量来自于我,我的力量只有你能释放。若有一天,你想去往唯一真界……

        罢了,我日常都是沉睡状态,恢复损伤,既然已经相见,此次便把力量交于你,这方世界正处新旧纪元交替,你的力量还不足以应对。

        记住,当有不可抵抗的力量出现,才能彻底释放力量,最多不可超过三次,否则必被天道发现,到时你我就只能逃去唯一真界。

        力量的激发方式你到时自会感受到,记住,决不能够超过三次……”

        黑影身音越来越弱,最后几乎要消散。先潇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拉扯着就要离开此地,着急大喊: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罗……”

        ……

        先潇没能听清黑影的话,睁开双眼,楚子航和敖澜正盯着他。

        “你来自哪里?”

        先潇对着敖澜问道,黑影说了这方世界不会有真龙,他也觉得如此,因为龙族里并没有提到华夏龙。

        “禀尊者,我来自唯一真界,西海龙族。自远古神灵大战,我醒来后便在此方世界……”

        先潇从敖澜嘴里听到与锁龙井传说完全不同的版本。

        敖澜自千年前苏醒,发现世界排斥他,便自封与燕京。直到明初燕京建都,将他的封印打破,才重现于世。

        刘伯温、姚广孝自知闯下大错,设法请来武圣岳飞真灵,合力将他重新封印。

        至于什么哪吒显灵,什么龙子,他就不知道了,他几乎没和这方世界有过接触。

        “今日有感尊者气息,方显露身形,请尊者见谅!”敖澜认错道,姿态放得很低。

        “你今天把我弄来这是为了……”

        “不知尊者是否是要去往唯一真界,小龙法力微薄,无法破界而出,请尊者带上小龙一起。”

        敖澜很是激动,他已经被困千年了。

        “那个,我其实并不是尊者,现在也没能力去往唯一真界。”

        先潇看敖澜的样子紧张地往后退了退,生怕这头龙失控。

        敖澜逐渐平静下来,

        “是小龙冒失了,尊者或是还未恢复真灵,不必是现在,只要尊者愿意在去往唯一真界时带上小龙即可。”

        “可以,可以……”先潇应道,鬼知道自己会不会去,什么时候去唯一真界,先把他稳下来再说。

        敖澜得到先潇的答应,心满意足地样子,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但很快被坚定代替,张嘴吐出一团篮球大小的光球。

        “尊者,这是小龙一分龙元,虽然对尊者来说不值一提,但它让人向真龙转化,拥有我真龙一族部分能力。

        请尊者不要嫌弃。”

        说完,光球便融入先潇身体,

        “尊者只需在需要时想象它的样子,便可取出。”

        敖澜在光球进入先潇身体之后便显得格外萎靡,气息都虚弱了几分。

        “小龙只愿有生之年还能回到故乡一见,若能如愿,虽死无憾,望尊者怜悯……”声音中带着无限的眷念。

        说着,龙躯竟然逐渐变淡,周围的雾汽也慢慢消散,不一会儿,一切异象都完全消失。

        先潇和楚子航又出现在燕京东站,被先潇捏坏的椅子还在那儿,仿佛刚刚只是梦境,什么都没发生过。

        楚子航满心疑惑,刚才先潇和那条巨龙的交流不知为何他一点听不见,像是隔着两个世界一般。

        “夏弥呢?”

        先潇对楚子航问道,他四下张望也没见到夏弥。

        “她和我一起进入了那个空间,应该……”

        楚子航也发现夏弥不见了,他进入空间后就着急奔向先潇,没注意夏弥的动向。

        “估计是走了吧。”先潇想着夏弥的身份,作为龙王应该有办法脱离敖澜的空间。

        “那刚刚那条龙……”楚子航又问道。

        他现在冷静下来发现夏弥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自始至终不见慌乱,很有底气的样子。

        而且一直没有点亮黄金瞳,这说明夏弥的血统至少要比他高。

        “那就说来话长了……”

        先潇隐去了唯一真界还有尊者等等,只说了这是一头自封的龙被打扰后又被封印,今天偶然被他们撞上闯入了封印中。

        楚子航眼中有些疑惑,他觉得先潇有所隐瞒,但他也不想刨根问底。

        先潇不说自然有理由,总不会是害他,这是这些年他们之间的信任。

        “喂喂喂,先潇,楚师兄,你们是来接我的吗?”

        两人正说着,不远处出站口突然传来一个两人熟悉的声音。

        路明非费力地背着大大的登山包,站在出站口对着两人跳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