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Noglues

第二十六章 Noglues

        路明非看着男孩的眼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我怎么会觉得金色的眼睛很正常呢?

        “哈哈,这么小就戴美瞳可不好。”

        他突然很抗拒继续想下去,尬笑着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呵呵,哥哥,你真是幽默呢,你知道这不是美瞳的,不是吗?”

        男孩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笑个不停。

        “我当然觉得这就是美瞳,我就是这么想的!”

        路明非梗着脖子强调。

        “你心虚了,哥哥。你忘了,我知道你的想法的……”

        男孩停下了笑声,不给路明非说话的机会:

        “如果我戴了美瞳的话,那哥哥,你呢?”

        男孩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面镜子,对着路明非的脸照去。

        路明非看着镜子中的人,一双金色的瞳孔几乎占据整个眼眶,将那张原本平凡的脸衬托得无比威严,就像是——君王!

        “这是我……”路明非喃喃道。

        “当然了,哥哥,这是你,你只是在羊群中伪装太久了,可狮子总有一天会回到草原,哥哥,总有一天你伪装不下去的,你终归是要回到自己的王座上……”

        男孩的表情严肃得像是在颁发圣旨,让人不敢置疑。

        “你有中二病?”

        路明非试探地开口,他觉得男孩的话和中二病晚期少年没差了,但可怕的是自己心里竟然隐隐相信男孩的话。

        我已经过了中二的年纪了啊!

        被打断说话的男孩并没有生气,他看着路明非,忽然又笑了:

        “看来还不到时候,是我太心急了,哥哥。

        不过我原来的剧本都被打乱了,有个很可恶但实力很强的……,我打不过祂,不得已只能把编剧的身份让给祂……”

        男孩的表情有些愤愤,像是想到了什么极其屈辱的事。

        “所以,哥哥,要提前和我交易吗?没准交易了我就能打过祂了。”

        “交易,交易什么?什么剧本,编剧,你在说什么啊?”

        路明非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男孩,完全搞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东西。

        但他听到“交易”这个词本能的有些抗拒,好像只要答应了就会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看来还没到合适的时间,那么,我就免费……赠送你一个权力,作为你即将去往日本的小礼物。”

        男孩盯着路明非的眼睛,眼中金光大亮,仿佛要射入路明非的灵魂。

        “你做了什么?”路明非吓得退后几步道。

        他突然有些惊恐,上下打量着自己,他觉得自己有哪儿发生了变化,但又找不到是哪儿。

        男孩没有理会路明非,自顾自地说道:“哥哥,记住了,‘noglues’,也许你会用到它……”

        说完,就起身向房门走去。

        “等一下,什么‘noglues',什么意思,还有,你到底是谁?”

        路明非着急地喊道,向男孩追去。

        “下次吧,哥哥,下次见面我再告诉你……”男孩头也不回地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什么下一次?”

        路明非紧跟其后,他冲到门外,喊道。

        可男孩仿佛在离开房间的那一刻就消失了,路明非左右张望也没看到他在哪儿。

        “路明非,你是不是皮痒了,鬼喊什么!”

        婶婶从厨房探出头,大吼道。

        “啊,不是,婶婶,你认识刚刚那个小男孩吗?”

        路明非吓得一抖,但又鼓足勇气问道。

        “什么小男孩,你还带个小男孩回家了?”

        婶婶拿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走到路明非面前,不停找着路明非说的小男孩在哪儿。

        “没有没有,你听错了,我是说,是说……

        小,小,潇男孩,对,我是说先潇那么大人还和个小孩一样,在bj迷路了,对对对,哈哈,就是这样!哈哈……”

        路明非挠着头,一脸假笑,尴尬地“哈哈”个不停。

        婶婶狐疑地打量了路明非两眼,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只能选择相信,又回头去了厨房,边走边得意道:

        “看来成绩好的学生也不都是全能嘛,起码我们家鸣泽就不会迷路……”

        路明非见婶婶回到了厨房没有继续纠缠,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也回了房间,小心地关上房门,四下张望,确定没人后:

        “noglues!”

        ……

        风平浪静。

        “难道是姿势不对?”

        路明非眉毛一挑,看着毫无变化的房间,又换成了蜘蛛侠的手势,指着路鸣泽买给女同学却被拒收的超大玩具熊。

        “noglues!”

        ……

        “还不对?”

        路明非换着各种姿势对着玩具熊“施法”,可任凭他怎么做,玩具熊都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跳起来给他一巴掌让他清醒清醒。

        折腾了半天,路明非累了一身汗,瘫在床上。

        “果然是出现幻觉了,那么……”

        路明非犹豫着向桌子上的一面小镜子伸出手,深吸口气,一把将镜子拿至脸前。

        “呼~”

        他吐了口气,有些放心,又有些莫名地失落。

        镜子里映照着路明非的样子,凌乱的头发,耷拉着的眉毛下是一双无神的双眼——一张标准的衰仔脸。

        他随手把镜子扔在一旁,抓起一个不知是什么衣服盖在脸上,

        “啊啊啊啊,烦死了!!!”

        路明非双手捂着衣服在脸上搓揉。

        他突然有些烦闷,又有些暴躁,像是什么东西卡在心口却出不来。

        “noglues!”

        声音被衣服盖着有些沉闷,但却仿佛在对世界下令!

        盖在脸上的衣服中,突然隐隐透出金光。

        嗡——

        无形的领域瞬间以路明非为中心展开,向外扩张,直到笼罩了近千平方米才停下。

        若是此时有混血种或炼金器具处于这片领域中,就能感觉到这片空间的绝对压制!

        可这一切都没被又在床上打起滚的路明非察觉,倒是身处不知名空间的路鸣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哥哥,还没想到吗,noglues,你最爱的游戏里的指令啊……”

        他笑着摇摇头,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收敛,金色的瞳孔盯着眼前的黑暗,仿佛看破了空间,喃喃道:

        “古神,连你这样的存在,都能被屏蔽不被祂发现,他的灵魂……”

        声音在虚空中飘荡,缓缓消散。

        燕京。

        此时一个身材完美,一双远超常人比例的大长腿美女,正在各大地铁站穿梭,吸引了一个又一个男性的注目。

        “薯片,怎么回事,是现在就要动燕京的那两位了吗?”

        酒德麻衣一手按着耳机,满脸不爽。

        她本该在日本的豪宅中品尝顶级的红酒,享用最高品质的牛排,泡在大大的泳池里,而不是在各个燕京地铁站人挤人!

        “哎呀,我怎么知道嘛,我也很同情你啦,哈哈哈……老板突然要求的,祂说以后得变成直播了,不再是电影了?”

        “你要是笑得再小点声我就相信你真的同情了!”

        酒德麻衣脑子里出现苏恩曦那张辛灾乐祸的脸,更是恨得牙痒痒,按下回去后满清十大酷刑轮着用在她身上的想法,接着道:

        “什么意思,什么叫电影改直播?”

        “你怎么这么笨啊,真是腿长见识短。意思就是,free    performance,自由表演啊,看演员们自由发挥,没有剧本!”

        酒德麻衣现在完全能想象出来苏恩曦眯着眼睛的嘚瑟嘲讽样,但她已经顾不上那些了,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你没有假期了,因为演出随时开始!哈哈哈,真是好可……”

        嘟嘟嘟,通话被挂断。

        酒德麻衣像是突然失去了梦想的咸鱼,脑子里不停回荡着“没有假期~期~期~,你没有假期~~”。

        “不——!”

        这天,燕京的地铁站流传着一个传说——有一个特别好看的女人出没在各个地铁站,身材超好,腿长得逆天,简直完美,就是看起来像是行尸走肉一般,不太聪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