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初见

第二十五章 初见

        路明非叹了口气,看着床上“精挑细选”的衣服有些无奈。

        这些都是他认为自己穿起来最帅的衣服:黑色风衣凸显自己的潇洒,白色t恤彰显自己的少年活力,海绵宝宝内裤透露自己的童心……

        “可惜,没有行李箱,不能都带上了……”路明非啧啧嘴,摇了摇头。

        想了一会儿,突然趴在地上,好半天才从床底翻出一个布满灰尘的登山包,比书包大了几圈,约有半个人高。

        这是路明非的叔叔路谷城买的,他曾经想要学别人玩登山,据说这是许多有钱人喜欢的运动方式。

        路古城喜欢向有钱人学习,咬咬牙用自己的小金库买了个登山包,是个大牌子,质量很好。

        当他满怀激动地心情踏出了接近有钱人的第一步后,他选择了退回来——那次他登山登了一半就被自己的啤酒肚所击败。

        白天出发,晚上在半山腰气喘吁吁,挥汗如雨,最后还是好心人把他扶上了缆车,才回到山下。

        幸好那时候碰瓷这个职业还没进入大众视线,金陵的那位法官也还没上任,不然路古城可能得在山上熬一夜。

        自那之后,他就再也没登过山,觉得有钱人爱玩纯是钱太多,日子太舒服了给自己找罪受,于是登山包就被扔在路明非床下吃灰,再没见过天日。

        路明非之所以记得这件事是因为叔叔为了让他别把买包的事给婶婶说,给了他一笔不菲的封口费——足足十个大洋,这笔巨款在年幼的路明非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终于有你的用武之地了!”

        路明非在卫生间小心地清理登山包上的灰尘,庆幸地说道。

        还好他想起了这个登山包,否则岂不是要背着书包去旅游?那多low啊,哪有人旅游背个书包就去的!

        至于没有行李箱为什么不买一个?笑话,路明非要是有钱怎么可能趴地上找登山包!

        在扣除了去往bj的车票钱后,路明非几乎可以说是一分不剩。要问旅游没钱怎么办,先潇和楚子航两人是摆设吗?

        我路明非难道是那种不食嗟来之食的汉子吗?

        我只会说真香!

        “先潇他们把我小金库算得真准,恰好知道我只够去bj的钱。”

        路明非边把衣服往登山包里放,边为先潇两人点赞,已经提前拍起了金主的马屁。

        “好了,大功告成!”他拉上了登上包的拉链,舒了一口气,好像完成了多了不得的事一样,意气风发。

        “路明非,你在干什么!”

        突然,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

        路明非瞬间就萎靡了下来,恢复了往常的衰仔模样。

        “婶婶,我在收拾行李准备去……”

        “好啊,现在是翅膀硬了想离家出走了是吧?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住,就换来这么个结果!

        那你走啊,我看你这样能往哪离家出走,在外面吃了苦,要不了两天就得再灰溜溜地跑回来,到时候你就知道家里的好了……”

        “婶婶,我只是想出去旅游,先潇和楚师兄喊我一起去的……”

        路明非见婶婶越说越离谱,怯怯地开了口,小心地观察着婶婶的表情,稍有不对他就立刻停下。

        果然,婶婶的表情一僵,本来还有十分钟腹稿的苦诉戛然而止。

        她望向路明非,见路明非的表情不像说谎,再加上以前也见先潇和楚子航来找过路明非几次,心里也就相信了。

        有些尴尬地开口道:“旅游啊,嗯,也好,多和他们那样的好学生接触总是好的,嗯,你什么时候去?”

        “明天下午,后天早上到燕京。”

        路明非没说还要去日本,担心婶婶不同意。

        “啊,好好,记得把衣服还有证件带好,钱不够找你叔叔要,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有小金库!你和他们玩儿本来就,就,嗯,要是没有钱会被看不起的。”

        说完也不等路明非回复,迈着步子,快速走进了厨房。

        路明非有些惊讶,没想到这话会从一向吝啬的婶婶嘴里说出。

        从小到大,婶婶除了每月少得可怜的零花钱,可从没有给过自己一分用于娱乐方面的钱,一般都是叔叔偷偷塞给自己一点。

        今天算是涨见识了,也许婶婶今天打麻将赢了钱高兴?

        路明非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放下心来,本来还想着怎么和婶婶开口说旅游的事,没想到婶婶这么容易就同意了。

        真好,又完成了一件大事!

        路明非顿时觉得浑身一轻,去旅游的所有问题都已解决,他恨不得现在就出发去燕京。

        回到房里,关上房门,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地激动,向后高高跃起,然后等待着重重落在床上,再被床给弹起来。

        路明非在电视上看到很多人高兴时就是宣泄自己的激动,但他忘了,别人这么做有一个前提——床得很软,至少也是席梦思。

        显然他的小木板床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而且又是夏天,床上只铺着一层薄薄的床单和几件带不走的衣服。

        这些东西是不能让木板床达到“软”的程度的,不出意外的话,再接下来的一秒钟后他就得发出惨叫,还有可能去医院。

        嘭——

        路明非摔在了床上,坚硬的质感给他的后背与腰带来了极大的冲击,让他下意识地就叫了出来:

        “啊——喔——喔——”

        路明非干嚎着,但半天没等来疼痛的感觉。

        “完了,这是直接摔瘫痪了!”

        路明非向撞击的地方摸去。

        嗯?能感觉到。

        再用力捏了捏。

        “嗷!”

        路明非叫了出来,这次感觉到疼了,但脸上却满是笑容——没瘫!

        “好了,哥哥,停下来吧,你真是喜欢表演。”

        突然,一个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路明非瞬间弹了起来,四处打量,谁在说话?

        “哥哥,往这儿看。”

        声音再次传来,路明非循着声音望去,一个身着西服的十三四岁小男孩正坐在他的床头,微笑着看着他。

        刚才这儿有人吗?

        路明非有些疑惑,他刚刚明明没看见啊。

        “有的哦,哥哥,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男孩仿佛听到了路明非的心声,笑着开口。

        路明非惊讶地看着男孩,难道他会读心术?不对不对,一定是看我的表情猜到的。

        “哥哥,我不会读心术,我只是知道你的想法。

        你忘了吗?这是你给我的权力啊……”

        男孩的眼睛盯着路明非,说到“权力”时,两眼中的金光大放,如同两颗电灯一般。

        路明非这才注意到男孩的眼睛竟然是金色的,明明是很显眼的颜色,自己该一眼就注意到,但不知为何竟然下意识地忽略了它,就好像——

        本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