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小恶魔的试探

第十章 小恶魔的试探

        芝加哥,美国第三大城市,也是世界金融中心。

        这里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又被称作“摩天大楼的故乡”。

        坐落于此的世界顶级学府:芝加哥大学、西北大学,又让这座金融大城增添几分学术氛围。

        不过却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一所芝加哥大学的联谊学校坐落在芝加哥的远郊。

        卡塞尔学院,校长办公室。

        “校长,这就是我们这次去中国招生的所有情况。”

        办公室里摆着一张巨大的大理石圆桌,一位身着黑西装的银发老人正摸着大理石桌上的掌印。

        “你做的很好,叶胜。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老人抬起头,充满岁月痕迹的脸棱角分明,金丝眼镜下的眼睛深邃中带着沧桑,西方人惯有的高挺鼻梁,一身英伦装束,胸口插着一朵红玫瑰,像是一个温润的老派贵族。

        岁月的沉淀让老人如经年的红酒般越发迷人,举手投足散发着惊人的男性魅力。

        这就是卡塞尔学院的校长,希尔伯特.让.昂热,一个活了127年的老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屠龙者之一,秘党最高权力者。

        “是,校长。”

        叶胜恭敬地对着昂热微微鞠躬,转身离去。

        他刚刚从中国归来就接到执行部的通知,校长让他去办公室做任务汇报。

        匆匆赶到办公室,一眼看到那张被先潇拍过的圆桌,他没想到这东西也被运了回来。

        昂热手指在圆桌的掌印间游走,深度越有2厘米,摸起来圆润光滑,没有一丝多余的裂缝。

        这说明掌印的主人不仅力量巨大,更恐怖的是对力量的掌控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期待你的到来,我的学生......”

        昂热端起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深邃的眼神像是要洞穿时空。

        ————

        芝加哥联合车站,芝加哥唯一一座车站,于1925年开始运营,至今越有百年历史。

        车站大部分都位于地下,雄伟的石柱、悬挂的穹顶天灯、古香古色的大理石地面和古朴的铜质壁灯都值得细细品味。

        此时,一个身穿忍者紧身衣女子正躲在车站的顶端。

        她扎着黑色马尾,面罩上漏出一对动人的眼睛,身形修长,前凸后翘,一双远超常人的大长腿,是完美的模特身材。

        “薯片,薯片!为什么老娘要在大晚上躲在这里,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回去我就撕了你的嘴!”女子一手按着耳机,恶狠狠地说道。

        “不要叫我薯片,长腿!这是老板的命令,别说话了,他们到了,盯紧他们。”

        耳机里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还伴随着几声“咔嚓”,听起来好像是吃薯片的声音。

        被称作“长腿”的女子闻言立刻看向车站前的公交台,两个容貌帅气的青年正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车站里走去。

        ————

        “这就是我不想和你一起来学校的原因。”

        先潇看着几乎把自己遮住的大小包裹,冲着一旁同样如此的楚子航说道。

        楚子航没有说话,这些大包小包都是苏小妍对他们深沉的爱,尽管他们一再强调学校里什么都有,可有一种缺少叫做“妈妈觉得你缺”。

        “等一等,有点不对劲。”先潇放下手上的包袱,面色凝重。

        楚子航也反应过来,作为芝加哥唯一的车站,这里太安静了,整条街甚至没有一个人影。

        他取下背后的网球袋,拉开拉链,里面竟是一把日本刀。

        “出来吧。”先潇对着空气喊道,他隐隐能感觉到,有东西隐藏在他们周围,只是他们看不见。

        ————

        车站房顶,被叫做“长腿”的女忍者正疯狂的呼叫着薯片,

        “薯片,薯片,不好了,大力怪和小白兔二号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监控室里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扔掉手里的薯片,双手在电脑前不断操作。

        芝加哥联合车站附近所有的监控图像都被调出显示在大屏幕上,可就是找不到有先潇他们的图像。

        “真是见鬼了,难道是......”看着监控上突然静止的画面,“薯片”头也不回地问道:“老板,是你做的吧。”

        空间一阵波澜,一个小男孩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年龄约十三四岁,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戴白色的丝绸领巾,脚上穿着白色的方口小皮鞋,看起来就是一个领家小孩般无害。

        可他却有着一双淡金色的瞳孔,充满着威严!

        男孩捡起地上的薯片,放入嘴中,却没有嚼碎,像是在品味它的味道。

        “我花了三年才构建出能够容纳祂的幻境,总得知道祂到底是什么才好接着往下写剧本,不是吗?”

        男孩眼中金光流转,看向“薯片”,微笑的表情瞬间消失,眉头微皱:

        “你该减肥了,苏,恩,曦。”

        男孩一字一顿地说出让女孩面色大变的话。

        ————

        先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体却处于高度紧绷状态,楚子航也拔出了手中的刀。

        突然,先潇一拳轰向自己的身后,空无一物的空间一个满身鳞片,如同人形蜥蜴的生物被打飞了出去。

        它胸口凹下去一块,发出凄厉的惨叫,一个个类似的生物自车站里涌出向着先潇他们奔来。

        “这么多死侍。”

        先潇脸色一黑,冲着楚子航说道:

        “这里应该不是现实,很可能是一座尼伯龙根,那就一定有出去的媒介,我来抗住,你找找有没有镜子或者水之类的东西。”

        说完就对着死侍冲去,每一拳都有死侍被打飞。

        但这东西恢复能力太强了,在地上躺上一会就又站起来加入战斗,先潇很快陷入苦战。

        楚子航没有墨迹,立马就提着刀在街道上寻找起来,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

        先潇一肘将扑来的死侍头骨打裂,可马上背后又有一只死侍对着他伸出利爪。

        他反手一把抓住爪子将死侍当做武器抡起,又砸倒了一大片死侍,清出一大片区域,但很快又被死侍补上。

        先潇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不对。

        这些死侍悍不畏死,一波接着一波,而且先潇隐隐感觉他们的力量越来越强这样下去他总有撑不住的时候。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血液飞速在身体内循环,又来了,失控的感觉。

        突然,先潇周围的死侍全都退下,围着先潇一动不动,像是等待狼王的狼群。

        先潇看向车站口,果然,那里有一道巨大的黑影飞出。

        先潇两腿微曲,有腿猛地一踏地面,瞬间水泥飞溅,竟踩出一个小坑。

        先潇借着这股反冲力,一拳打向黑影,空气发出巨大的爆鸣声。

        “砰”得一声巨响,只见那巨大黑影后撤两步,而先潇则被打飞,砸穿了两间店铺后陷在墙上,背后墙体露出蛛网般的裂缝。

        “咳咳.......”先潇吐出一口血,看向那个黑影,五米多高,龙头人身,满口獠牙,黑色骨刺狰狞可怖,细长的脖子像蛇一样来回扭动,磨盘大的双爪微微闭合便有和成年人身体差不多大。

        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咚咚,咚咚。”心跳声仿佛战鼓一般,身体里的悸动感越来越强,他能明显感觉到有东西正在自体内诞生。

        “要控制不住了......“

        那巨大的死侍仰天咆哮一声,周围的“小型”死侍便都调转方向,向街道一边冲去。

        那里,是楚子航所在的方向!

        “站住!”

        先潇一声怒吼,屈膝猛跺地面,跳起五米多高,想要拦截住死侍。

        可天空突然一黑,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先潇上空,拳头如陨石般砸向他。

        那怪物如此庞大的身形竟然还有这这样恐怖的速度。

        先潇只能匆忙将双手交叉举于头顶,小山般大小的拳头瞬间落在之上。

        “——轰”两人交手之处竟穿出一波气浪。

        先潇只感觉自己像是被火车撞了一样,眼前一黑,整个人如发射的炮弹砸入地面,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坑洞。

        楚子航远远地看见被砸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先潇,周围数不清的死侍蜂拥而来。

        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夜晚的高架桥,也是无数的死侍,也是有自己的亲人要被夺走。

        楚子航充血的眼睛被金光掩盖,奋力砍掉一个死侍的脑袋。

        “爸爸,对不起,我不会再逃了。”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那个男人为何敢向神明挥刀。

        “我也有了自己想保护的人。”

        楚子航不顾一切地向着先潇的方向杀去,一路上不知多少死侍被砍开。

        可死侍实在太多了,他们如潮水一般,砍倒一波又涌来一波,怎么也杀玩不完。

        楚子航有些力竭了,他用刀撑着身体,每一次粗重的呼吸,都有鲜血混合着汗水流下。

        他已经到了极限。

        “还是那么弱小。”楚子航仇恨的眼神要实质化一样。

        他无比痛恨自己为什么还是如此弱小,这样的自己与三年前又有何区别。

        力量,他渴望力量,哪怕向魔鬼交易灵魂。

        魔鬼?楚子航突然想到先潇和他说过的死侍的由来,混血种由于极端的情绪导致龙血比例过高,从而死侍化。

        虽然丧失了理智,却获得了巨大的力量。

        这不就是与魔鬼的交易吗?

        楚子航突然笑了,极端的情绪他早已有用,那么失去理智......

        空气突然燥热起来,街边散落的碎纸已经燃烧了起来,切温度还在不断升高。

        “如果能有力量,我的灵魂,请拿去!”

        喃喃声缓缓传开,以楚子航为中心五米内空间都热到扭曲,800度的高温将空间内的所有死侍点燃。

        接着,剧烈的爆炸,火焰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四散炸开!

        周围死侍们瞬间化为焦炭,连带着更远处的死侍也被冲击波击飞,有些还被点燃。

        言灵.君焰!

        方圆二十米内只有楚子航还站着,瞬间清空了一大片死侍。

        出卖灵魂换来的力量让他不仅可以释放出言灵,他的身体素质也同样暴涨。

        此时他的皮肤通红,黄金瞳明亮的即使在白天也能看清。

        握紧手中的村雨,他再次冲向先潇的方向,之前还有些麻烦的死侍,在此时只需一刀就能切开。

        近了,近了,楚子航极速挥动着手中的刀,高高地跳起出踹飞身后一只死侍的同时借助反冲力劈向巨大死侍。

        “把他,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