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无法点燃的黄金瞳

第八章 无法点燃的黄金瞳

        无边的战火,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生物在战斗。

        有长着长毛四个角的牛形万米巨兽,也有眼睛长在背上的山羊,还有一只脚的红鹤,三只眼的神将,一拳崩山的巨人,金光弥漫的佛陀......

        不断有尸体从空中坠落,砸落大地,留下一个个巨坑。世界仿佛都在悲鸣,海洋也被血水染红。

        在最高的穹顶,三个百丈有余的神灵正在血战。

        其中一人手执金戈,一个突刺贯穿另一人,而后又被第三人从背后击退。

        三人不断受伤又不断恢复,断肢重生,滴血转化,像是不死不灭一般。

        最后,一声爆裂的轰鸣,一道白光瞬间闪过整个世界,一切都仿佛被净化了般,异兽,巨人,佛陀,神灵统统都消失不见,没留下半点痕迹,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

        先潇自梦中醒来,坐在镜子前,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头,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双黑瞳毫无变化。

        自从三年前和楚子航交流后知道自己在《龙族》世界,他就开始天天睡觉做梦,各种各样的梦。

        有异兽战斗,有佛陀诵经,也有在天宫一样的建筑中畅游的情景,这一次则是世界末日一样。

        他像是开了上帝视角,旁观着梦中的世界。

        先潇以为这就是他的灵视,可这么多次他的眼睛依然是黑色的。

        他也无数次试过和楚子航战斗来点燃黄金瞳,不过每当面临失控时他的那股诞生感就很强烈,于是立即停止。

        他不敢赌那是不是自己的言灵,他更不知道自己失控后会发生什么。

        “咚咚咚”

        有人敲门,先潇打开门,一个面瘫脸出现在眼前。

        “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先潇看了眼楚子航,侧过身让他进来。

        这三年来两人无数次的激情碰撞早已在他们之间打下坚实的感情基础——楚子航每天早上都会来和先潇战斗一场。

        今天却来的有点早,才五点不到。

        “他们联系我了。”

        先潇身体一僵,他知道楚子航说的他们是谁。

        卡塞尔学院,他们足足等了三年。

        “你妈妈知道吗?”先潇倒了一杯水,递给楚子航。

        作为楚子航唯二的朋友——还有一个是路明非。

        先潇去过楚子航的家,也见过楚子航那个单纯得好像“少女”的妈妈苏小妍。

        苏妈妈很高兴自己的儿子有了朋友,她一直担心儿子的性格会交不到朋友。

        没想到楚子航一下竟然交了俩,十分热情的招待两人。

        尤其是在知道先潇和路明非两人都是没有爸妈陪伴下长大,更是母爱泛滥。

        拉着先潇和路明非嘘寒问暖,要不是楚子航拦着当即就要收下两人当干儿子,搞得两人很尴尬。

        不过虽然没有认成干儿子,苏妈妈还是要求先潇和路明非常去她家做客。

        一双卡姿兰大眼睛盯着先潇和路明非,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

        先潇和路明非只能应下来,所以三年来他俩没少去楚子航家。

        苏小妍也是真的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晚辈看待,经常和自己的姐妹们说这是她的另外两个儿子,一脸骄傲。

        时间长了先潇和路明非心里也是把苏小妍当成自己的长辈,人心都是肉长的不是。

        言归正传。

        楚子航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水,张了张嘴,没说话。

        先潇看着楚子航的神情,他知道楚子航在纠结什么。

        三年来自己把卡塞尔学院大致的情况和他说了,屠龙是卡塞尔学院的唯一目标。

        可屠龙不是过家家,是会死人的。

        如果进入卡塞尔上大学,就意味着随时会有死亡的危险,楚子航是苏小妍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了。

        可如果不进入卡塞尔,那个在暴风雨之夜消失的男人又怎么办?

        楚子航想到这儿黄金瞳不由自主地点燃了,金色的光芒流动着无尽的仇恨。

        先潇叹了口气,他对楚子航的选择早有预料,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条路一旦踏上就再也没法回头了。”

        楚子航当然知道,不过他的退路早在三年前那个夜晚就已经没了。

        “你还是不能点燃黄金瞳吗?”

        楚子航岔开话题,看着先潇黑色的眼睛问。

        先潇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进了卡塞尔之后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了。”

        他并不担心自己会因为无法点燃黄金瞳而进不了学院。

        自从开始做梦,三年来他的身体素质增长到变态的地步。

        他可以保持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长时间奔跑,每拳的力量可以达到15吨,极限甚至可以更强。

        除了不能点燃黄金瞳使用不了言灵外,自己妥妥的是个混血种,而且还是超级混血种。

        楚子航点点头,:“卡塞尔说这周末上午八点会在丽晶酒店进行面试,到时候你和我一起,路明非......”

        “路明非才高二,他有他自己的路要走。”

        先潇打断楚子航的话,他没有告诉楚子航路明非也是混血种,说了也没人信。

        路明非表现得太普通了,完全就是个正常人。

        在仕兰中学的学生眼里,路明非最不正常的就是他能混入楚子航和先潇之中。

        作为仕兰中学的两大传说,仕兰中学的“此獠当诛榜”的第一与第二,路明非是怎么和他们走到一起的?

        这是每个“仕兰人”的疑问。

        有人说可能是两位大佬缺少个跑腿的马仔。

        也有人说路明非是死皮赖脸的跟着他们,而大佬又不好对着这种小喽啰发火。

        总之没什么好话。

        对此路明非表示你们说你们的,我理你们一下算我输。

        先潇和楚子航见路明非都对此不在乎,也就没说什么。

        毕竟他们自己知道三人的感情是真是假,外人说什么他们管得了别人当面说,也管不了人家背后议论。

        ————转场线

        路明非其实是有点介意的,十几岁的少年,哪有那么豁达。

        只不过他故意表现得不在意,这样面对别人意味不明的眼神时他就能很潇洒的无视。

        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气急败坏地和他们争辩,才中了他们的下怀。而且,那样的话,会给先潇和楚子航抹黑。

        不过最近,有些东西他无法再无视了,路明非已经高二了,先潇他们比他大一届高三。

        这就意味着“仕兰三剑客”即将分离,路明非觉得这真是学校乃至社会的一大损失。

        谁还没有个梦想?在看了《黑客帝国》后,路明非也幻想过自己是“neo”。

        某一天上课时,先潇和楚子航一身黑衣从直升机上落下,冲进他的班级告诉他,他就是那个“    the    one    ”,世界需要他的拯救。

        同学们全都一脸震惊与崇拜的看着他,他在他们的目光中轻轻吻上陈雯雯的额头,温柔地告诉她等自己回来,然后潇洒离去。

        陈雯雯是路明非的高中同学,自打高一分班后第一眼,路明非知道自己恋爱了。

        他暗恋了陈雯雯两年,为此加入陈雯雯的文学社,苦读伤感文学。

        “嘿嘿,嘿嘿。”

        路明非痴痴地笑出声,陈雯雯娇羞的面颊像是可口的苹果,真美,真......

        “卧槽!”

        突然陈雯雯的脸变成自己身高160厘米,体重160斤的堂弟路鸣泽。

        路明非一把推开路鸣泽的圆脸,一个鲤鱼打挺(蚕宝宝顾涌)从床上起身,一脸警惕地看着路鸣泽:

        “干嘛?”

        “堂~哥~”路鸣泽发嗲。

        路明非有些恶心,连忙挥着手道:“有事说事,不说我要上学了”

        路明非看看闹钟,已经快七点了。

        “不急,不急,我让妈妈今天开车送我们去。”路鸣泽陪着笑,小小的眼睛被肉挤成一条缝。

        仗着路明非爸妈每月寄来的高额生活费,叔叔婶婶买了一辆小排量的宝马,路明非和路鸣泽也得以进入仕兰中学这样的贵族学校。

        不过婶婶很抠门,平时想要让她开车送路明非他们去学校不太可能,说浪费油钱,除非是家长会,她才会开车过去怕丢了面子。

        路明非却更警惕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路鸣泽这个堂弟是什么秉性他一清二楚。

        平日里仗着婶婶对他的溺爱,霸着家里的所有好东西,婶婶给了路鸣泽高昂的生活费,让他在学校有着“泽太子”的称号。

        而对自己却扣扣搜搜,说钱都存着给他娶媳妇。

        路鸣泽常常对路明非说“我家怎么怎么样”,指挥路明非做这做那,从不把路明非放在眼里,更别说喊他“堂哥”了。

        “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哎呀,别,就是先潇和楚子航学长不是要上大学了吗,你不是他们的狗腿,咳咳咳,好朋友吗,能不能问问他们想上哪个大学,好多女生都想知道。”

        路明非听明白了,路鸣泽是想用这个消息去泡女生。

        他没在意那个“狗腿子”,他知道好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不知道,不过我会问的。”

        看着路鸣泽欢天喜地地出去,路明非心想问了告不告诉你就不一定了。

        哼,不在意才怪!

        “是啊,他们就要上大学了,他们的成绩不管选哪个大学都能在一起上,而我又怎么可能进得了他们在的学校。”

        路明非有些惆怅,这是他第一次直面和先潇他们的差距,如此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