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打嗝和放屁的关系

第六章 打嗝和放屁的关系

        进化论认为人类是由猿猴进化而来,显然,路明非没有进化完全。

        “啊,哦哦,太牛了,太牛了,没想到你还是个隐藏的小超人,不仅学习好,剑道也厉害,这让我们这些凡人怎么活嘛。”

        路明非喋喋不休,像是触了电一样围着先潇手舞足蹈。

        “不过你为什么不和楚子......师兄打下去?”

        路明非兴奋之下差点脱口而出“楚子航”,可觉得自己直呼其名不够尊敬,又改口为楚师兄。

        嗯,其实就是怂。

        先潇想说其实自己不会剑道,能和楚子航打得不相上下纯是靠身体强,可怕打击到路明非,想了想道:

        “人太多了,不合适。”

        他的意思是人太多了,两人放不开手脚,都不敢展示出真正的力量。

        听到路明非耳里则成了:我能打败他,但人太多了,我不好让他没面子。

        路明非竖起大拇指,“装杯还是你在行!”

        先潇:?

        先潇没理路明非,路明非的思维发散能力非常人可比,谁知道又脑补了什么。

        不过担心暴露不正常的力量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先潇没和路明非说。

        回想刚刚的对战,在和楚子航不间断的碰撞中,先潇越来越兴奋,血液好像都沸腾了起来,而且,他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

        他有一种感觉,再继续下去好像有什么东西就会从身体中诞生,而自己也会彻底失控。

        所以在最后关头,他才会劈退楚子航,跳下擂台结束战斗,强行遏制住自己的兴奋。

        好消息是,当他停下战斗,逐渐冷静下来后,那种莫名的感觉便消失了。

        没有坏消息。

        和楚子航的战斗让他意识到自己似乎来到了一个“奇特”的世界。

        先潇一直以为自己是穿越而来的,所以“有点”不正常是理所当然的,但和楚子航的战斗改变了他的想法。

        总不能楚子航也是穿越来的吧?可他那能和自己对拼的力量从何而来?

        虽然自己最高也只用了五分力,可先潇能感觉出来楚子航也留了手。

        “有趣起来了......”先潇喃喃出声。

        他突然有种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感觉,和路明非成为朋友更多的是灵魂上的共鸣,虽然两人才认识几天,但却好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

        关于自己身体上的不同他谁也没说,连路明非也没有,不是刻意隐瞒,只是没有说的必要,除非路明非自己发现了。

        而今天遇到楚子航,说明这世上还有别人和他一样身体“变异”。

        他的灵魂和身体都不再独行,自己是有同类的!

        先潇很兴奋,路明非说的改变没想到这么快就见了效,自己刚刚迈出第一步,就有了巨大收获。

        他觉得自己像是放下了一个重重的包袱,浑身说不出的自在。

        “你看,剑道有趣吧,进可收获迷妹,退可招揽小弟,实乃校园装杯之必不可少的利器。”

        路明非摇头晃脑,好像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早都预料到了一样,脸上写满了快来感谢我,再配上把扇子就是妥妥的狗头军师。

        “是是是,大师,那您能算算我接下来要去干嘛吗?”先潇突然跑起来,大声喊道。

        路明非在后面一阵狂撵。

        “干嘛?”

        “干大事!”

        两人放肆地奔跑,偶尔有经过的学生瞥上一眼,然后又和身旁的同学接续刚刚聊的话题。

        没人觉得奇怪,也没人站出来阻拦,青春是放肆的免死金牌。

        ——————

        “这就是你说的大事?”

        路明非满脸黑线,看着对面毫无新晋校园男神的自觉,正打着饱嗝的先潇。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烦恼都能在饿三天后被解决,而仅剩的百分之一又会在吃饱后消失。”

        先潇突然很正经地看着路明非,仿佛刚刚自己打嗝只是路明非的错觉。

        “所以,好好吃饭,但别吃撑。”

        路明非觉得此时先潇就像个哲学家,他品味着先潇的话,还是没能明白挨饿、吃饱以及烦恼三者之间的关系,只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于是试探道:

        “这和你打嗝有什么关系?”

        路明非更关心这个。

        “打嗝和放屁你觉得哪个好一点?”

        “嗯——打嗝吧。”

        路明非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

        “我懂了,所以你刚才不是在打嗝,是在用嘴放......唔唔唔。”

        先潇一手堵着路明非的嘴,一手勒着路明非的脖子,他发誓,这是他第一次产生杀人的念头。

        其速度之快,路明非甚至都没看清先潇是怎么跑到自己身后的。

        “先潇同学,能和我出来一下吗?”

        先潇诧异地抬了头,他在这所学校除了路明非基本没和别人有过交流。

        “楚子航?”

        “楚楚......楚师兄!”

        后面这个是路明非,先潇已经松开了他。

        “嗯,我有点关于我们之间的事要说,方便吗?”

        楚子航看了眼路明非,然后又看向先潇,

        “身体方面。”

        你要是聊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噢。

        路明非两眼放光,不停的在先潇和楚子航之间打量,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可以。”

        先潇起身,他知道楚子航要和他聊什么,正好他也有些事想问楚子航。

        不顾路明非一脸“你在外面有狗了”的神情,他跟着楚子航走出食堂。

        他还不确定自己身体的事是好是坏,所以不想把路明非也牵扯进来。

        两人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楚子航有些迫不及待。

        先潇是他那晚之后见到的第一个“非常人”,他不知道先潇是不是和卡塞尔有关,但这是他现在唯一的线索。

        “你知道卡塞尔学院吗?”楚子航的声音有些颤抖。

        先潇一脸茫然,楚子航喊自己来就问了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没头没尾的。

        什么卡塞尔学院......等等,卡塞尔,卡塞尔......我在哪听过它?

        楚子航看着先潇一脸茫然的样子,已经有些失望了,看来他和自己一样都是个“野生”的,突然觉醒的力量。

        “爸爸,卡塞尔学院到底是什么?”

        楚子航转过身,心里满是苦涩。

        “我知道。”

        楚子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转身一把抓住先潇的肩膀,盯着先潇的眼睛,万年玄冰的脸此刻激动地甚至有些狰狞。

        “告诉我,告诉我,求你告诉我!!!”

        楚子航现在就像是输急眼了的赌徒,威胁中又带着祈求,不过,赌徒是红了眼,而楚子航,则是有一双慑人的金色瞳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