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楚子航

第五章 楚子航

        仕兰中学,剑道社

        临近暑期,各个年级的课程基本都已经全部上完。初三更是如此,正处青春的少年看着别的学校学生早已放假,内心的躁动难以平息。

        于是学校通知今天一天由学生们自己安排,除了必须到学校来,学生是学习还是疯玩没人理会。

        仕兰中学作为贵族私立中学,自然不会只抓学生学习,课外活动十分丰富,社团众多:文学社,戏剧社,篮球社等等,其中最出名的当属剑道社。

        哪个男孩能对一把剑说不?儿时获得一根棍子,方圆百步之内便不允许有一根超过腿长的花草。

        这是刻在男人dna中的喜爱。

        女生也觉得男生练剑很帅,优雅中彰显着力量,常常引起她们一阵尖叫欢呼,于是男生更加充满激情。

        更何况,剑道社还有楚子航......

        先潇是被路明非一路拉到剑道社的。

        他今天从家步行上学,半路恰巧遇到哈欠连天的路明非,于是连教室都没去就被路明非撒泼打滚加生拉硬拽,磨到了剑道社。

        先潇不想来,路明非说会有很多女生去看,也有很多男生参加,互相切磋。

        先潇觉得那场面就像雄性展示力量来争夺交配权,他莫名有些反感。

        而且自己的力量有多大他自己知道,剑道说到底还是“技巧+力量”的一种表现形式,而自己完全可以一力降十会。

        突然,剑道社内传来一阵惊呼,宛如运动会一般。

        “快快快,赶紧进去。”路明非一脸激动,推着先潇向里飞奔。

        剑道社里面约有两个篮球场大小,十分空旷,几个弹力绳围起的擂台,将场地划分成四块。

        四块擂台之间观众席穿插其中,并将擂台最外围包住,看起来就像一个“田”字,擂台则是里面的四个“口”。

        此时,四个擂台空着三个,只有一个擂台的四周被围得水泄不通,围观的同学还不时爆发出阵阵惊呼。

        路明非往前挤,可瘦小的身躯完全挤不动,他拍拍身旁的一位男生:

        “同学,里面怎么了,怎么大家这么兴奋?”

        男生回头瞥了眼路明非,又很快回过头,

        “楚子航在和人切磋,好几个人上去一招都走不过就被他把剑挑飞了。不过挑战楚子航的机会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大家都抢着上呢。”

        路明非跑回先潇身旁,上下打量一遍,满意地点了点头,谄笑道:“你让我骑一下吧!”

        ——

        “不让就不让嘛,干嘛打人t^t......”

        路明非捂着头,满脸幽怨,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碎碎念。

        “你不想去挑战楚子航吗?那可是楚子航啊,要是能过个几招,可就出名了。”

        “出名了然后呢?”先潇看得很淡。

        “先潇,你不像人。”

        路明非声音有些低沉,看到先潇眉头一挑,手抬起来向自己抓来,一个后跳闪到一边。

        “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嗯,就是......唉,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你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你对什么都不关心,可是,那样太......”

        路明非想说“孤独”,可想到自己都过成这样了,哪有资格说别人。

        “哎呀,你就当我在说胡话吧。”路明非甩甩手,打着哈哈。

        先潇呆立不动,路明非这个衰仔一语中的,自己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己从未想过来到这个世界。

        这些年他一直都和所有人、事保持距离,他在这个世界没有归属,像是海上孤独的游轮,没有锚点,他定不下来,只能漂着,漫无目的地漂着。

        要不是遇到了路明非,他没有一个朋友。他看着路明非,自己为什么和这衰仔成为朋友?

        是公交亭下看到他丧气地低着头,还是公交上他笨拙的道歉?路明非,,,这个衰仔会是自己的锚点吗?

        路明非被先潇盯得有些发慌,

        “大佬,我不搞基啊。”

        路明非一慌就会说烂话。

        “你说的有道理,我应该改变。不过上去玩剑的话......”

        路明非眼睛一亮,催促道:“怎么样怎么样。”

        “你得答应我个条件。”先潇玩味地看着路明非。

        路明非觉得身体一寒,但想到先潇能答应改变,路明非觉得自己作为他最亲密的朋友,有责任帮他“回到世界”。

        “但说无妨,哥哥有求必应。”路明非一拍胸膛,转过身,撅起屁股。

        “记在账上。”

        先潇满脸黑线,转身向擂台走去,他承认自己有被恶心到。

        “路明非,你改变的那一天呢?这个条件总会有兑现的那天,希望到时候你可不要太惊讶。”

        “让一让。”

        先潇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拨开人群。

        周围的人只感觉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将自己推开,还没来得及骂骂咧咧,就又被拉回了原位。

        要是从高处看去,就能看到人群像被一阵风吹开的麦子般歪倒,风过,麦子又复回原位。

        先潇的力量又增强了,或者说他的力量每天都在增强,只是最近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非人。

        也许是发育期的原因?先潇心想。

        擂台上,两个少年戴着专业护具,全副武装,对立而站。

        突然,一个少年大喊一声,猛地一步前踏,地板发出“啪”地一声,竹刀由单手横持腰前,瞬间变为两手把握,自左肩而下,向对面的少年劈去。

        很显然,少年有些剑道功底,是练过的。

        对面少年却毫无动静,像是没反应过来一样,一动不动。

        就在竹刀要劈到他了,少年身体微侧,竹刀反握,上顶,劈来的竹刀巧合般被磕在刀尖处,一下就飞了出去。

        台下瞬间爆发雷鸣般的尖叫“楚子航,楚子航,楚子航!”

        看着场上互相鞠躬的身影,先潇觉得自己开始有点感兴趣了,赢了的少年不论是力量、技巧,还是眼力都远超和他对战的那个。

        “楚子航吗?有意思。”

        先潇这是第一次见到楚子航,即使他戴着护具看不到具体长相。

        “我能玩玩吗?”先潇跨过弹力绳,对着对面的楚子航问道。

        “又来个想露脸的,护具都没穿就跑上来了。”

        “是啊,谁叫女生多呢。”

        台下男生们议论分分。

        但女生们却满眼小星星,“好帅啊,好帅啊,我们学校除了楚子航还有这么帅的男生吗?”

        “是啊,是啊。”

        “嘿嘿,不知道了吧,这是新转来的先潇,中考状元呢。”

        “英雄救狗熊的那个?”

        路明非无辜躺枪,他拒绝承认自己是狗熊。

        台下议论纷纷,台上的人却没受影响。

        先潇捡起一旁掉落的竹刀,随意一挥,竹刀破开空气发出呼啸声。

        楚子航神色一紧,放松的身体微微紧绷,他今天第一次有点认真了。

        刚刚少年随意一挥所爆发的力量令楚子航有些意外,这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力量。

        “你不戴护具吗?”楚子航冷冷地问,这是他一贯的语气。

        “玩玩而已,戴护具太麻烦了。”

        先潇单手握着竹刀,又交叉挥舞了几下。他从没玩过这种刀,两辈子加一起他只摸过厨房的菜刀。

        楚子航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地脱下了护具,他不想占便宜,而且护具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反倒影响他的动作。

        对战旁人这点影响无所谓,可对着眼前这个好像第一次接触竹刀正在乱挥的人,他不知怎的觉得很危险,这是一种预感。

        “可以开始了。”楚子航打断玩得不亦乐乎的先潇。

        先潇停了下来,看向对面微微躬着身单手握刀的楚子航,棱角分明的脸庞,剑眉星目,冰冷的脸像是万年玄冰,一对眸子紧紧盯着自己。

        先潇举手比个“ok”,示意自己也准备完毕。

        手刚刚放下,这一刻,楚子航突然爆发,猛地突进,手中竹刀化为一道光影,极速上挑。

        “左。”先潇心里默念。

        楚子航的刀很快,可凭着自己过人的动态视力,轻而易举地判断出刀的落点,左脚斜跨,身子倾斜,正好躲过了竹刀。

        “哇”台下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没想到楚子航第一次主动出手,竟然被人这么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而且连刀都没用。

        楚子航却并不惊讶,刚刚只是自己的试探,一刀落空,顺势往左撤开几步,重新拉开距离。

        “打完就跑?”先潇心想。

        一步跟上,举起右手的竹刀,自上而下劈下去。

        这一刀朴实无华,就像是孩子乱挥一样,但却胜在快,力大,没有花里胡哨,直奔楚子航。

        “躲不开。”楚子航看着刀影,心里已经有了判断。

        “既然这样,那就硬接。”

        双手握刀,向上横档。

        啪地一声,两刀碰撞,楚子航身体一沉,但还是挡住了,竹刀在空中僵持不下。

        “挡住了?”

        先潇有点惊讶,虽然刚刚自己只用了大概三分力,但已经不小了,这还是看在楚子航身体素质也很强的情况下,否则常人他一分力下去就得跪。

        先潇不知道自己惊讶的同时楚子航也暗暗心惊:“好大的力气。”

        虽然自己没用全力,但刚刚自己竟然被压的身体一沉。

        自己自从那晚点亮了黄金瞳后,身体素质飞速增长,早已不是常人。

        两人各自分开,都开始暗暗发力,不停的碰撞让台下的观众欢呼一声接着一声。

        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台下的人已经有点看不清两人的动作了。

        短短十秒不到,两人交手不下五十次。

        再次竹刀相撞,楚子航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看起来不落下风,是因为技巧的原因,而对面只是凭借着蛮力与速度,一次次挡下自己的攻击并反击。

        自己再不加力就接不下攻击了,而对面还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可是自己加力别人也会加力,那么两人就有点脱离人类了。

        正在楚子航犹豫走神的时候,先潇一个大劈,楚子航猝不及防被劈得后退两步。

        楚子航立刻准备加力反击,先潇却把竹刀一扔。

        “玩够了,玩够了,告辞。”

        说完便跳下擂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

        观众们都被先潇这一波骚操作惊呆了,竟然没一个人拦住他。

        看他走过来,下意识地让开身子,等反应过来,哪还有先潇的影子。

        “啪”一个男生抽了身旁男生一个嘴巴,问:

        “刚刚是不是有个人和楚子航打得难舍难分。”

        被打得男生回过神来:“没错,我好像也看到了。”

        摸了摸脸,忽然反应过来,掐着男生的脖子:“你打我干嘛?”

        “我怕在做梦,啊啊啊,错了,错了。”

        剑道社又热闹了起来,其声浪甚至将室外的鸟儿惊飞。

        楚子航还站在台上,回想着刚刚的交手,少年的力量绝不是常人所能拥有的,他是谁,会和他们有关吗?

        卡塞尔,我该如何找到他们,楚子航看着剑道社的大门,他想追上先潇问个清楚,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既然在一个学校,总有机会的,听着台下嘈杂的议论,

        “先潇......”

        楚子航默默记下这个名字,眼瞳里金光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