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又一个楚子航

第三章 又一个楚子航

        夏日的天亮的很早,金黄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零碎地洒在玻璃窗上,经过折射,将床上少年唤醒。

        “嗯~”

        少年似梦呓又似呻吟,揉揉眼睛,看了眼一旁的闹钟——7:00,起身下床。

        先潇取下耳塞,打开昨晚因暴雨而关闭的窗户,外面的世界一下破入房间,汽车的喇叭声,小贩的吆喝声,以及来往上班族匆匆的脚步声全都涌入耳中。

        一切都如往常,仿佛昨晚那场暴雨没发生过一般。

        突然的安静与喧嚣形成极大对比,不过十几年来先潇早已习惯。

        环顾这间小小的房子,二十来平,客卧厨一体,一目了然。一张床,一个书桌,便几乎是所有的家具。

        先潇已经在这生活了三年。

        很简陋,不过他也没有抱怨,比起小学孤儿院的大通铺,这配置好了不知道多少。

        而且这间房子是实验中学在知道他的身世背景后免费提供的,当然,其中估计也有他成绩好的原因。

        洗漱完毕,先潇收拾好东西,出门。

        他今天还有事——昨天是他在实验中学的最后一天,而今天他要去仕兰中学报道。

        仕兰中学作为贵族私立中学,又有初中部与高中部,是不需要中考的,初三结束就直接等着上高中部就行了。

        所以他们招生往往只招初一的,很少会半途招生。

        而实验中学是公立中学,在七月这个时间中考成绩正好出来,先潇作为本届中考的省状元,自然不缺高中争抢。

        在众多抛出的橄榄枝中,仕兰中学并不是条件开的最好的,但最适合。

        学费全免,每年一万的奖学金,以及报销住宿的租金——仕兰中学对这个成绩优异的学生还是做了一定的调查。

        这些条件无疑满足了先潇的几乎所有需求,起码高中他不需要为金钱而担心了。

        仕兰中学离得又近,不用换个城市生活,省了他很多功夫,于是他也就接受了仕兰中学的邀请。

        不过仕兰中学不用中考,放暑假时间也就推迟了半个多月,要到七月中下旬才放假。

        而先潇中考之后就已经算是处于暑期状态了,由于属于仕兰中学“特招”的学生,在征询了他的意见后,仕兰中学让他自己带着档案到仕兰中学办理入学手续。

        先加入即将毕业的初三年级,提前感受仕兰中学的学校氛围,也和未来的同学们熟悉熟悉。

        ——

        仕兰中学招生办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敞开着。

        “咚咚咚”

        先潇敲了敲门,里面坐着一位中年人,发丝稀疏,他抬头看了看先潇,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起身迎向先潇。

        “一定是先潇同学吧,快请进,快请进。”男人满脸笑意,一手搂着先潇的肩膀,显得很是热情。

        “老师,这是我的档案。”

        先潇和男人走到办公桌旁,把档案递给他。

        男人接过档案,看了两眼,嘴里“啧啧”两声。

        “好好,有先潇同学这个省状元加入我们仕兰中学,真是如虎添翼啊。

        相信先潇同学一定会在我们仕兰中学的校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男人把档案放置一旁,夸奖道。

        “本来先潇同学加入我们学校,校长是想亲自看看你的。

        结果不巧,正好有位校董来学校视察工作,实在脱不开身,就让我来接待先潇同学,先潇同学能理解吧。”

        “能理解,工作为重。”先潇并不在乎是谁来接待他。

        “理解就好,理解就好,来,我先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学校,然后再去你以后的班级。”

        男人似乎很满意先潇,成绩好,又一表人才,岂不又是一个楚子航?

        先潇在男人的带领下慢慢地熟悉学校,该说不愧是招生办的老师,确实长袖善舞。

        一路不停地向先潇介绍,即使先潇少有和他交流,也不觉得尴尬。

        “这就是我们仕兰中学的优秀校友墙。”男人一脸骄傲向先潇道。

        先潇他们走到了一个类似于隧道的走廊,走廊两旁挂满了人的照片。

        烫金的大字镶在照片的下面,这是优秀校友的名字,再下面就是他们的事迹简介。

        “相信不久的将来先潇同学一定也会出现在这座墙上。”招生办老师拍了拍先潇的肩膀。

        先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置可否,他对挂在墙上供人瞻仰没有什么兴趣。

        “老师,我想去我以后的班级看看,时间合适吗?”

        此时已经是上课时间,先潇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别人上课,但他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谓的事上。

        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发会儿呆。

        “合适合适,没有不合适的。走走走,咱们现在就去,要不说先潇同学成绩好呢,时时刻刻都想着学习。”

        男人会错了意,带着先潇向教学楼走去。

        仕兰中学一级大概十个班,初中部一栋楼,高中部一栋楼。初三在三楼,很快两人在一个班级前站定。

        “李老师,出来一下。”招生办老师站在门口对着教室里面的那个中年男老师招呼。

        “王主任,您怎么来了?”李老师连忙走到教室外面。

        “这不是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位先潇同学来报道了吗,我带他来认认班级。

        李老师你是知道的,别的班老师可都眼红的很,抢着要先潇同学去他们班。

        我这可是看在你能教出楚子航这么优秀的学生才力排众议把他安排到你们班的,你可不要让学校失望。”

        王主任打着官腔,语气和先潇说话时判若两人。

        “一定,一定。”李老师点着头。

        “那我可就把先潇同学交给你了。”

        王主任又转头看向先潇:“那先潇同学我就先走了,这位是你以后的班主任,你有什么困难都和他说,学校一定尽量给你解决。”

        说完,便背着手离去。

        李老师这才看向一旁的先潇,笑着道:“先潇同学真是一表人才,来来来,我带你和同学们认识认识。”

        “咳咳,大家静一静,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先潇,咱们省中考状元,大家掌声欢迎!”

        李老师站在讲台上,带头鼓起了掌。

        台下的学生都很诧异,因为虽然有风声透露有新同学要来,但并没说是省状元。

        他们在鼓掌的同时,一边张望正走进教室的先潇,一边看向教室的一个方向,那里有两个空的座位。

        一阵“噼啪”声后,李老师在讲台上双手虚压,教室便安静了下来。

        “我们请先潇同学介绍一下自己。”说完退下讲台,给先潇腾出空位。

        先潇其实不喜欢这样的环节,他觉得老师刚刚的话已经把他介绍得很清楚了。

        “大家好,我叫先潇,很高兴能和大家成为同学。”先潇面无表情地说出了他很高兴。

        “哇,好帅啊,和楚子航一样帅。”这是一群女生在交头接耳。

        男生们则义愤填膺地咬牙切齿,觉得自己在女生心中的又下降了一些。

        异性相吸,同性相斥,自古如是。

        “先潇同学就坐在那吧,那还有个空位,楚子航同学是你的同桌,不过他今天请假没来。”

        李老师指了指两个空位,似乎是怕先潇不知道楚子航是谁,又补充道:

        “楚子航同学可是咱们学校的第一,各方面都很优秀,希望你们能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先潇点了点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伴着两旁同学的目光随行,坐在了位子上。

        他看向旁边空着的座位,桌子上摞着几本书,整整齐齐,书本保护的很好,边角没有一点褶皱。桌子桌兜里没有零食垃圾,很干净。

        “楚子航和传言很相符。”先潇想到。

        他很早就听过楚子航的名头。就像仕兰中学有过他的传闻一般,实验中学也流传着楚子航的传说。

        楚子航作为仕兰中学的风云人物,虽未见过面,但先潇也从传闻中对他有点了解。

        “叮——”

        响亮的下课铃声传遍校园,刚准备讲课的李老师顿了顿,说道:“下课。先潇,跟我一起去领一下你的教材还有校服。”

        虽然这一学期就要结束,但也还有十几天,总不能让先潇天天坐在座位上发呆。

        而且还有下学期也就是高一的教材要拿,仕兰中学把高一的教材提前发给学生,好让学生暑期预习。

        先潇应了声,便起身跟了上去。

        先潇的教材老师早早地就准备好了放在办公桌上,他主要是带先潇去领校服,这需要先潇本人去才能确定尺码。

        先潇跟着老师下楼,应付着老师的嘘寒问暖。突然,一阵吵闹声传入他的耳朵。

        他现在快到二楼了,按照仕兰中学的布置,二楼该是初二的楼层。

        先潇快走几步,到了二楼,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二楼楼道的旁边,是初二老师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的门口却十分热闹。

        门口站着五人,两个三十左右的妇女对立而站,身旁各有两个男生,看起来应该是他们的家长。

        一个妇女衣着名牌服装,此时却拍着身边男生的头不停地向对面的妇女道歉,还一边骂着身边的男生。

        而男生呢?通红着脸,眼眶里已蓄满委屈的泪水,和对面趾高气昂一副得意模样的母子形成鲜明对比。

        “婶婶,是他说我爸妈......”

        男生的声音慢慢变小,直至不可闻。

        因为他发现没有人听他说话,无论是自己的婶婶,还是对面的母子,亦或是一旁冷眼旁观的老师和越聚越多的看热闹的同学。

        路明非觉得自己就像大海中的一梭小舟,周围的巨浪不停撞击着自己,而自己无能为力。

        他环顾四周,希望能有别的小舟,不是为了想看到别人也遭殃以此舒缓自己,只是想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

        “他说因为你的小孩侮辱他的爸妈才打架的,他不该道歉。”

        先潇不顾身后李老师的呼喊,走向闹剧舞台中心。

        路明非没想到自己只是期盼有一小舟,结果却来了一搜航空母舰。

        他觉得自己要是一个女生的话,一定奋不顾身地爱上先潇。

        先潇看了眼路明非的婶婶,又看向对面母子,母亲一身奢侈品,珠光宝气,和路明非的名牌婶婶天差地别。

        先潇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平淡的声音却透露着一股毋庸置疑的感觉,如同帝王下达敕令:“路明非没错,是他应该道歉。”

        闹剧瞬间变成了默剧,无论是路明非的婶婶、周围指指点点的同学还是追过来的李老师,全都安静了下来。

        先潇看着傻了眼般的母子,妇人

        还想张嘴说些什么,但看到先潇的一刹那,已经要说出口的话又生生地咽了回去,憋得脸色都有些泛红。

        她突然不敢说话,面前的少年让她不敢生出一丝不敬,毫无理由,仿佛生物本能一般。

        “算了,你的道歉没有意义,路明非,你知道在哪领校服吗?”

        先潇突然回身对着路明非说道,面无表情的脸突然间有了笑容。

        “呼”周围的人全都松了口气,凝固的气氛又流动了起来。

        路明非看着“从天而降”的英雄,脑子里却想着可惜自己不是个美女,要不自己变个性给英雄助助兴?

        “知道,知道。”

        路明非觉得自己虽不是个美女,但此刻却把美女的含蓄生动展现出来。

        “李老师,您先忙吧,这位同学带我去领校服就行了。”先潇对着李老师说。

        “好好,我正好也有点事。”李老师连忙应到,刚刚他几乎要窒息。

        听到这话当然满口答应,转身就走,嘴里还念叨着:“又一个楚子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