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抱团取暖

第二章 抱团取暖

        路明非看着被自己甩了一脸雨水的黑衣少年,本就胀红的脸更是像被点燃了一般,要是在动画中,这会儿应该已经是头顶冒气了。

        他伸手想要擦少年的脸,突然反应过来这样更是作死,于是又把手缩了回去。

        激动之下想站起来鞠躬道歉,可公交车前后排之前的空间本就狭小,由于起得太急,两个膝盖猛地撞到前排靠背上。

        “嗷”的一声,疼得龇牙咧嘴,又一屁股坐回了原地。

        先潇本是一脸诧异地看着路明非,完全没想到这货能把水甩他一脸,看着他道歉,正要把脸上的水擦掉,又看到路明非一波神奇操作,本来有些愤怒此时却都消解了。

        “哈,哈哈。”

        这下轮到路明非诧异了,他看着眼前笑出声的少年,心里想着难道这就是怒极反笑?

        “接下来他不会揍我吧。”

        路明非今天不想再打第二次架了,或者说不想再挨第二次揍了。

        可他看到少年的眼神,那是种真实的开心,连带着笑容都透露着真诚。

        “他好像真的是在笑。”

        路明非在心里说了句蠢话,他当然是在笑了。

        路明非也开心地笑了,因为他从少年的眼里看到了,这是他很久都没有看到的——少年是在盯着他,对他笑,不是嘲笑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很好笑,所以笑了。

        这一刻,路明非觉得他俩是同一类人,不是两个莫名其妙傻笑的神经病,而是真正的同类。

        “我叫先潇,先后的先,潇洒的潇。”先潇边甩着手上的水边说道。

        “我叫路明非,道路的路,明白的明,是非的非。”

        路明非这次没有结巴,顺畅平稳地自我介绍,他自己都觉得这不像自己,可就是很自然地说了出来。

        明明之前路明非还觉得少年,不,应该说是先潇——路明非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

        路明非之前还觉得先潇周围的气压很低,低到自己不敢随意说话。

        但此刻路明非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之间是——朋友。

        朋友?路明非这种衰仔也会有朋友?衰仔的朋友该也是衰仔才对。

        路明非看着眼前帅气逼人、气质不凡的先潇,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衰仔?路明非在心里问自己。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先潇注意到了路明非脸上的红肿,这应该是新伤,因为非常的红。

        若是别的刚刚认识的人这么问,路明非应该是不会说的。

        但面对的是先潇,这个自己刚刚在心里认为的朋友,而朋友,应该是不该隐瞒的吧。

        “和人打架打的。”

        路明非回道,又低下了头,缩了脖子。

        回想起今天的“搏斗”,想到老师应该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婶婶,而自己回家将要面对何种风雨,不免有些丧气。

        “赢了吗?”

        路明非听到先潇问。

        “啊,什么?”

        路明非并不是没有听清,他只是在确定先潇问的是什么。

        正常人不应该是问为什么打架吗?

        “如果没打赢,下次试着用拳头,可别再用脸做武器了。”

        先潇一手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一手擦着脸上的雨水。

        路明非这下确定了先潇在说什么,他看向先潇,又回头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水。

        “神经病。”

        路明非说道,可嘴角却挂上了笑容。

        笑了一会儿,他忽然又不笑了:

        “我今天和人打架,因为我同学说我爸爸妈妈是在国外离婚了,谁都不要我,就把我扔在叔叔婶婶家。

        老师让我明天把家长喊来,我和老师解释,可是老师不听,只是说打架就是不对,我先动手更是我不对。

        我也知道先动手是不对的,大家都这么说嘛......不管什么原因,先动手打人就是不对的......

        确实我先动手,而且还没打过他,反倒是被人打了一顿,别人却一点事没有......”路明非声音越说越小。

        突然,路明非肩膀被重重地拍了一下,

        “确实不对,”路明非听到了,头更低了,仿佛要要低到地下去。

        “没打赢怎么能是对的?所以下次一定要打赢,那样就对了!”先潇的声音继续传来。

        路明非抬头看着先潇,先潇也盯着他,路明非感觉有一股热流流遍全身,从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话。

        “至于先动手?老祖宗早就告诉了我们,先下手为强。”先潇还在说。

        “我都打架了还管什么对不对?我只想着赢没赢。”

        路明非的三观受到了冲击。这话明明觉得有问题,但又说不出问题在哪。

        像是大家都在正面作战,结果突然从某条小道窜出一群人偷袭取得了胜利,轻而易举地占据了路明非思想的高地。

        大家公认的道理不就是公理了吗?谁会在意那个不合群衰仔的辩解?

        “公理”的丰碑下总是压着几个不识趣的“蠢货”,他们的嚎叫谁愿意听,不过徒引几声嗤笑罢了。

        路明非想说自己下次也打不赢别人,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这是衰仔第一次不想辜负别人的期待,于是默默点了点头。

        先潇在公交车上和路明非聊了很久,天南地北,漫无边际地聊。

        他了解到路明非是仕兰中学初中部二年级的学生,仕兰中学有初中部和高中部,这点和实验中学不同,实验中学只有初中。

        路明非成绩一般,属于班级里的最后一批次,勉强算得上是中等偏下游。

        但他《星际》打得很好,说到《星际》路明非眼睛是有光的,身上爆发出强烈的自信。

        路明非则知道先潇比自己大一届,是隔壁实验中学的初三学生,属于顶级学霸。

        因为即使自己在仕兰中学也听说过隔壁实验中学有个学霸,据说可与楚子航楚师兄相比——在成绩这一方面。

        本来路明非对这个传言是不屑一顾的,身处仕兰中学的路明非太知道楚子航在这所学校是什么地位。

        而偶尔几次瞻仰过楚师兄的光芒后,他也不觉得这世上还能有能与楚师兄相媲美的人存在,哪怕只是成绩,起码在这么小的一片区域内不存在。

        因为楚师兄完美诠释了什么是“你考九十九分是因为你只能考九十九分,而我考一百分是因为卷子只有一百分”这句话。

        更何况楚师兄每次总分都是甩了第二名三十多分。

        可今天路明非相信了,不为别的,就为路明非自认先潇是他的朋友。

        而且路明非随着和先潇的聊天,慢慢了解到先潇和楚师兄还是有所不同的。

        楚师兄就像一座冷冷的冰山,精密的仪器一般,让人自惭形秽,不敢靠近。

        而先潇不是,他虽然也冷着脸,更准确的是说面无表情,他是主观的给人感觉:

        我不想搭理你,你也别来理我。

        但对于接受了的人——嗯,,,路明非有个大逆不道的想法:先潇为什么会有点像我?

        那么先潇=楚师兄,我=先潇,所以我=楚师兄!

        先潇看着路明非两眼直愣愣的,无意识傻笑,就知道这衰仔开始yy了,一巴掌把路明非拍醒。

        “到站了。”

        他们之前聊到过各自的家庭地址,巧合的是两家离得不远,只隔了条街,步行的话大概十分钟,所以他们也在同一站下。

        路明非回过神来,跟在先潇后面下了车。

        暴雨还在下,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反倒是有愈演愈烈的气势。

        路明非有些扭扭咧咧,两人就要各自分头回家了,但路明非还不知道先潇的联系方式。

        他很珍惜这个能和自己聊得来的朋友,这是过去十几年都没有过的感觉。

        “我下学期就会转到仕兰中学上高中,”

        先潇递给了路明非一个纸条,

        “这上面有我的家庭地址,你可以来找我,反正我是一个人住的。”

        说完,摆了摆手,顶着暴风雨就走了,人如其名,十分潇洒。

        路明非看着雨中消失的背影,握紧了手中的纸条,也转身向风雨中走去。

        这一次回家,他比以往多了一分期待,连想到接下来要面对婶婶的责骂喝问,都轻松了些许,配合着暴风雨,路明非觉得自己就像个不屈的斗士。

        衰仔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只要知道身后有一点点支持,不是空无一物,他就不会绝望,倔强的吸收着养分。

        半死不活也是一种活法不是?

        鸵鸟在一次偶然的抬头中看见了一旁的鸵鸟,于是它们都有了同伴。

        衰仔同样如此,衰仔发现另一个衰仔的温暖,于是紧紧地抱在一起取暖,心里想着它真暖和啊,却没想到自己也为别人提供了温暖。

        一直身处黑暗的人是不会惧怕黑暗的,直到有天他见识了光明。

        两个本该平行的线在这暴风雨的夜里发生了交汇。

        诺恩斯的命运之网被打乱,又引发了更多的混乱,未来编织成什么样谁都不知道。

        命运,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