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自龙族开始的神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衰仔

第一章 衰仔

        公元2004年7月3日,华国的某座滨海小城。

        04年的华国小城远没有后世那么繁华,但靠近海边,也有些不同的风景,是内陆很难看见的。

        涛涛的海浪一波又一波冲刷岸边的岩石,在夜晚黑色的加持下,令人不敢直视,不觉心生恐惧,仿佛会有什么可怕的生物暗藏其中,想冲上岸边。

        与往日的平静不同,小城今晚格外的喧嚣。

        突如其来的台风将许多城中居民原本的计划打破,更何况还有雨水夹杂其中,所形成的暴风雨更令人苦不堪言。

        “淦,十几年前的天气预报这么不准吗!”

        离实验中学大门不远,约几十米的一座小公交亭下,一个大概是初中生年纪的少年骂骂咧咧道。

        他是先潇,先姓确实很少见。虽然看起来是个初中生的年纪,但青春的身体下却藏着一个“中年”的灵魂。

        自重生到现在,已过了十五个年头,先潇已经到了初三的年纪。

        上一世的他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夜莫名其妙重生,再一睁眼就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且还是个襁褓中的孩子,被遗弃在老旧胡同的一角,不知道被哪个好心人见了,报警,之后就被送到了孤儿院。

        重活一世并没有让他觉得有何高兴之处,因为上一世虽不是在什么大富大贵家庭,但也算得上幸福美满,家人都很爱自己,自己也读了那么多年书到了大学毕业,结果就重生了。

        更何况这一世还是个孤儿,先潇常常想自己的父母家人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消失。

        “话说上一世的我是死了还是不见了,呵,无所谓了,就是又得上这么多年学了,这一世总得考个名牌大学让他们高兴高兴吧......”

        先潇嘴角微翘,低着头,微微闭合的双眼被睫毛遮住了瞳光,不过此时他的眼中也没有什么光罢了。

        远远看去,雨幕中的少年一身黑衣,竟与这暴雨格外契合。

        “喂喂!柳淼淼柳淼淼!你捎我吧!”突然,远处传来的声音把先潇从沉思中唤醒。

        “路明非,你自己走吧,我家和你又不在一个方向。”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

        重生并非没有任何好处,比如说先潇的记忆力与五感都比正常人要强得多,就连身体素质也远超常人。

        不过也没什么大用,除了五感有点非人类外,身体素质虽然远超常人,但也没有到变态的地步,还是人类可接受的范畴。

        一开始先潇发现自己的不同时也有点小激动,心想着莫非是“重生之我为都市兵王”的套路,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后,也就看淡了。

        因为这些能力最大的作用就是让自己学习起来很轻松,别人很难理解的知识自己很容易就能掌握,甚至举一反三。

        而身体素质的优秀,也只是让自己几乎没有生过病,以及在体育课和运动会上表现优异而已。

        “都市兵王梦”的破灭让先潇意识到自己只是个别人口中的“天才”,上一世这样的人也不少,比如曹原大神等等。

        分辨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应该是来自对面仕兰中学。

        “路明非?怎么有点耳熟的感觉......”先潇想着,却又不记得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包括仕兰中学这个名字,刚刚来到实验中学的他就对这个和自己学校对门的学校感到耳熟,有点印象却又想不起来。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仕兰中学是这座小城著名的贵族中学,可能是自己之前听过这个学校而带来的熟悉感。

        不一会,先潇就看到仕兰中学的大门窜出来一个身影。

        双手高举着书包,置于头顶挡雨,佝偻着身体,像一只微煎而弯曲的基围虾,狼狈地向自己所在的站台奔来。

        “他应该就是刚刚说的路明非吧。”先潇心想。

        不一会这个狼狈的少年就跑到了站台下,嘴里还念叨着:“是要发洪水了吗,就我登不上诺亚方舟......”

        路明非一抬头,猛地发现站台里还有一个少年,身形修长挺拔,看上去至少得有一米七五,比自己高上快一个头了。

        少年一身黑衣站在那,不知怎地让人感觉到一股压迫感,他的周围仿佛暴雨都被压了下去。

        少年看向一身狼狈的路明非。

        路明非一下停住了念叨,不敢细看黑衣少年的外貌,立刻低下了头,走向了公交亭的另一端,默默地用手擦着书包表面的水珠,尽管很多雨水其实早已浸润进书包里了。

        先潇盯着眼前的路明非,其实也并非刻意,只是想着名字熟悉而想出了神,见这个路明非一脸衰仔样,却又莫名觉得与自己有些相似。

        “哗啦”一辆宝马驶过站台,先潇回了神。

        对面的衰仔也被声音惊到,抬头看着驶过的宝马车,然后又呆呆地低下了头,丧了口气般的。

        衰仔本来就无神的眼里,黯淡的光一下就熄灭了,嘴角挂起了一抹笑容,看起来似是嘲笑一般。

        先潇看着衰仔,衰仔的样子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不知怎地,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应该也是个衰仔样。

        先潇凭着自己超人的视力远远地看到宝马车后座坐个女生,想起之前传来的声音也大概明白衰仔为何突然耷拉着头了。

        “最后一班车要来了。”先潇开了口。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提醒这个衰仔,只是看着衰仔一副衰仔相便觉得不舒服。可衰仔不就是该衰仔样吗?

        “啊,哦哦,谢,谢谢。”路明非从失落中回过神来,明明只是几个字的答谢,却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

        他看向远处,果然有一辆公交车亮着大灯驶来,橘黄的灯光穿透雨幕,点亮了车前几米的黑暗。

        公交车很快就开到了跟前,“噗”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漏了气一样,车门打开。

        路明非等了几秒,却没见黑衣少年上车,便看向那边,发现黑衣少年不知何时走到自己身后,似乎也在等着自己先上车。

        “怎么一点声没有,开了鬼步吗?”这话路明非自然是不敢说出于口,只能在心里腹诽。

        匆匆上车,车门“哐当”一声合上,车子开始启动加速。

        许是这场暴雨来得太过突然,让很多人都没有准备,公交车几乎满载,只有最后一排靠窗位置有两个空座。

        路明非一路拉着吊环摇摇晃晃地走向车尾,一屁股坐在靠窗的空位上。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只有两个空位,而自己坐了一个,那么另一个......

        路明非刚准备起身,身旁的位置就被人坐下了,他悄悄斜着眼瞥到了那身黑色的衣服,

        “完了,路被堵死了。”

        心里祈祷着这位黑衣少年在自己之前下车,不然自己先到站的话,该怎么鼓起勇气让他让一下。

        路明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这个黑衣少年便觉得紧张,可能是衰仔体质作祟,也可能是单纯地怂。

        路明非悄悄地瞟了眼黑衣少年的脸,又丧气地低下了头。

        “果然很帅,可恶,自己要是有这长相这会儿应该已经坐在宝马车里,哪还用得着挤公交。”

        路明非又想起柳淼淼如小迷妹般上赶着要送楚子航回家,而到了自己主动求她却只有一句“不顺路”。

        可自己还没说自己家在哪呢,难道柳淼淼早就偷偷关注自己,调查清楚了自己的家庭地址?

        路明非也想自欺欺人,只是刚刚坐在宝马车里的柳淼淼把路明非自欺欺人的资格都给剥夺了,那辆车明明去的就是自己家的方向。

        路明非想着明天要不要告诉柳淼淼自己家其实和她家在一个方向。

        算了,自欺欺人就够了,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

        路明非想到这又把脖子缩了缩,不知是乌龟还是鸵鸟附体。

        先潇有点纳闷,旁边这衰仔为什么偷看自己一眼后就一副人间不值得的模样,又是叹气又是摇头的。

        摸了摸自己的脸,明明长得十分英俊帅气,怎么给这衰仔弄得和对不起人民似的。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为什么看了我后又摇头又叹气。”

        先潇微侧着身,微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少年的清脆,像是清晨被敲响的钟,不需要多大的声音,却直入脑中。

        路明非一惊,抬起头看着先潇,确定是在和自己说话,快速摇头,两手掌如风扇般极速挥动,像是要把头和手都摇出幻影。

        “不是,没,没,没有。”

        路明非胀红了脸,赶忙示意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同时又为自己偷看别人被发现而感到窘迫。

        却不想自己的头发上挂满了雨珠,显然小小的书包并没有挡到多少雨水。

        而这一激动摇头,便将头上的雨水挥洒向了四周,而首当其冲也“享用”了大多数雨水的,自然是坐在一旁的先潇。

        路明非错愕的表情与一旁满脸雨水,一脸匪夷所思的先潇看起来竟无比的和谐。

        恰巧窗外一辆货车快速驶过,车灯光将两少年的脸庞照亮,眼瞳被灯光一闪而过,似乎也明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