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美漫:开局指导蝙蝠侠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探秘席勒过去之旅(中)

第五百一十五章 探秘席勒过去之旅(中)

        斯塔克和史蒂夫走入疯人院当中的时候,整条走廊都是漆黑一片,只有一扇门是开着的,里面透出的光线照在对面的墙上,像留下了一幅青色的画。

        两人放慢脚步,逐渐逼近,来到门口时,史蒂夫率先靠近墙壁,探头进去,病房很小,一览无余,但并没有人,或者说,有的不是人,而是一个骷髅隼头的神。

        孔苏坐在病床边缘,手里拿着一根木杆,斯塔克认出了他,他走进去,愤怒的说:“孔苏???你怎么会在这?!你控制了席勒!他现在在哪?!”

        孔苏看到他和史蒂夫走进来,露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表情,斯塔克觉得自己可能是产生了错觉,他居然会从一个骷髅的鸟头脸上,看出了委屈的情绪。

        但很快,孔苏的动作就告诉斯塔克,这不是错觉,因为他听到孔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声叹息中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有委屈,有担忧,还有深深的后悔。

        刚走进去的史蒂夫关注的,却不是长相奇怪的孔苏,而是他手里拿着的那根和晾衣杆很像的木杆,除了这根杆子之外,地上还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圆环和发亮的珠子,史蒂夫转了一圈,愣是没看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他只能开口问:

        “呃,你好,这位鹰?你是鹰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呀?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见到席勒了吗?”

        史蒂夫听到,孔苏又叹了一口气,把那根光秃秃的木杆放在旁边,抬头环顾了一下这个病房,然后说:

        “你们应该是席勒的朋友吧?既然你们已经找到了这里,想必,对于梦境世界应该也有所了解。”

        “没错,实际上,我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间,比你要早的多。”斯塔克眯起眼睛,说:“但是我们并没来过这间房间,这里住着的是席勒的哪个人格?”

        孔苏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缓缓说:

        “最能打的那个。”

        接着,他用一种颇为沉重的语气,向斯塔克和史蒂夫讲述了他到底是如何遇上席勒,并且如何来到这里的,在讲完这一切之后,他又补充道:

        “我身为底比斯三柱神之一,却并不在天界居住,这还要从之前的一场分裂战争说起。”

        “埃及神明们关系错综复杂,自然神和动物神之间的矛盾最为激烈,战争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在天界,可当战争结束之后,我就被告知,不可以再进入我曾经的家园。”

        “有许多和我一样的神明都是如此,其中包括在你们人界很有名的阿努比斯,他的情况和我很像,他并不是单纯的动物神,但是因为他拥有动物特征的外貌,就被驱逐了出来。”

        “动物神和自然神到底为什么会起争执?”史蒂夫有些不解的问:“你们都是一个神系的,亲缘关系应该很近啊,就像阿斯嘉德那样。”

        孔苏却摇了摇骷髅隼头,然后说:“动物神和你们人类更为相似,他们有喜怒哀乐,要生存、要争斗,可那群诞生于自然也以自然为神位的自然神们,他们更像是自然现象,冷酷、傲慢、阴晴不定。”

        “我曾为他们的举动感到无比愤怒,在我向席勒提及这个故事的时候,他说,他有一个计划,帮助动物神夺回天界……”

        “最开始,我并不感兴趣,因为我知道,我和其他的动物神明们,并不想发动战争,但后来,我动摇了,因为如果能有机会向那群傲慢的自然神明们复仇,我愿意付出一些力量……”

        “所以,他就去找那群自然神们单挑了?”斯塔克瞪大眼睛问道,然后他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说道:“上帝保佑他们。”

        “单挑?”孔苏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鸟喙,颌骨上下活动,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斯塔克竟又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复杂的表情,然后他听到孔苏说:“单挑这个词,不是很准确……”

        “等等,既然你没控制他,那为什么他之前显得那么……”史蒂夫抿着嘴,显然是想起了之前席勒战斗时那种冷酷的气质,尤其想起了,被席勒一刀插进喉咙、血溅三尺的泽莫男爵。

        孔苏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拿出那根木杆竖在自己面前,斯塔克和史蒂夫都盯住了那根木杆,孔苏有些悲伤的说:“这是我的权杖。”

        “嗯……很古朴,有一种原始的美。”史蒂夫沉吟了一下评价道。

        “但它曾经不是这样的。”

        听到孔苏这么说,斯塔克低头,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零件,他突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不停的抿着嘴,似乎在憋笑,史蒂夫显然也想到了什么,但还没等他们两个开始嘲笑,孔苏就自己说:

        “我代表了变化万千的月相,因此,我会选择灵魂混沌而复杂的信徒作为我的代理人,在席勒找上我的时候,我从未见过那样混沌的灵魂,于是,我选择了他……”

        “在以往,我赐予月光骑士力量的时候,会挑选他们灵魂当中最为混沌的那个部分进行加强,结果……”

        孔苏的巨大鸟嘴又“咔哒咔哒”的发出声音,斯塔克和史蒂夫回想起之前那和往日截然不同的席勒,然后同时用同情的眼光看向孔苏。

        斯塔克开始在这个病房当中转悠,而史蒂夫却说:“好吧,那你能把我们送到他那里吗?我们得确认他还活着……”

        孔苏也站了起来,拎着他那个已经光秃秃的权杖,而斯塔克却说:“等等,我要在这里调查一下。”

        他一边翻旁边的柜子,一边对史蒂夫说:“别忘了我们之前看到了什么,席勒的心理问题可能很严重,不能放任不管,我们得多收集一点线索……”

        “当啷”一声,一个老旧的柜门被斯塔克用暴力给扯开,在柜子门打开的一瞬间,一堆东西“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斯塔克看着那一堆东西愣住了,那些东西都很奇怪,有尖锐的餐盘边缘、老式木头铅笔、被弄得奇形怪状的勺子、电线、绳子,甚至还有两个塑胶玩具鸭子。

        而且,这些东西上面,都沾着血。

        史蒂夫走过来蹲下,用手指把那些东西拨开,他有些犹豫的说:“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梦里的每个东西可能都代表着一段记忆。”

        “地毯下一滩血迹,代表着一场惨案,那么,这里的这么多东西……”

        史蒂夫说到这的时候,他和斯塔克两个人都沉默了,斯塔克低头说道:“我在心理学的书籍上读到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类人,被称为‘天才变态狂’。

        史蒂夫看向他,而斯塔克继续盯着那堆东西说:“它还有一个传播的更广的名词,叫做‘高功能反社会人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的每一个东西,就代表着他曾制造的一场命案。”史蒂夫拿起其中的一根铅笔,看着上面的血迹的方向,他说:“像这样……”

        他用正手持刀的姿势握住铅笔,然后抬头,用铅笔抵住自己的颈侧,说:“……刺进去,拔出来,就会留下这样的血迹,而如果要致死,最好直接插进气管……”

        “还有这个……”史蒂夫又拿起那似乎是被掰下来的餐盘碎片,它呈现三角形,其中一个角是餐盘普通的圆角,而另外两个角都非常尖锐和锋利。

        史蒂夫捏住那个圆角,然后说:“如果是我,直接这样拿着,就可以置人于死地,但如果力量不够,则可以给他绑上一个把手,这根铅笔就不错。”

        说着,他把那群堆东西完全拨开,指着里面的每一样物品说:

        “能够看得出来,他在不断摸索杀人的技巧,或许最开始,他的力量和技巧都不够,所以他选择了最省力、致死性最高的电线,只要找准发力点,从背后勒住,目标很难挣脱。”

        “之后,他开始使用锐器,带有锋利切口的金属,不需要很大的力量,也能给人造成严重伤害……”

        “再之后……”史蒂夫将手中的东西扔掉,然后站了起来,垂下眼帘,看向地面,他说:“或许你是对的,他的确是一个天才杀人狂,他只用了几场命案,就成为了一个专业杀手,甚至,远远不止于此……”

        斯塔克伸出手,把这些东西里面看起来不像是凶器的东西挑出来,比如那两个橡胶玩具鸭子、半截画框、一个似乎是装首饰的小盒子,还有许多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开始不满足于自己动手,而是利用环境和道具制造意外……”斯塔克接着史蒂夫的话说道:“可能他在探究完美谋杀案的制造方法,或许,他也走上了那些心理学书籍当中案例的犯罪之路……”

        “不……”史蒂夫却否认了他,说:“但现在看来,席勒的状态不太像是你说的罪犯,而且如果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罪犯,那个第三个、第四个乃至于第几百个人格,总不可能是这样一个一个分裂出来的吧?”

        “想要完全的剖析一个人的人格和内心世界非常困难,更何况是席勒这种内心世界丰富过头的人。”斯塔克环顾着这间屋子说:“这一切都只是我们基于现有线索的推测,而且还是在梦里。”

        “总之,我们得先找到席勒,然后问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

        斯塔克和史蒂夫同一时间转头看向孔苏,没等他们问,孔苏就自己说:“他告诉我这个计划的时候,并没告诉我全部,但他一直在追问我有关埃及神系中,神明能够让信徒复活的细节……”

        斯塔克敏锐的捕捉到了孔苏话中的某个单词,他问:“复活?你们能够让人复活?”

        孔苏叹了口气,说道:“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这还得从信徒们在死后,所接受的审判开始说起……”

        “关键……关键在于,信徒们死后所接受的审判!”被吊在一棵椰子树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奥西里斯说道。

        他低头,看着围在他周围的各式各样的席勒,有些绝望的说:

        “通过审判才能复活!或者说,如果通过了审判,就不会被死亡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