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拿到了假剧本在线阅读 - 第217章 就要那把水牛剑

第217章 就要那把水牛剑

        第217章    就要那把水牛剑

        还有一方,就是归璞真人与蜀山老祖。

        他们同属于蜀山阵营,自然而然的,也就到了一块。

        这一点,谁都没办法说什么。

        就算是李逸,那也是能够理解。

        非亲非故的,人家不去帮自己的徒子徒孙,难不成还能跑过来帮他一个外人吗?

        这不是开玩笑的吗。

        原本,归璞真人要是就他自己的话,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不就是一个蜀山掌门嘛,有什么大不了,好像谁不是想嫩些一样。

        但凡是在这站着的,除了李逸这个特殊的存在,他们不都是掌门?

        所以,归璞真人在他们面前,真的是不算什么。

        就算是有八臂神魔功又能如何,他们三人联手,还能怕他一个八臂神魔功。

        不过,现在蜀山老祖掺和进来,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转眼间,这归璞真人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角色,变成了一个让他们畏惧的存在。

        虽然震元子他们畏惧的,不是归璞真人,但狐假虎威,这借势借的,他们不也同样无可奈何。

        归璞真人听了李逸的话,一时间,竟然说不出来反驳的话。

        他脸色,可以看出来明显的阴沉,李逸方才的话,已经触怒了他。

        不过,还不等他说话,就先被蜀山老祖阻止。

        他上前一步,看着李逸,缓缓开口:

        “你可知道,这八臂神魔功,对归璞的伤害有多大,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在过些时间,恐怕考虑就会彻底堕入魔道,到那时候,就算是神灵来了,都救不回来。”

        他这是,再同李逸解释?

        震元子,青一道人,李青峰,他们三个现在,彻底是成了看客,就站在旁边,好像是受了惊的小鸡崽子,完完全全的小透明。

        他们再次震惊,原本还在推测,这蜀山老祖会怎么做。

        一拳打死倒不至于,但恐怕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因为他们实在是想不出来,也想象不到,这李逸,究竟能是什么背景,能有什么背景。

        在这个小世界,实力最强的恐怕也就是蜀山老祖与昆仑老祖两人。

        现在,最强的就站在身边,还能有什么背景是能够让他忌惮?

        就算是昆仑老祖的弟子,那从辈分上论,也得叫蜀山老祖一声师叔。

        面对这么一个脾气暴躁的师叔,他还不得小心谨慎的对待。

        但现在,终究还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这都是看到了什么?

        蜀山老祖,这是在跟李逸解释?

        这这这!

        我们看到了什么?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难不成,李逸还有什么他们想不到的身份,以至于让蜀山老祖都不必须小心谨慎的对待。

        想到这,他们心中的庆幸,更加重了几分。

        幸亏方才及时出手了。

        要不然,真的是指不定发生什么事呢。

        现在,归璞真人同样也是这样的想法,先是震惊,接着就是难以置信。

        自家老祖,这是在干嘛?

        但是,归璞真人可不敢开口,虽然对蜀山老祖不是特别熟悉,但毕竟是自家老祖。

        在蜀山,关系蜀山老祖的记载简直是数不胜数,差不多可以从他出生的时候说起。

        大事小情,事无巨细。

        当然,这其中,肯定是有不真实的地方,对自家老祖,当然要美化,要不然,恐怕蜀山老祖早就已经教训他们这些徒子徒孙了。

        就比如一点,说这蜀山老祖从小就没尿过床,生下来就有八十岁的智商。

        这要是信了,就成了侮辱智商。

        还真就没听说过,有谁家的小孩,从小就不尿床的?

        至于生下来就有八十岁的智商,这就更加离谱了。

        那要是蜀山老祖他爹面对他的时候,应该是怎么办?

        儿子呀,有件事爹想请教你?

        这场面,想想就感觉滑稽。

        那时候的蜀山老祖,可还是个被抱着的小孩。

        抛去这些东西不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看蜀山的那些记载,也并非没有一点可取之处。

        最起码,从中间可以感觉到蜀山老祖的性情如何。

        那些事,归璞真人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他作为蜀山掌门,可以说是最有可能接触蜀山老祖的人。

        要不是不了解个清楚,那还得了?

        要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做的什么不该做的事,恐怕就会发生一场悲剧。

        这还是好的,万一他是不小心真的触碰到蜀山老祖的逆鳞,恐怕这位老祖,动起手来也会是干净利落。

        到时候,他就会成为死在自家老祖手中的第一个掌门。

        说起来,怎么滴突然感觉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荣幸。

        以蜀山老祖在蜀山的地位,那可是真的无限接近于神明。

        他的话,简直就相当于是神谕。

        说起来,换个掌门,那还不是小事一桩。

        归璞真人这个掌门,同蜀山老祖比起来,还真是没有一点分量。

        听了他的话,李逸也稍微有所动容,没想到,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竟然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要是刚才蜀山老祖就这么说,恐怕自己可能还真的不会追究,不过,现在听了归璞真人的话,李逸却不肯罢休。

        他的话,实在是太过于死人。

        这是完全没有把李逸放在眼里。

        他的命,在其眼中,好像根本就不值一提,这才最让李逸愤怒的。

        “那是他自己的事,与我何干?”

        李逸咬牙开口,说出违心之话。

        听如此,不光是蜀山的两位,就算是在一边观战的震元子三个,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么说,就有点不近人情了。

        “你……”

        归璞真人愤怒,他想开口,不过却被蜀山老祖拦住。

        “那你说,你想如何?”

        蜀山老祖开口,他说着,直勾勾的盯着李逸。

        既然他有心追寻到底,那他们蜀山的人,也没什么意见。

        毕竟,方才归璞真人,当真是差点把李逸给杀了,他又意见,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李逸略微思索,然后缓缓开口:

        “我要他的那把水牛剑。”

        现在,已经不是水牛剑的问题,最起码不单单是水牛剑的问题。

        “不可能。”

        归璞真人也是再次如此回来。

        要是真的把水牛剑交出去,他舍得不舍得暂且不说,从蜀山方面来说,他们就真的是相当于输了。

        整个蜀山,都输在了李逸一个人的威势之下。

        就单单是这一点,暂且不说水牛剑的价值,归璞真人就绝对不会答应。

        不过,现在他可不是话事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