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521章 共生

第521章 共生

        敖孪立马将电脑拿开。

        “没事,三宝现在活得很好,她很健康,手术很成功。”

        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母亲的悲伤,培养皿里的孩子动了动小手,睁开了眼。

        ……

        因为这场手术,高小君又在医院里修养了很久,能下床走动之后,每天都会去实验室里看三宝。

        她牺牲了自己的生育能力,换来这个孩子,如今看着她在培养皿里浮着,内心也是百感交集。

        “三宝,不要怪妈妈——”

        本想和三宝说说话,可高小君却忍不住又哭了。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却住在冰冷的培养皿里……

        敖孪扶住哭得肝肠寸断的她,说道:“小君,不要自责了,这个孩子,你的身体承受不了。”

        每天都要输送大量的营养液,才能保证这个孩子最基础的生长需求,如果让高小君继续怀着她,她早晚不堪重负,一尸两命。

        白泽也安慰她:“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喵,你看她,在营养液里也长得很好啊喵,你们要开心起来,多陪她说说话啊。”

        高小君这才打起精神,擦擦泪,把大宝和二宝抱过来。

        “来,三宝,快看,这是哥哥和姐姐,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哦。”

        四只小龙爪爪趴在培养皿,两个宝望着泡在营养液里的妹妹,眼里充满了奇异。

        “麻麻,妹妹刚才睁眼看我了!”大宝忽然说。

        可惜,高小君看过去的时候,她已经闭上了眼,似乎在休息。

        二宝问:“拔拔,你给妹妹取名字了吗?”

        敖孪看看三宝,再看看高小君,等着高小君给她取名字。

        “跟你姓吧,姓高。”

        对于姓氏,敖孪没什么好争的,妖怪对于姓氏都不看重,主要看血脉。

        高小君按照自家贱名好养活的传统,一秒想好了名字。

        “我希望我的宝宝能在明年春天的时候顺利出生,宝宝就叫高春吧。”

        敖孪笑,轻轻地叫了三宝的名字:“春儿,听见了吗?你有名字了。”

        此时,樊美美带着暗狼来了。

        “接到你的电话,我第一时间就过来了,最近你们太阳系有子母菌大范围流行,星际上将你们化为了疫区,想来一趟不太容易啊,回去之后我要隔离一个月。”

        敖孪赶紧让他来看看三宝。

        “暗狼先生,你走南闯北,肯定见识不少,你见过这种情况吗?”

        望着那培养皿之中的孩子,暗狼也是直摇头:“没见过,听都没听说过。”

        他带来了一些子母菌的资料和新闻。

        “这是几个高等文明研究出来的细菌武器,很强大,兵不血刃的灭了许多小型低等文明,但这毕竟只是细菌,从未听说过它能跟胎儿共生的事情。”

        星际之间才是真正的丛林法则,正义只是建立在武力平等的基础上,不管是掠食军团,还是星际联盟、星际帝国,一个文明存续的时间越长,手里的血债就越多。

        有时候,高等文明们甚至都懒得出手一个个的去灭掉那些小文明,就发明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来让杀人这种事情变得简单。

        有的发明了掠食机器,一开动,直接就能吸走一个星球上所有的生命。

        还有的就是发明了这种子母菌,先把子菌放上去,感染全球之后,就出动母菌,整个文明不攻自破。

        暗狼围着培养皿转来转去,满脸惊叹。

        “太神奇了,地球果然是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文明!放眼整个星际,这都是生物学上的奇迹。”

        连星际上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高小君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只希望她的女儿能健健康康的出生。

        暗狼来地球待了一个月又匆忙地走了,也给大家带来了不好的消息。

        附近许多星系也在闹疫情,子菌大量感染,星际一些媒体猜测是霸王星在背后布局,他们的目的很可能就是地球。

        霸王星是地球文明的分支,这是地球文明的家务事,所以星际上是不会插手的。

        所以,地球文明只能自求多福,或者是等行者回来。

        敖孪把消息瞒住,没让住院的高小君知道。

        她不能亲自孕育这个孩子,就住在了实验室里,一边养身体,一边陪着自己的孩子。

        孩子在大家的注视之下慢慢的长大了,长得比一般的孩子快。

        敖孪不想缺席这个孩子的成长,幸好他们这些公龙也可以享受产假,直接请了产假带着大宝和二宝过来全职陪护。

        今天敖孪带着孩子出去逛街一趟,回来之后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穿着新裙子的二宝‘哒哒哒哒’地跑到培养皿面前,趴在玻璃上看里面的妹妹。

        高小君过来,揉揉二宝的头:“乖宝,你在跟妹妹说什么?”

        二宝抬起头,一脸天真懵懂:“麻麻,妹妹说她光溜溜的,小裤裤都没有,每天被看来看去,她有点难为情,她想穿条小裤裤。”

        高小君抬头望着那个娃。

        ……可不是嘛。

        不仅是她和敖孪和一些亲戚朋友会经常过来探望她,还有白泽等专家也是24小时盯着。

        毕竟是个女孩子,是有点难为情的。

        而二宝已经举起了两条小裙子,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妹妹喜欢红色还是绿色的小裙子?”

        “那你喜欢白色还是粉色的小裤裤?”

        “我还给你买了蝴蝶结。”

        高小君去找白泽说了孩子隐私的事情。

        白泽听完,看她宛若看智障。

        “这就是个胎儿,她懂个屁的隐私,她要隐私的话,那我们怎么观察她呢?万一她出个什么岔子呢!万一她变异,或者是畸形了呢!”

        高小君是铁了心要跟白泽理论一下,追着他去办公室了。

        培养皿前,敖孪将自己给三宝准备的礼物放下了,洋娃娃,糖果,可爱的蝴蝶结,大概,她会喜欢吧。

        培养液里的孩子才五六个月大,特别小,脐带连接着营养液给她源源不断的营养,一条小尾巴已经长出来了。

        她闭着眼睛,睡得特别安详,小手手偶尔还动一下。

        望着自己的女儿,敖孪眼里满是温柔。

        “三宝,不要怪爸爸和妈妈,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敖孪抚摸了一下那培养皿,就如同她还在肚子里时候一样抚摸她,可惜,只摸到了一阵冰凉。

        此时,他的脑海里蓦然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

        “爸爸,我不怪你。”

        敖孪惊得睁大了眼,看向了那个孩子,见她依旧沉睡着。

        “三宝,是你在说话吗?”

        不可能,这才多大的孩子,她连大脑都没有发育完全,不可能会说话。

        但孩子没有说话,敖孪却清晰地听见了声音。

        “我与母菌共生,母菌是我,我既是母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