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484章 还有谁!

第484章 还有谁!

        高小君吃着水果,一边望着机甲跟共工大战:“我不在这儿我在哪儿?”

        白泽抬头看看那个机甲,再看看高小君,再看看机甲,有些气急败坏:“你们东海又背着我研发了什么高科技?”

        可恶,他辛辛苦苦的给她奶孩子,就是为了打入东海内部去窥探他们的新项目。

        他们果然一点都不信任他,悄悄搞了这么个玩意儿也不告诉他。

        高小君:“那是在暗狼处那儿的外星生物机甲,东海入手之后融入了霸王星的武器科技和地球本土军事工业,再加了几根大师兄的死猴毛做的铠甲,以及敖舞才开发出来的空间折叠技术,这是原型机,研发成功之后肯定要上市的,会给你留的。”

        怪不得,有一股孙悟空的气息。

        他的死猴毛也是炼器的顶尖材料,若是用在这机甲上,那绝对是如虎添翼,可惜,白泽卖萌这么久,也没骗到一根死猴毛。

        可白泽还是好奇:“你靠什么驱动这个机甲?”

        高小君点了点自己脑门上贴着的两个铁片,一左一右,说:“这个控制器可以连接我的神经元,能把我的意识传送到机甲的控制系统里,但机甲本身的处理器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外界做出反应和判断,还会自己打连招,精通多种剑法和武技。”

        白泽:“……那你把意识传送上去有什么意义呢?让它自己全自动不就可以了?”

        高小君:“我要配音啊!”

        白泽:“……”

        果然,机甲和共工打的时候,高小君就展开了语言攻击。

        “共工,你已数千年不现世,早已经被这个世界淘汰了,你的存在不值一提,你的水神信仰也早已经被龙族所取代,你该退休了。”

        共工:“闭嘴!”

        高小君:“你老了,属于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自古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是我们后浪的天下了!还记得,你被拧断胳膊的屈辱吗——”

        共工:“小辈,受死!”

        高小君的声音,像是魔音入耳扰他心智,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脑海之中,时不时的想起那日的场景。

        那个小辈,竟然将他一脚踩在脚下。

        “水神?水神不是龙王老儿吗?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劳什子水神?”

        “哦,共工啊,被龙王老儿取代的前任水神,当年争夺帝位失败而怒触不周山,又被打得夹着尾巴逃走的孽障!”

        “今日且拧下一条胳膊,俺老孙来给你涨个教训。”

        然后,他的一条手臂就被活生生的拧了下来。

        虽然一条手臂对他来说无关紧要,但那种屈辱,如如蛆附骨,怎么都摆脱不了。

        “闭嘴!!”

        共工眼红如血,心一旦乱了,手下的章法就乱了。

        此时,高小君又砸出一记重击。

        “共工上神,你的肉——可真好吃啊!你的手臂缺了一段,是因为被我给吃了!想不到吧,你这个远古战神之躯,竟然让我一个凡人亵渎了!”

        共工大怒:“闭嘴!蝼蚁!”

        他一击憾天击杀才蓄力一半,就是天地巨变,风云变幻。

        诸神惊恐:“共工真的是被激怒了,他要发大招了!!”

        修为低的纷纷抱头鼠窜,大家远远的逃走了,在几公里外看情况。

        只见那神兵共工戟通体一片猩红,无形的煞气逐渐凝成了实体,一股冲天煞气让整个神界一度风起云涌。

        诸神瑟瑟发抖:“看来,他已经使出全力了!”

        但共工所有力量所针对的那一片区域里,高小君的机甲却稳稳站立,丝毫不慌。

        哪怕,共工戟已经临头而来,那一道灭世之力疾如雷电,风驰电掣,宛若一场灭顶之灾。

        “受死!!”

        灌注入了共工所有愤怒的一击狠狠落下,那一整片会场都被包括在一阵蓝色的神光之中,水龙乱卷,轻易地便撕裂了所到之处的一切东西。

        但未料,那巨大的机甲在共工戟到来的前一刻,竟然凭空消失。

        当共工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机甲才消失,他的后心就是一凉,一把长剑狠狠地将他贯穿,从后心入,前胸出。

        共工闷哼一声,高大的身躯一阵颤抖,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前胸,是一把带着他鲜血的剑尖。

        他扭头,看见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何时已经站了一个阴森森的机甲。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刚才,它凭空消失,又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他的身后偷袭。

        机甲里发出冷冰冰的声音:“空间折叠,你这种故步自封的老东西不太会想理解的东西。”

        机甲一只手捏住了共工的肩膀,借此将之固定住,然后缓缓地将长剑从他的身躯里抽出来。

        鲜血迸射,血贱一地。

        整个会场一片寂静,只听见共工嘶哑而痛苦的咆哮声。

        之前的打架也只是打着玩玩,那这一场,他们俩是十分认真的在打了。

        而且,共工还打输了!

        机甲将长剑抽出之后,共工浑身脱力,双腿发软,痛苦得往地上一跪,忽然感觉自己手臂一凉,一把利刃从天而降,将他的手臂一份为二。

        机甲将那喷血的手臂高高举起,并且一脚将共工踹到在地。

        滴着古神之血的剑尖一指诸神:

        “还有谁反对,站出来!”

        诸神颤栗,无神敢说话。

        唯独共工颤抖着立起来了:“……有种你脱了机甲,真身与我一战!”

        高小君的机甲一脚将他踹在地上:“想得美。”

        共工满脸愤恨:“你一介凡人之躯,依靠外物才能与我战成平手,你算什么东西!”

        机甲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刮子:“你修为滔天,你却以虐杀凡间弱小生灵为乐,你又算什么东西?”

        共工大怒:“自古成王败寇——”

        “啪!”

        机甲一巴掌打下去:“输了就是输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再嘴硬,再打,拳头脚丫下去,直到把共工的嘴打烂为止。

        毕竟是古神,不会这么容易的就死去了,共工被打晕之后,恢复到了普通大小,被会场的医护拉走了。

        机甲手里依旧拎着共工的一只手臂。

        “还有谁不服!”

        望着那血淋淋的剑尖,那一段共工手臂,诸神瑟瑟发抖,投反对票的赶紧把自己的票撤回了,投了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