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83章 物是龙非

第383章 物是龙非

        可敖生,毕竟不是敖孪。

        他和敖孪截然不同,就算是差不多的脸,却是两个不同的灵魂。

        敖孪才不会露出如此傻蛋的表情。

        敖生十分高兴地吃着红烧白泽肉,一条龙尾巴竖在他身后,高兴的摇啊摇,满屋子都是绿油油的大尾巴,绿毛到处掉。

        “你放心,工资待遇是不会变的,我还要给加工资,你千万不要跟白泽去昆仑山,他肯定一肚子坏水。”

        正说着,白泽从厨房风一阵地飞出来,手里还拎着菜刀:“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敖生硬起脖子:“我说你是奸商!”

        白泽:“把我的肉给我吐出来!”

        敖生:“hetui——”

        转身,也是风一阵地跑回了房间。

        白泽‘嗷’一声就追了过去:“小肉龙,你给我站住,信不信我活吃了你!”

        打打闹闹,鸡飞狗跳。

        而高小君则一直面无表情。

        出门的时候,敖生把扔了一地衣服穿了回去,使个法术,衣服上的白泽毛、龙毛、皱褶、灰尘就干净了,他正了正领导,拿上公文包,一丝不苟的出门了。

        高小君这才发现,原来敖孪一直在努力地做一个人。

        他会如人一样洗脸刷牙,衣服脏了,他会洗衣服,或者送到人间的干洗店去干洗,家里若是脏了,他也不会用清洁法术来清理。

        到了车库,高小君打开副驾驶的门,就看见敖生已经把她的副驾驶给霸占了。

        “那个……我好像,不太会开人间的车。”他极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龙尾巴又摇啊摇。

        白泽:“没用的东西!”

        高小君一言不发地坐进了驾驶室,启动了车。

        白泽变成猫,趴在了后座上,一路上和敖生吵吵嚷嚷。

        “你的尾巴就不能收起来吗?”

        敖生:“啊?为什么要收起来?我会感觉好不舒服,反正车里又没有凡人看见,为什么要收起来呢?”

        一条绿尾巴伸到了后座,摇来摇去,巨尾压顶,白泽冷着脸。

        高小君沉默着开车,到了保安亭,小刘又和他们打招呼:“敖总、敖太太,一起去上班啊!”

        敖生一秒恢复睿智脸,点头:“恩,小刘,你这身新制服不错。”

        小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换季了,公司才发了新制服,今天刚换上呢!想不到敖总你一眼就看见了,好眼力啊!”

        等车开过了保安亭,他绷起来的睿智脸又一秒破功,回头朝白泽嗷嗷叫:“好痛啊!不要咬我的尾巴!”

        白泽也嗷嗷叫:“我没咬!是你的尾巴自己往我嘴里蛄蛹的!呸呸呸,恶心!全是毛!”

        敖生:“你没毛吗?车里都是你的毛!你才恶心!”

        此时,车开出了小区,高小君忽然问敖生:“你怎么知道刚才的人是小刘,还知道他穿了新制服?”

        敖生回:“我来云梦泽当龙王之前,从龙王印系统里下载了老五的相关记忆了啊,但是他那些什么核物理学的记忆,看得我脑仁疼,实在是理解不了,还有他在写的论文,我也是一脸懵。”

        高小君了然。

        敖孪每天都会往龙王印里面备份自己的记忆,若是某一天他忽然意外去世了,他就可以借克隆体复活,然后把记忆输入新的肉体。

        这也给工作交接省去了不少时间。

        所以敖生甚至连保安小刘换了新制服这种事情都知道。

        高小君的心一滞,赶紧问:“那我呢?关于我的记忆有多少?你又下载了多少?”

        敖生:“似乎没有太多,记忆是可以选择性上传的,关于你的好像就只有这么一点点,你放心啦,老五答应你的的事情我会替他实现的。”

        高小君不再说话,认真开车。

        所以,敖孪并没有把他们的一切美好记忆都备份吗?

        也对,这些私密的记忆,不能出现在龙王印里。

        ……

        到了公司,敖生又一秒绷出了一张领导脸,霸气凛然地从前台经过。

        “四殿下早上好!”大家齐齐和他打招呼,在他们看来,不过就是换了个新的敖总而已。

        敖生:“恩,好好工作。”

        那君临天下的气势伴随着他,一直到进了电梯,他松了口气,把自己的尾巴露出来透透气。

        高小君就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边,到了999楼办公室,见敖生已经把办公室重新装修过了,是他喜欢的绿油油风格,一条绿色尾巴伸长到了十几米,在地上迂回弯曲,摊成长长一条。

        他在高小君的请假条上签字,一边说:“我是你的新任饲主啊,但这两天我要做一些交接工作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陪你去医院了,等我忙完这两天再送你去昆仑山,不必这么着急。”

        高小君还在打量办公室,敖生好像把敖孪所有存在的痕迹都给抹除了,她听见敖生的话,才回神,下意识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肚子:“不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今早起来感觉有一点疼,我想早一点去处理掉。”

        “那你路上小心,别被白泽给拐走了,那个家伙满肚子坏水。”

        高小君拿着请假条,小心翼翼地避过了敖生的尾巴,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坐在工位上,她发了一阵呆,白泽就蹲在她的键盘上喵喵叫:“走啊,去昆仑山啊喵,我也有连锁的私家医院喵,三界最高端的医疗技术都在我的医院里喵,我保证给你药到病除啊喵!”

        李瑜也知道她要请病假的事情,还过来送了她一条新的鱼翅。

        “身体不舒服就千万不要拖啊,赶紧去医院看看吧,把身体养好了再来上班也好。”

        “谢谢你,李姐,我会好好保重身体的。”

        肚子一阵一阵的发疼,高小君才回神,她已经预约了明天上午昆仑山某医院的门诊,今晚就要先去昆仑山,但还是要上最后半天班。

        她拿过手机,屏保上还是她和敖孪的合影。

        这张照片,她用了好久了。

        当初拍照时候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如今,已是物是龙非。

        他真的走了,离开了云梦泽,也离开了她,甚至都来不及见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