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74章 我会按时交公粮的

第374章 我会按时交公粮的

        敖孪看得十分认真,高小君也陪着他认真地看完了新闻。

        一边看,一边还用手撩来撩去,企图引火烧身。

        但敖孪和她频率似乎并没有对上,看完新闻,他就去冲了个凉,出来,看见还肉体横陈的高小君,他扔了擦头发的毛巾,一边穿裤子,一边说:“吃了早饭,我先送你和樊美美回去,我今天还有个会议。”

        都做好准备的高小君:“……”

        就这么……完了??就穿裤子啦?

        他起这么早,就是为了看个早间新闻??

        坐在床上穿鞋的敖孪,忽然被高小君缠住了,她热情似火圈住了他的脖子。

        “现在还这么早,我还没饿呢,你就不能再陪陪我嘛!”

        香唇距离他的耳垂,只有这么一点点的距离,说话之时,唇瓣有意无意地在他耳垂上蹭了过去。

        敖孪看看腕表。

        “是有点早。”他回头看她:“你再睡会儿吧。”

        高小君:“讨厌,你都把我吵醒了,我怎么还睡得着嘛。”

        起床太早,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补也补不了多少觉,还不如做点有趣的事情。

        她用肢体语言和眼神疯狂暗示。

        敖孪:“那再看会儿电视吧。”

        说完,打开电视找了个新闻继续看着。

        高小君:“……”

        敖孪大概也察觉到了她好像生气了,贴心地问她:“怎么了?不高兴吗?”

        高小君:“哼!”

        被子盖头,不理他了。

        敖孪主动地撩开被子,问她:“到底怎么了?”

        高小君脸都憋红了,小拳拳锤他胸口:“你还问我!”

        小拳拳被敖孪接住了,他极认真地看着她:“我也是第一次做人的老公,如果我做得不好,你一定要跟我说,我会改的。”

        高小君对这条龙无语了。

        她也不想和他打哑谜了,噘着嘴,在他的胸口画圈圈,撒娇:“老公,我还要昨晚那个!”

        敖孪也猜到了她想要的是哪个,但还是表示不理解:“昨晚不是已经要过了吗?为什么今早还要?”

        果然还是无法理解人类。

        高小君又羞又气,恨铁不成钢地咬了一下敖孪的耳朵,但又想起了李檀的话。

        这个东西,得主动去要!

        不然,他根本不知道公粮是要按时按量交的!

        她忽然把敖孪推倒。

        “不给算了,我自己来取!”

        ……

        上午,高小君心满意足地坐进了车的副驾驶,由敖孪开车送她回家,他是直接飞过来的,也没有开车。

        樊美美抱着猫坐在后面。

        这个度假山庄距离主城区还是挺远的,开车要一个多小时,一路上也太闷了,敖孪找了个话题跟高小君聊:

        “关于你早上说的那个,每天晚上‘交公粮’一次、每次不得少于60分钟的要求,我会尽量满足的,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之下,我会交两次‘公粮’。”

        高小君:“……”

        后排的樊美美:“……”

        高小君的脸瞬间爆红:“你……你怎么可以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话!!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啊!”

        开车的敖孪:“不是你让我保证的吗?你放心,我会认真履行的,会按照你的要求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还会按照你要求的交多种体位的公粮。”

        高小君:“啊啊啊啊,闭嘴闭嘴!!不许说话了,认真开车!!”

        后排的樊美美把耳朵捂住。

        她做错了什么要给她听这种虎狼之言!

        敖孪把樊美美送到了她的楼下,才载着高小君回家了。

        分开的时候,高小君都不敢看她。

        啧,敖总果然老当益壮,竟然可以——60分钟!

        等樊美美一走,高小君立马跟敖孪说:“这种事情不能在有第三个人的情况之下说的,听见没有!绝对不能!我们人类对这种事情是比较含蓄的。”

        敖孪一脸疑惑:“可你明明这么主动啊。”

        她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没有我没有!”

        敖孪笑:“没事,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可以随便说了。”

        说着,顺势吻了一下那喋喋不休的唇。

        高小君也很主动地凑了过去,把自己努力地向他靠了靠。

        气氛正好——

        高小君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老公啊,交公粮这种事情,除了在家里,其实很多地方也可以交的。”

        敖孪也是十分好学:“比如呢?”

        高小君咽了一口唾沫,喉头还是发干,带着一丝罪恶感和期待感,问:“你知道……车震吗?”

        敖孪凝眉:“车震?那是什么?”

        可谁料,话音才落,白泽在后排冒出头:“我说啊,你们两个,要节制一点啊,小君是长瘤子的人啊,要注意身体啊。”

        高小君恼恨地了一眼那个毛茸茸的白泽头,红着脸别过头去了。

        敖孪目光转向了她的肚子。

        “我已经预约了昆仑山的一家专科医院,周一我回东海开会,周三回来,周四我们就去昆仑山。”

        一边启动了车,回了家。

        高小君那个大胆的想法终究还是没有实践的机会。

        把人送到家之后,敖孪就开车走了。

        敖孪走后,高小君第一时间把白泽的脖子掐住:“王八蛋,你坏我好事,我薅秃你!”

        白泽四个爪子和她对抗着:“喵喵喵喵,我是为了你好喵,你们要节制一点啊,不然那条小龙王早晚会被你给榨干的喵!”

        “你还敢讲!”她掐着他的脖子:“我问过美美了,她根本没有跟敖总说过同学会和文森特的事情,说,是不是你通风报信!”

        白泽划拉着粉爪子:“你肿么可以这么冤枉伦家喵,伦家连手机都没有带,一直勤勤恳恳地在做猫,不信你问美美喵!”

        高小君冷笑,揪住他的耳朵:“你分身无数,共享一个意识,这个你知道的一切,昆仑山所有白泽都会知道,肯定是你!”

        白泽改口了:“伦家也是为了你好喵,你看他都交公粮了喵!木有我,他肯定都没勇气交公粮喵!”

        呵,就知道是他。

        长得可爱,但一肚子坏水!

        “奸商,说,你来我家到底是什么目的?我知道你来肯定是有目的的!”

        白泽还是那句话:“喵喵喵喵,我是来给你洗衣做饭带孩子当宠物当坐骑当保镖当保姆当助理的喵!”

        高小君笑了一声,回房了。

        白泽以为她信了,翻个身,打个滚,坐起来舔了舔爪子。

        没想到,高小君一会儿又出来了,带上了身份证和学生证。

        “走吧,去民政局,我要把你正式签约成我的永久坐骑。”

        白泽果然有所迟疑了,签了约,有了合同,这只白泽就永远跑不掉了。

        但高小君不给它时间考虑了,拎着猫就出门了。

        这奸商肯定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