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73章 被捡尸了?

第373章 被捡尸了?

        此时高小君脑海里却忽然想起了李檀说的那事儿。

        妖怪除了繁殖季节,平时是不会主动交公粮的。

        也不知道,敖孪懂不懂这个事情——

        更不知道,他交不交得出来。

        在龙宫上班,也见到过不少人和妖怪谈恋爱谈崩之后,跑来投诉的事情。

        其实谈崩的原因主要是三个,经济问题、生活习性问题,还有就是公粮的问题。

        许多妖怪,它没有存粮,一点都没有。

        有的妖怪,存粮又太多了。

        所以,是需要调教的。

        高小君捂脸——这个让她怎么调教啊!

        敖孪滚烫的身躯贴了上来,手已经开始不安分了,好像还挺主动的。

        高小君呼吸急促,害羞地挣了挣:“……我先洗个澡。”

        敖孪:“一起洗。”

        她红着脸挣着:“……我可是第一次,你总要给我个时间准备准备吧!”

        身后的龙默了默,忽然凝重地说:“其实……我们不是第一次了。”

        高小君回头:“啊?”

        事到如今,敖孪也不再隐瞒了:“去年王母圣诞,在瑶池,我们有过了。”

        高小君:“啊?!”

        脑海里回忆起了瑶池那几天,猛然间想起,总是梦见敖孪来跟她啪啪啪。

        “这么说,我——”

        她在脑子里搜刮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个稍微合适一点的词:“我被你捡尸了!?”

        得知这一切高小君气得一口咬住了敖孪的唇。

        “王八蛋,你把我捡尸了,你还装蒜!”

        她的小拳拳在他胸口锤来锤去,敖孪低笑一声,忽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走向了酒店的双人床。

        ……

        夜里,得到‘公粮’滋润的高小君红光满面地伏在敖孪怀里,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还跟你表白了,你竟然无动于衷。”

        敖孪也丝毫没有隐瞒当时自己的心境:“对不起,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下定决心。”人和妖恋爱,的确是需要做许多心理建设的,那个时候的敖孪,还没有下定决心来接受这段沉重的感情。

        感情不是单方面的付出,而是需要双方的承担和维护。

        “那现在呢?你下定决心了吗?”高小君翻个身,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双眼莹莹亮亮的看着她。

        敖孪轻啄了两下她的唇。

        “现在……我不想失去你。”

        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将两个温暖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

        “我时常还会梦见,你抱着炸弹走向海豚妖丹的时候,我好悔恨,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去,我也悔恨没能正视自己的心,没有向你一样勇敢地表露自己的真心。”

        “而现在,我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不想再逃避了。”

        他翻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凝重地看着她:“以后,我们会很辛苦,因为我的身份会给我们带来困扰,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高小君眼里含着喜极而泣的泪,主动地楼住了他的脖子。

        “我们连生死都不怕,为什么还会怕这个世俗的偏见!敖孪,我永不后悔!”

        一吻,锁死了自己和敖孪的这对人妖禁忌恋CP。

        ……

        此时,樊美美还在和大学同窗好友们熬夜搓麻将,沦为女人玩物的白泽都被摸油了,趴在樊美美的大腿上打瞌睡。

        牌桌上,大家聊着大学时期的那些怀旧八卦。

        也不知道是谁首先说了一句:“文森特挺惨的,今天瞧见他走的时候还失魂落魄的。”

        樊美美:“他?他能有什么好惨的!他不一直都顺风顺水的吗!”

        班长‘啧’了一声:“他暗恋了小君三年了,可惜啊,一个懵懂,一个害羞,就这么错过了。”

        樊美美:“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班长白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知道,你成天逃课跑出去做兼职赚钱,班上的事情你知道个屁。”

        樊美美牌都没打了。

        “还有……这种事情吗?”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八卦了起来:“是啊,我记得大二那年运动会,全班同学都去给文森特加油了,就小君没去,文森特后来来专程来问我,怎么没看见高小君,你说,如果不是专程盯着,怎么可能发现少了一个人。”

        “这次同学会,就是文森特发起的啊,就是听说了小君嫁了个老男人的事情,他才从国外回来了,其实是想趁机劝小君回心转意,不要去蹚豪门的浑水。”

        樊美美觉得嘴巴里涩得慌。

        读书的时候高小君太用功了,一天到晚都只想着怎么考个公务员回去光宗耀祖,根本就不敢谈恋爱,怕辜负家里的期望。

        樊美美知道,她一直在暗恋文森特,只是她知道自己和文森特差距太大了,她没有勇气去争取而已,那个时候,暗恋文森特的人多了去了。

        可最终,也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这说明他们没有缘分啊,小君是命中注定了要跟敖总做一家的。”

        他们错过了,说到底还是不够喜欢,只是朦胧的一点感情而已。

        他们都没有勇气去争取这份感情。

        敖孪才是高小君的真爱,爱,才能给人以主动的勇气。

        大家也七嘴八舌的讨论开了:

        “是啊,敖总除了年纪大一点,真的没其他的毛病了。”

        “年纪大点好,知道疼人。”

        “刚才问敖总了,他说等小君身体好了就办酒席,肯定请我们都去,敖总家有一个大型海洋公园,可能会在公园里办婚礼。”

        “小君好幸福啊!”

        ……

        第二天一大早,高小君起来的时候看见敖孪已经在看《早间新闻》了。

        她也坐起来,搂着敖孪的腰,也认真地看了看。

        “本台记者从国家林业局了解到,我市于近日发现的那株五千年历史的古榕树被正式命名为‘樊家村一号古树’,国家林业局和首都林业大学等机构将对古树展开研究与保护。”

        “小岛国宣布核废水已经排放完毕……”

        “备受争议的小岛国‘杀海豚节’已经落下帷幕,当地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届杀海豚节还会如期举行,不会受国际舆论影响。”

        看着国际新闻,高小君只觉得这个世界真是荒诞到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