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44章 樊仙君和树灵的过往

第344章 樊仙君和树灵的过往

        樊美美和高小君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大妹子,那天那个开直升飞机来的,是你老公?”旁人问。

        高小君十分骄傲:“是啊,我老公是清华毕业的,他认识一些国家最顶尖的古树研究专家,就帮忙联系了一下。”

        大家羡慕得不得了,然后恨铁不成钢地看向了樊美美:“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你现在城里有房了,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樊美美:“切,男人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

        她把碗洗干净之后,一叠一叠地放进了竹筐里,正埋头认真叠碗,一抬头,看见自己的堂弟正拿着手机拍视频,正照到自己。

        “樊高,我警告你,不许照,我没化妆,敢发出去你就死定了。”

        堂弟樊高拿着手机四处拍,拍到了高小君那儿,高小君看见摄像头扫了过来,她忙伸出手指,比了个俏皮的v。

        那恬静的笑容还留在脸上,但此时忽然就一声惊呼,她脚下似乎是打滑了,身体一歪,载进了不过膝盖的江水里。

        “小君!”

        虽然江水不深,但也还是有些冷,樊美美见她摔倒了,忙冲过去试图扶她起来。

        可樊美美冲过去的时候,只看见那不过膝盖深里的水里,忽然起了一层昏黄,高小君人没了。

        “小君??”

        樊美美不顾江水冰凉扑进水里,在水里划拉着找她。

        从她摔倒,樊美美跑过去,也就不过几秒钟时间,可人竟然没了。

        “怎么回事??人呢?刚才还站在这儿呢?”

        “这儿水也不深,人呢?”

        大家忙放下手里的事情,跳进水里,到处找高小君,可她竟然,在这么几秒钟的时间里,在不过膝的水里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拍视频的樊高也吓傻了,忽然,他看见不远处深水区里,有一个阴森的鱼鳍在水中划过,一个巨大的黑色生物,如潜艇般游向了远方。

        “鲨鱼!!有鲨鱼!!鲨鱼吃人了!!”樊高一声惊呼,在水里找人的大家吓得屁滚尿流地上了岸,站在岸边惊恐地望着那游远的黑色生物。

        唯独樊美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水里,惊恐地看着那巨大的生物游远了。

        “小君——”

        ……

        老榕树下,樊仙君和树灵携手并肩而立,在外人看来,只是一对垂垂老矣的老人在说话,大家也不来打扰他们,在别处忙得热火朝天。

        “千年时光,竟然就这么过去了,真是令人唏嘘啊!”

        樊仙君叹,一千年前,她在樊家村出生,还是个肉体凡胎,和所有樊家村的孩子一样,她从小就在古树的怀抱之中长大,还认了老树做干妈。

        但她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她能看到一些别的孩子看不见的东西。

        山间的蹦跶的小精怪,偶尔匆忙经过的神灵,她都看得一清二楚。

        有很少的普通人,天生就有仙缘,能看见修真界的事物,樊仙君就是其中之一。

        在现代,修真界可以通过大数据进行基因筛查,精准地找到这些人,早早地带入修真界,可惜,在古代,没有那个手段去筛查,但聪慧的樊仙君并未透露给任何人知道,她只是将一切都埋在心里,表现得和一般的孩子无异。

        她知道,那些东西和人一样,都是存在于这个世间的生物,他们一直共存着。

        当别的孩子围着古树捉迷藏的时候,樊仙君却看见树木之中,有一个浑身散发着绿色光芒的人在看着他们。

        那个‘人’和他们完全不一样,它有着绿色的长发,和绿色的皮肤,始终看不清楚他的容颜。

        就隐约能看见一个人形,曲着腿,支着下巴,像是看自己养的小宠物一样,用观赏的姿态看着那群人类的幼崽儿,而小孩子们仿佛都看不见它,唯独樊仙君能看见它。

        樊仙君就这么观察着它,发现它每天都在树上,仿佛和树融为一体了,她懵懵懂懂的,大概也知道那就是村里孩子们拜的老树干妈。

        从大人们的口中,她才得知,那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妖。

        大人们口中提到妖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但凡和妖有关的事情,无非都是妖精吃人,妖精勾引人堕落的坏事。

        可樊灵看见的妖,就只是普通的生灵,跌倒了会疼,伤心了会哭,他们也有自己的情感和语言。

        人间也这么多作奸犯科的恶人,妖之中自然也会出几个大奸大恶之徒,但人有好人,妖也有好妖。

        而那位长在老树上的妖,应该也是个好妖吧。

        渐渐的,老树的名声大了,时不时的就有人来挂红拜干妈,每当有新鲜的人类幼崽来给它当干儿子干女儿的时候,树灵就会轻飘飘地落下来,好奇地看一眼,然后又飞回去。

        村中谁家若是有喜事,大操大办,不仅人来凑热闹,山上树林里的精怪们也会围在墙头上看新鲜,树灵也总是会在其中。

        村里添丁了,树灵也会第一时间过来好奇地瞧看着,樊灵曾经眼见着,同族一位妇人难产,胎儿一直出不来,产妇都将死去了,那树灵来看了好几次,终于是从门缝里飘进去,没一会儿,就看见里面发出一阵绿色的光亮,之后,就听见欢喜的婴儿啼哭,和接生婆‘母子平安’的报喜。

        她知道,它是个好妖。

        日子长了,那绿色的树灵似乎终于注意到了那群人类幼崽之中,有一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

        当樊仙君状若无意地注视着它时,它偶尔会朝她看过来,那个时候,樊仙君就赶紧收回目光,两个生命心照不宣地观察着对方,却没有贸然地去打扰对方。

        一直到十岁那年,樊仙君生了一场大病,年轻的生命被病痛缠身,身体里的温度,似乎被一点点地吸走,那个时候也没有科学的检测手段,只是一个又一个的郎中往家里请,一副又一副的汤药灌下去,身体不见好转,反而越发病重了。

        病重的樊仙君已经意识模糊了,恍然之中,她似乎看见绿色的树灵从天井落下来,就立在床头好奇地看着她。

        夜深人静的时候,陪护她的母亲已经睡去,樊仙君感觉有一只温柔的手拂过了自己的脸,接着,就有冰凉的汁液灌进了嘴里。

        她张开眼,看见树灵坐在床头,划破自己的手指伸进了她的嘴里,正在喂她喝它的汁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