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38章 经不起考验的人性

第338章 经不起考验的人性

        樊美美冷笑:“是啊,我是个死推销,我从小什么都不如你,可我上到大二,我就靠着打工解决自己的生活费了,毕业才一年,我已经靠着自己跑业务赚的钱,我在省城全款买了两套房,而你还住在地下室给人当狗!樊通,你的聪明才智如果能用到正途也不会混成这样,你才不配做我们樊家的儿子,你更不配当大伯的儿子,滚!”

        樊通本是上去谈判的,最终却发展成了樊美美和樊通的对骂。

        气极的樊通指着樊美美,连说了三个‘好’:“你给我等着,我今天,非把这棵树拿到手不可!”

        他下了树,走到了那一拨被安妙药给放倒的村民面前。

        “各位叔叔伯伯,今天我索性就把事情和大家说开了吧,我的老板看中了这颗古树,要出一笔钱买走做收藏,我保证,只要大家不再干扰我们砍树,我每户给二十万块!”

        二十万块!

        那被下了安眠药的村民们被这笔巨款带来的震撼说不出话。

        “这古树原来这么值钱!?”

        “二十万啊,我儿子的彩礼岂不是马上就有了!”

        “这么大的事情,樊老大竟然一个字都没说!”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见大家意见开始松动了,樊通继续诱惑大家说:“我爸的性格大家也是知道,一根筋,不知道变通,人是死的,但人是活的,这棵树放那儿也没什么用,不如拿来换点钱,20万啊,大家得挣多久才有这二十万!”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这大概也是樊大伯要瞒着大家的原因。

        果然,立马就有人倒戈了。

        “大侄子啊,有这种好事,你应该提前说啊,你要是说了,叔叔我怎么可能不给你行个方便嘛!”

        “对啊,你要是早说,就不会闹得这么难看了!”

        但也有立场坚定的。

        “不行,这颗古树吃了我们这么多年香火,早就通灵了,砍树是天打雷劈的!”

        “是啊,砍了不好吧的,这可是几百年的古树啊,有灵了,砍了神灵要怪罪的啊!”

        人们也分了两拨。

        站在一边的高小君是个外人,也不方便插嘴,她看向了远处,看见木爷爷就站在不远处,用无情无爱的眼神看着这群人。

        他心底,对人类还是很失望的吧。

        高小君握握拳,勇敢地奔了出去。

        “樊通,我听见你刚才跟你爸爸说的话了,这颗古树是值两千万的,村里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十几户,一家二十万,支出也就两三百万,剩下的一千多万,你一个人吞了,你的算盘打得可真响!”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这话像是炸弹一样在村民之中炸开了。

        刚才还倒戈的立马就暴跳如雷地窜了起来:“两千万??你就给我们二十万!!好你个小子,你算得可真是精啊,那不行,每户平摊!”

        还有的直接揪住了樊通衣领子:“这可是我们樊家村的集体财产,我不管,平摊,算人头平摊!”

        而那些反对砍树的,立场也更坚定了:“算了算了,别砍了,这话棵树要是值两千万,那可就真的是无价之宝了,砍了真的要遭天谴啊!”

        “这是我们的树,凭什么卖给洋人!”

        “不要砍啦,会天打雷劈的!”

        被村民们扭住的樊通,狠狠地看了一眼那碍事的高小君,忙假惺惺地对村民赔笑。

        “等把树砍下来咱们再来具体商量!”让出三百万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本来是要独吞这两千万的。

        谁知道,一边的高小君又开口了:“等树一砍,他把钱一拿,去国外一辈子不回来了,还会给你们钱?”

        大家想起樊通这几年一去国外就了无音信,连老子老妈都不要了,更不相信他的话。

        “把钱拿出来,现在就拿出来,不然我们绝对不让你砍树!”

        “见不到钱你就休想砍树!”

        “你连老子都不要,我们才不会信的话,快,让你老板现在就拿钱出来!”

        事情再度陷入僵局。

        樊通发狠:“把他们捆起来!”

        搞半天,还是成了暴力砍树。

        村民们又被捆起来了,在一边咒骂着樊通。

        樊通瞪了一眼高小君,不想和她浪费时间,直接走向了树下,朝着树上喊:“你们如果不下来,那你们就跟这棵树一起去死!”

        樊美美大骂:“你闹出人命你就完了,你的移民梦就破了,连你的老板也跑不了!”

        樊大伯却对樊美美说:“美美,你下去,有我在,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

        樊美美不走:“没事,他不敢的。”

        樊大伯却忽然威严:“下去,你一个小孩子掺和这种事情干什么!你爸妈没教过你不要忤逆长辈的意思吗!下去!”

        樊美美知道樊大伯是在关心她:“没事,我不走,咱们俩把事情拖长了,我们还有援兵!”

        她抱住了树干,要和自己的树干妈同生共死。

        “这棵树是我们樊家村的财产,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这么没有了!”

        樊美美虽然一向见钱眼开,但她也有自己的信仰,她总觉得冥冥之中,这棵树是有灵的。

        她在樊家村长大,老树的枝干就是她的乐园,她回家之后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爬上树来看一看。

        站在这颗百米老树上,她看见了从未有过得的全新世界,似乎俯瞰着整个大地。

        稍大的时候,她出去上学了,可每个星期回到家,她都会从木爷爷那里讨一根红绸,把写着自己心愿的木牌挂在树上,希望老树保佑自己心想事成。

        虽然自己的梦想是靠自己的努力实现的,可樊美美知道,草木都有灵,有自己的情感,这棵老树也肯定认识她,知道她,并且默默地守护着她。

        樊家村是她的家,老树是樊家村的一部分,是祖祖辈辈守护的东西,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人糟蹋了她!

        “我不走!我要拖到救兵赶过来!”

        而树下,伐木车已经开过来了,巨大的电锯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伸向了那颗老树。

        “住手,快住手,会出人命的!”

        高小君急得在树下挥手,但似乎并没用,她也不敢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阻挡那个庞大的伐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