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37章 你不配做我父亲

第337章 你不配做我父亲

        一听是孕妇,对方果然有所忌惮,高小君趁机站在了古树下面,谁敢靠近,就把自己的肚子一挺。

        高小君这一闹,虽然没什么用,但还是拖延住了一点时间,几个壮汉过去挪车,樊大伯忽然挣开了一个大汉,一跃就上了那颗他从小爬到大的树。

        “想要这颗古树,除非我们死!”

        樊美美也如法炮制,两脚一蹬,像猴一样上了树,每一个樊家村的孩子,都是在这颗树上长大的,两个人眨眼就消失在了树上。

        几个大汉也追了上去,但他们毕竟不是爬树的行家,很快就追不上那两人。

        庞大的树冠,枝丫分错,如一个绿色神秘王国,藏了人在上面根本就找不到。

        现在人在上面,肯定也不能出动伐木车,一旦闹出人命,更难收尾。

        领头的老外面露不悦,用蹩脚的中文责问樊通:“你不是说已经搞定了吗?为什么这个老家伙还有力气上树?”

        樊通也觉得奇怪:“明明所有人都喝过放了安眠药的茶水,不可能的,老板,再给我一点时间!”

        他眼神一撇旁边一个长相憨厚的大叔,那大叔立马说:“茶里放了足量的药,我是看着他们喝下去的,每个人都喝了一碗!不可能挺得住!”

        除了高小君樊美美和樊大伯三人,其余的人喝了茶之后,都摊睡在地,像是抬死猪一样被抬到一边去了。

        老外看了看表:“你们的公安已经在路上了,再拖下去,今天又要错过了。”

        樊通咬咬牙,忙跑了过去,脱掉了皮鞋,光脚爬上了树。

        “爸,你为什么就不听劝呢!这就是一个树而已,我老板看上了,愿意出两千万买回去做私人收藏,两千万啊,我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个钱!”

        树下的高小君听得真真切切。

        竟然就是为了两千万,竟然要破坏这么一株三千年的古树!

        怪不得他们能只手遮天,肯定有上下串通。

        樊大伯肯定是知道的,也肯定是直接拒绝了。

        如今更是又狠狠地再拒绝了一次。

        “想得美!就算你给我两个亿,我也不会把树卖给你!滚!我没你这个儿子!滚出樊家村,永远也别回来了!”

        樊通试图再劝:“爸,这可是两千万,只要有了这两千万,我们的生活立马就能发生巨大的改变,我也能在国外立足了,等我拿到绿卡,我立马把你接过去,你以后就在国外的别墅里养老了,那边山清水秀,连空气都是甜,怎么都比樊家村好啊!你也不用去工地卖体力活了!”

        樊大伯爬得更高了,死死地拽住树,一边朝树下的樊通咆哮。

        “滚,老子生在樊家村,死也要在樊家村!要树没有,要命一条!”

        樊通恨得咬牙,父子俩的矛盾今天进行了一次的终极爆发。

        “你只会固执己见,你只想你自己,从小到大,你从来不会为我考虑,你供我读书也不过为了你的虚荣心,你知道我一个人,在国外打拼有多艰难吗!我没有钱,我连饭都吃不起,我没有人脉,没有资源,我什么都没有!”

        “我一个人,无依无靠,被人看不起,你这个糟糕透顶的父亲,除了打我骂我,你还能给我带来什么!跟我一起出国的同学,家里早早地为他们买好了国外的房子,早早地为他们安排了工作,打通了一切关节,而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我只能像个蟑螂一样住在地下室里吃着过期面包苟延残喘!你这个穷鬼,你既然什么都给不了我,你生我干什么!你根本不配做我的爸爸!”

        树上一时死寂。

        樊通说到激动之时,也是双眼飙泪,把自己多年的委屈都爆发出来了。

        他擦擦泪,再度表露出了自己的目的:“现在我有机会翻身了,我的老板看中了这棵树,愿意出两千万买下这棵树事成之后,就替我解决绿卡和入籍的事情,我立马就可以买房买车,然后把你接过去,你就可以安享晚年了!”

        樊大伯沉默着,双目发愣。

        可最终还是别开了眼:“樊通,是爸爸无能,不能给你买车买房,我还有力气,我可以继续供你,但是,树,不能卖。”

        对儿子的愧疚有。

        但他不会因为这份愧疚,就把树给卖了。

        樊通恨得双眼泛红:“为什么!你自己都知道你对不起我,现在有机会给你弥补,你为什么不行动!我可是你的儿子啊,那棵树难道有我的前途重要吗!你知道我为了能留在那边,我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吗!可我就因为没有钱,处处碰壁,还被人看不起!你这个父亲,你就忍心看着我这十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吗!”

        樊大伯别开脸,不敢看儿子,但其实已经是老泪纵横。

        此时,树上有一把榕树果狠狠地砸了下来。

        “樊通,你这个王八蛋,你懂个屁!你就是个白眼狼、吸血鬼!养你还不如养个胎盘!你根本就没资格对大伯指手画脚,你什么都不懂,你最好现在就去死!滚滚滚!”

        她疯了似的砸榕树果,一边骂。

        “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吗!因为你成绩好,你从小不用打猪草,不用砍柴做家务活,你什么都不用做,你还有专门的书房,你要什么,大伯就给你买什么!”

        “可你知不知道,为了供你读书,大伯在工地里打工有多辛苦,他连瓶矿泉水都舍不得喝,却要攒钱给你买几万块的单反,实现你的狗屁摄影梦想!从小你的吃穿哪样不是最好,大伯咬着牙供你读书,读完中学读大学,读完大学你要考研,你要出国,都供你!”

        “而你呢,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只知道往家里要钱,连想买个相机还要找家里拿钱!家里屋顶都破了,大伯都舍不得修,因为要供你这个白眼狼啊!”

        她越说越气,声音都着哭腔了。

        樊通在下面骂她:“樊美美,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从小就不如我,你这个死推销!你休想坏我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