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36章 我可是孕妇!

第336章 我可是孕妇!

        樊大伯本就困极了,听说可以提神,就接过了咖啡杯,把那一杯咖啡一口闷了。

        “太苦了!”樊大伯苦得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高小君把咖啡杯收了,又邀请他:“去我车上坐坐吧。”

        樊大伯看看她那辆一看就很值钱的车,摆手:“不去不去。”

        高小君又端着咖啡敲开了木爷爷厢房的门。

        “木爷爷,来喝咖啡。”

        木爷爷只是看了一眼,就微笑地摇头:“小姑娘,你这咖啡太贵重了,我受不起。”

        果然——

        一般的妖怪根本都认不出这咖啡的价值,木爷爷一看就是有见识还特别有钱的大妖怪。

        “我和咖啡店的老板认识,这是它送给我的新婚礼物,来,木爷爷,你就尝尝吧。”

        木爷爷这才收了咖啡,并且邀请高小君进去厢房里坐坐,一人一妖对坐着品咖啡。

        “小姑娘,你也是修真之人吧。”木爷爷也就直截了当地问了。

        高小君点头:“恩,我是个持证上岗的人宠。”

        木爷爷点头:“早就看出来了。”

        抿了几口咖啡,高小君想了想,还是问:“木爷爷您在这里多少年了?”

        之前旁敲侧击地问过了,这个庙存在上百年了,每一代庙祝都是流落到此的异乡人。

        也真是太巧了,每一代庙祝去世之后,总是很快又会有人流落到这儿来庙祝。

        木爷爷之前,是一位老太太,也是干到了七老八十去世,村里人给置办后事,后来木爷爷就来了。

        他回忆着:“也有个几百年了吧,这几百年里,我接连换了许多身份了。”

        他竟然见证了这个村庄几百年的兴衰变化。

        知道她是来帮忙的热心人,也和她聊起了这个村庄的历史。

        “樊家村都是樊仙君的后人,以前也算是鼎盛一时,热闹无比的,可因为社会动荡、城乡变迁,逐渐也就成了你现在看到的样子了。”

        “原来樊仙君是真的存在过吗?”高小君忙问。

        木爷爷点头:“她聪慧过人,命中有仙缘,还肯下苦工,已经飞升数百年了。”

        他眼波之中,有着怀念,想必,他和樊仙君也是认识的吧。

        高小君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默默地喝完咖啡之后就告辞了。

        回到车上,高小君没事可做,樊美美就在一边,也不可能修仙,就和樊美美轮班休息。

        奇怪,才喝过咖啡,却一点精神都没提起来,一坐上车,一阵困意就袭来了,而一边的樊美美都睡熟了。

        谁知道,她这才闭上眼,就被一阵汽车声惊醒了,坐起来一看,只见一辆大型伐木车已经开了进来,随同而来的还有好几辆豪车。

        高小君赶紧推醒樊美美:“美美,醒醒!”

        樊美美惊醒,一看伐木车都进村了。

        “王八蛋!”

        她穿好鞋就跑了过去:“小君,快打电话叫人来了。”

        高小君忙用樊美美的电话打给了村里人,好奇怪,竟然都没人接听,她穿好鞋就往樊家大宅里跑。

        “二叔,二婶!”

        “三叔!”

        跑进去一看,樊美美的父母和叔叔两家都还在睡午觉,睡得特别香,摇醒了,站起来,晃晃头,又晕过去了。

        接连跑了几家,都莫名其妙地睁不开眼,站起来走两步又睡过去了。

        有怪异!

        像是被人下了安眠药一样!

        但她和樊美美却清醒着,难道是因为白泽咖啡?

        跑了一圈,只叫起来两三个人,头重脚轻地提着锄头跟了过来。

        高小君又跑回了古树下,见那庞大的伐木车已经开到古树下面,全自动的大型伐木车自带了机械手和电锯,锋利的电锯轻而易举地就锯掉了挡路的气根,机械手伸出去,轻易地就扒开了那长了百年才有如今规模的气根。

        车上的人都下来了,正对着那颗古树指指点点,面对这巨大的生物,他们也满脸都是惊叹。

        但面对这数千年的古老生命,他们惊叹之后,没有丝毫敬畏,反而想着将它砍走了。

        那里面还有几个外国人,一个和樊大伯长得有些相似的年轻人正和外国人们介绍这颗古树,那大概就是樊通了。

        机器的轰鸣声盖过了樊美美的惊呼和樊大伯的咒骂,那两人挡在了伐木车前往古树的路上,正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伐木车。

        尽管他们在声嘶力竭地喊着什么,但在刺耳的电锯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但樊通他们也不敢真的闹出人命来,派了几个大汉把人给拖到了一边绑了起来。

        “樊通,你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樊美美大声咒骂,被胶带封住了嘴之后,那怒骂声也被憋了回去。

        而赶来帮忙几个村民本就是头重脚轻的,才抵抗了几下,就被对方派来的大汉们给按住了。

        高小君简直没想到,太阳底下竟然还有这等龌龊之事。

        但作为一个见过大场面的人,高小君连世界末日都亲历过,头脑还算是比较冷静的。

        她看了一眼敖孪的suv,百万级别雷克萨斯越野,性能好,对于敖孪来说其实也就是毛毛雨。

        目光一撇,看见了樊通等人开来的车,有一辆越野门开着,车钥匙就插在锁眼里,而他们的人都在关注着伐木车——

        古树的气根如同垂下来的瀑布,随着岁月的滋养,气根在土里扎根,长得也十分粗壮,平日里这是小孩子们捉迷藏的乐园,但现在,却成了阻挡伐木车的天然屏障。

        但树终究只是草木之身,在人类发明出来的钢铁机器前,显得如此不堪一击,在刺耳的电锯声之中,密密麻麻的气根被活生生地从中斩断,汁液和树浆溅得到处都是。

        伐木车终于还是到了古树的主干前。

        村民们,就这么目眦欲裂地着看陪伴自己祖祖辈辈的古树,即将在自己面前被这庞大的钢铁机器砍掉。

        而樊通身边的那个老外,则是对樊通露出了赞赏,樊通一脸狗腿子的骄傲。

        此时,异变又生。

        只见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辆轿车忽然撞开气根闯了过来,不偏不倚地停在了古树主干和伐木车之间,迫使伐木车暂停了下来。

        但好景不长,几个大汉立马就冲过去把驾驶室里的高小君给拖了出来。

        高小君把自己的发福的肚子一挺:“你们看清楚了,我可是孕妇!你们如果让我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