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34章 古树往事

第334章 古树往事

        高小君一个外人,也没什么话语权,就默默地听着。

        从大家的抱怨之中还是听出了些眉目。

        那个叫做樊通的年轻人,是有些本事和门路的,甚至还拿到了合法的砍树手续,如果不是村里人已经挡过一次了,怕是老树早就没有了。

        这棵树是肯定不能砍的,樊通的手续肯定有问题,但他只要吧树给砍了,就算后续发现手续有问题也无济于事了。

        如今情况就很尴尬了,村里人手不够,而且大家都有工作在身,不可能长久守在村里,樊通兴许就是和大家打着游击,等着大家都走了,又回来把树给砍了。

        最后樊大伯灭了烟,开始分配任务了:“樊老六,你继续往上面反应,森林公安、林业局、派出所、村委会!总有一个要管这事儿!”

        樊老六抱怨:“樊通那个狗日的,把这些部门全部都疏通了,我们反应的那些部门也不管,说是合法的。”

        樊大伯气得暴跳如雷:“这颗千年老树,又没死,说砍就砍,怎么可能合法!”

        樊老六一拍大腿,“那我明天去,睡他办公室门口!”

        樊大伯又问樊美美:“美娃子,你找的帮手呢?”

        樊美美忙站出来,说:“我已经跟省里面林业局写了举报信了,他们很快就要派专家过来做坚定,如果这颗树有一百年以前历史,林业局就要挂牌保护!”

        “还有,我托我朋友找了记者,明后天就赶到!樊通那边肯定比我们更着急,他签的可是国外的大公司,他停留不了几天。”

        “好!”樊大伯一拍大腿,坐起来,踩了烟。

        “大家就在村里多留两天,樊通那个不孝子,现在肯定着急,这两天一定狗急跳墙,我们这两天一定要把树守好!”

        一番讨论之后,大家各自领了任务就散了。

        晚上洗漱之后,樊美美的电话还是一个接一个,公司那边这几天也忙,她也是放弃了许多业务专程跑出来解决这个事情。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高小君从窗户看出去,见樊大伯背着被子、打着手电筒往古树那边去了。

        高小君忙扯了扯樊美美,示意她看看。

        樊美美见了,话也不说,就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完了才说:

        “小君,今晚你自己睡,我过去替我大伯守夜,他已经连续守了好几天了,是该换下来了。”

        高小君忙说:“那我把敖总的车开过去陪你啊,车容量很大,后座放下来可以睡两个人的。”

        在她再三邀请之下,樊美美还是答应了,两人把被子放进车里,就把车开到了古树旁边。

        两人下车,往古树主干下走,看见那边搭了个临时的草棚,樊大伯就住在草棚里,面朝着外面,听见有声响,立马就坐起来了,警觉心很强。

        “是美娃子啊,你来干什么?”樊大伯说话不怒自威。

        樊美美从小就怕他,可此时还是鼓起勇气,说:“大伯,你回去睡吧,今晚我来守夜,我们有车,睡车里就好了。”

        大伯拒绝了:“不行,我要亲自守,那个狗日的,这几天还在镇上,我不能让他把古树砍走了。”

        无论怎么劝,樊大伯都不愿意回去睡,也不愿意进他们的车里来。

        最终,就是高小君和樊美美两人在车上睡。

        suv的后座放平之后,完全能睡上两个人,两人像大学时期一样,窝在车里披着被子促膝长谈。

        樊美美看着车窗外的古树,只听见那那枝叶在夜风之中发出了温柔静谧的沙沙声,鸟雀安宁,藏在树木之间的小动物们也都安眠了。

        村里人口少了,生态很好,竟然还能看见猫头鹰等绝迹多年的动物蹲在树杈上休息,山神庙的屋檐下,也是住了几窝家燕,此时燕子们都回来了,正在窝里好奇地看着这群不速之客。

        “小时候,我和村里的小孩子们,每天放学之后,就围着这个棵古树转。”

        “以前我们村里十分热闹,有许多小孩子,这里是全村的cbd,一到夏天的傍晚,就会坐满了纳凉的人,在这里谈天说地,有些人家就把饭碗也端过来吃,老头们在树下的石桌上下棋,小孩子跑来跑去,鸡啊,狗啊,也是遍地乱走。”

        听着樊美美的诉说,高小君似乎看见了以往那个热闹的村子。

        大家把这里当做了村里重大社交场所,在古树温柔的树冠之下,进行着自己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

        不仅是他们这一代,他们的上一代,世世代代,都环绕着古树居住着,见证了古树的一步步衰老,古树也见证了他们一代代的更迭,一直到现在——

        这个村子的缩影,也是现下许多农村的缩影,村里没有自己的产业,年轻人找不到出路,就只能进城,在城里立足之后,就把家里人也接进去了。

        如今,热闹的樊家村,只剩下不到十户人家了,还都是些中老年人,平时里怕是一个年轻人都寻不到,就算现在出事了,也只回来了这么寥寥数人。

        “没事,老树能守住的。”高小君安慰她。

        或许,她想守的不是老树,而是那一份珍贵的回忆,她曾经在这里有一段幸福的童年,鸡犬桑麻、绿树成荫,家家户户一到饭点,就升起热闹的炊烟,一派安宁的人间烟火,也是许多农村孩子小时候的珍贵回忆。

        樊美美叹了声:“我真是疯了,竟然为了一棵树跑这么远回来。”

        可一听说出事,她还是立马就回来了。

        这大概也是她的一种信仰。

        下意识的,高小君看向了山神庙的方向,庙祝木爷爷早早的就睡了。

        或许并不是休息,只是回归了他原本的模样去修炼了。

        他肯定是妖,但高小君道行太浅,阅历不多,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类型的妖,总之不是水族,应该是这附近的小妖怪。

        听樊美美说,他在这里兢兢业业地守了几十年香火,从不出错,是个好妖。

        而且,他的修为,深不可测。

        但高小君也知道,保护古树这种事情,是不能指望他的,妖怪不能干涉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