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33章 庙祝是妖

第333章 庙祝是妖

        樊仙君身边有一个慈眉善目的女神像,樊美美介绍:“这是树神,就是那棵古树,远近十里八乡的孩子们,大多都会拜这颗老树为干妈,就为她塑了神像。”

        土地庙虽然小,但打理得十分干净,香炉里还有没有燃尽的香火。

        正殿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厢房,一个慈母善目的白发老爷爷推开门出来。

        “是美美回来了啊!”

        樊美美见到老爷爷,忙上前打招呼:“是啊木爷爷,我回来了。”

        还介绍身边的高小君:“这是我的朋友,高小君,是过来帮忙的。”

        高小君把提前准备的一点补品送给了老爷爷。

        木爷爷是山神庙的庙祝,庙祝是寺庙里整理香火的人。

        像敖孪的龙王庙,是他自己派个妖过去打理,之前高小君就当了一天庙祝——第一天当上班,庙就被大水给冲了,职业生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而在这里穷乡僻壤的庙祝,大多都是无家可归之人,或者逃难到这里的外地人,就住在庙里,日常开支就靠乡里乡绅们出钱,或者是香火钱维持,平时就负责打扫庙宇,整理香火钱。

        和木爷爷说了会儿话,也拜完山神了,高小君和樊美美一起村子里走去。

        樊美美说:“木爷爷年轻的时候家里遭了灾,被大水冲到了咱们村,就一直住在山神庙里当庙祝,平时里就靠着香火钱和村里的接济过活,把山神庙也打理得不错,这些年许多媒人给他说亲,他也没有应承,生生地把自己熬到了如今的七老八十,还无儿无女。”

        而高小君却没有搭腔,没看错的话,木爷爷是个妖。

        但她并未声张,随着樊美美进了村。

        村子不大,就在古树的旁边,许多人间的院子里还能看见古树冒出来的根,这是个临江的小村子,和高小君家那边差不多的地貌,只不过这边没有发展旅游业,村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经济产业,年轻人们读书考出去在城里定居,就把父母也接走了,生的孩子也在城里长大,村里逐渐荒废了,只有几个恋旧的老人家还住着。

        樊美美家就是这样,她在三江市一口气买了两套房,一套自己住,一套给父母住,父母还硬朗,在家附近找到了工作,一家三口都城里定居了,家里老宅也即将荒废了。

        进了村,高小君拿着手机到处照:“你们村里的房子还挺漂亮的。”

        虽然很古老,但依稀可见,都是十分雅致的黑瓦白墙红粱,很有前朝风韵,不同于高小君住的古镇上的那些仿古建筑,这里的建筑都十分有生活气息,可惜,许多都破败了。

        “我们村都姓樊,就取名樊家村了,祖上也阔过,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乡绅,你看,我家还是三进三出的大宅子,但后来败了。”

        樊美美特意从正门进去,带着高小君参观了一下这套三进三出的四合院。

        “现在这套四合院里住了三户人家,我家分到的是后罩房三间和耳房一间,正房和东厢房住了大伯一家,西厢房是和大门南房那边分给了三叔。”

        从大门进门就看见了大户人家才有的影壁,过了精致的垂花门,走完回廊,才跨过一个高高的门槛,到了后罩房,看得出来,这是一套做工考究的古宅,垂花门上的木工雕刻都是异常精致的,在天井处还有精致的小水池,里面应该是养荷花的,如今也都干涸了。

        古宅还是被破坏了不少,生活杂物堆积,有些房子没人住都塌了,樊美美家为了进出方便,在墙上又打了个门。

        或许樊美美的祖上真的有人修真成仙,才有能力置办下这么大的家业,可惜,随着时间长河的缓缓前进,后辈对前辈升仙的事情将信将疑,樊美美是肯定不信的。

        进了樊美美家,见他们把那三间后罩房又做了许多改造,打了窗户做采光,加装了水电,还用木板隔出了二楼三间房。

        安顿好之后,樊美美就一直忙于打电话,公司里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催,她这趟回来放下了公主,就是为了拯救自己的树妈妈。

        高小君将自己的包放在了樊美美的床上,从房间推窗看出去,正好看见那颗古树。

        古树上捆着的红绸布,如一个个小精灵般,随着风摇摆着,为这片古树带来了一丝喜庆的意味。

        那座小小的山神庙就藏在了绿树的葱翠之中,背靠着大树,显得神秘幽静。

        夜风送来了几丝炊烟,这个宁静破败的小村庄却响起了喧嚣声,不断有车从村口石油路上开进来。

        村里都是姓樊,大概有同一个祖先,樊美美家是主支,祠堂就在她家正房里,平时开会也是在正房院子里。

        从下午开始,正房院子里就不断传来怒骂吵架声,吃过晚饭之后,高小君跟着樊美美过去看,见正房院子里坐满了人,但大多都是些老头,围着天井做了一圈。

        樊美美的大伯是大家的主心骨,他正清点人头,发现人头太少了,都是一群中老年。

        “那些个后生呢!”

        年轻人寥寥可数。

        老头老太太们抱怨:“后生们都在城里上班,走不开啊!”

        樊大伯低头闷了口烟,一边的村民们七嘴八舌地骂着那个名叫‘樊通’的人。

        樊美美低声说:“樊通就是我堂哥,大伯的儿子,是我们村里最有出息的孩子,是十里八乡第一个留洋的,当年可为我们家长脸了,现在在国外毕业,签了工作,看样子是要定居了,可是没想到,忽然就干出这种事情来了。”

        虽然不知道樊通为何要砍掉老树,但是村里人大多都是那颗古树的干儿子干女儿,是根本不允许那颗老树被砍的。

        “樊通这个狗日的,留洋留到牛屁股里去了吧,这种天打雷劈的事情怎么能干!”

        “这明眼就是千年老树了,那个狗日的,竟然能骗到砍树的手续,读书读得六亲不认了,尽干些天打五雷轰的事情!”

        “这个狗东西算得还真是精,知道村里只有几个老年人,青壮年都在外面打工,他知道我们待不了多久,想趁人都走了悄悄把树砍了,这次要不是高速路口上班的樊老九看见他们的车提前打电话回来,现在老树肯定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