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02章 追风离开之前

第302章 追风离开之前

        循着李檀给的地址,高小君很快就找到了她的家。

        “哇,你家视野好开阔啊,这房子也好大好别致啊,山景别墅啊!”

        一进门高小君就一直屋里屋外的惊叹。

        “这个庭院,好精致!这个书房,这个摆设简直绝了!”

        追风在厨房炒菜,高小君和李檀在喝茶。

        “只是普通一间精舍而已,我小时候住的皇宫,可比这些豪华多了,不过经历多了,发现平平淡淡才是真。”

        放下茶杯,李檀素手拨了拨香炉,神香缭绕,令人如痴如醉,山间的风温柔地演奏着风铃,白纱缭动,是一番古色古香的韵味。

        就算李檀这些年是吃了许多苦头,可她那可在骨子里的高雅品味没有变。

        一会儿时间,追风来叫她们吃饭了。

        高小君循着香味兴冲冲地去了餐厅,见饭菜已经摆上了桌,令她垂涎的红烧肉烧得色香味俱全。

        “都是些粗茶淡饭,将就吃些吧。”李檀邀请高小君坐下了,追风却是不慌不忙地插了一束新鲜的花在花瓶里才坐下了和两人一起吃饭。

        看得出来,追风炒菜的手艺还是挺好的,味道有种精雕细琢的私房菜韵味,餐具用得也是十分讲究,筷子要雕花的,色调跟碗叠的色调是一致的,菜式不仅讲究口感,还要追求卖相,摆盘十分精致,每道菜还要用花装饰一下。

        从未见过一只妖这么讲究。

        在追风和李檀细嚼慢咽的优雅用餐氛围之中,高小君也不好意思大快朵颐,也是吃得小口小口的。

        饭后,李檀把筷子一放,拉着高小君继续说话,而追风则是沉默着把餐桌和厨房收拾好,把碗扔进洗碗机里,就变成鸟飞出去了。

        “追风去哪儿了?”高小君吃着金黄色的豌豆黄,面前盛放糕点的碟子都是雕龙画凤的。

        李檀抿了一口茶,抬头看向了那已没有追风影子的天空。

        “出去跑网约车了。”

        说着,用手绢擦了擦那饱满的红唇。

        “他啊,每年这个时候,都特别紧张,一门心思只想挣钱,你不外出的时候,他就出去跑网约车,每天都很晚才回来。”

        嚼着糕点的高小君托腮看着湛蓝的天空。

        追风是怕自己走后,李檀没有钱过冬吧。

        现在物质条件好了,不会存在冬天被冻饿而死的事情了,但是在以前,冬天对于李檀一个人来说是特别恐怖的事情吧。

        一会儿时间,追风已经跑了一趟车了,中途驮着一袋大米和面粉回来,把米缸面缸都装满了。

        放好了米面,他又接了个单子,匆忙地出去了。

        就算知道现在的李檀已经不需要他这么如临大敌的准备了,可追风每年离开之前,还是会隆重地准备一番。

        钱,粮,棉衣,还有安全问题,都要考虑。

        而现在的李檀也不再恐惧追风的离开了,她也不再畏惧冬天了。

        但高小君看出,李檀其实还是十分失落的,便故意和她说起自己最爱的小侄女来,想转移一下话题。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

        李檀起身,拿出了一方古朴的小盒子来,打开一看,是一把纯金的长命锁。

        “这是我出生的时候,父皇命国师为我打的长命锁,出嫁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带,就只带了它,这些年,我一直带着它,传给了我的数个孩儿,孩儿们都长命百岁了,你若是不嫌弃,就当是我送给钱钱的见面礼了。”

        高小君当然不能收了,忙推拒:“你自己拿着吧,这个东西太贵重了。”

        李檀又将长命锁推给她:“你拿着吧,什么贵重不贵重的,不过就是一点美好的祝福罢了,我也曾经养过许多个孩儿,都是戴这个长命锁,每个孩儿都能平平安安地长大,拿着拿着。”

        推来推去,高小君还是收下了长命锁。

        “那我就替钱钱收下了,下次我一定带她过来找你玩。”

        长命锁是纯金打造,正面是写着‘玉堂富贵’的字眼,反面是麒麟送子的图样,就算是千年时间过去了,当年的工艺依旧不过时,这长命锁依旧闪着纯粹而耀眼的光泽,历久弥新,唯有黄金。

        收好了长命锁的两人继续聊天,高小君看见茶室的粉壁上,悬着几幅过了胶的古画。

        虽然一直在小心地保存,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发黄了,看起来颇有古韵。

        “这是你和追风吗?”

        画上,是一个云鬓高结身穿钗裙的女子,以及一个身穿大袖长袍的男子,还有儿女绕膝。

        每一幅画落款上都有时间,有五代十国年间,有宋代,明清等,时间跨度超过了千年。

        李檀笑:“是啊,当年也没有照相机的技术,想留住这些美好的记忆,只有靠自己书画了,幸好我自小就勤学书画。”

        大唐时期民风开放,女子可入朝为官甚至是当皇帝,所以唐宫中的公主也自小舞文弄墨,李檀不仅书写得好,才识出众,画功也是浑然天成。

        “那这些孩子呢?是你们收养的吗?”

        李檀望着那古画之上,绕着她和追风跑的孩子们,眼里充满了温柔,点头:“是的,这一千年里,我和追风收养过许多孩子,以前不比现在,遇上打仗,就民不聊生,千里荒坟,十室九空,许多孩子被随意地丢弃了,我若是看见了,就领养回家。”

        高小君也不在问孩子去哪儿了,毕竟都一千年过去了,若是没有仙缘,早就湮灭在历史之中,成为一例尘埃了。

        “有孩子也好,冬天的时候,追风去了南方,孩子们就照顾我,追风也少一些担忧。”

        两人喝着下午茶,把仅剩的一点白泽咖啡也喝完了。

        “这咖啡还真是不错,我喝完了文思泉涌,改稿速度也快了,比原计划提前了一个月交了稿。”

        “是吧,这可是神仙都喝不到的东西,我下次去昆仑山再找白泽要一点。”

        期间,追风来了又走了,坨了好多东西回来,将冰箱和储存室都塞满了,特别多的即食食品和泡面,当然,修真界的泡面和普通的泡面也是不同的,更新鲜,更丰富了,别说是泡面了,满汉全席都可以做成了方便食品。

        唯恐自己离开之后,爱妻缺衣少食,追风恨不得把整个超市都搬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