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295章 敖孪对我是个什么态度

第295章 敖孪对我是个什么态度

        一路辗转打听,他才知道,曾经鼎盛的皇朝已经彻底败了,高高在上的公主已经成了阶下囚,循着她的信息,他飞了好久,终于在一个重重戒备的行宫里找到了她。

        再见面,彼此虽然无话沟通,可他们都能感受到彼此心里的欣喜和不舍,从此以后,她去哪儿,他就把窝放在哪儿。

        日子依旧如往常那般的过,他又能听到她的歌声了,但可惜,那歌声里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欢乐和幸福,甚至她很少再唱歌了。

        他依旧高高地在宫墙上,她仰头,对着他诉说着自己的痛苦。

        藩镇割据,中央皇朝风雨飘摇,她的父亲,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帝,成了军阀们肆意玩弄的狗,她的叔伯们被杀害,她的姐妹们如同礼物般的被送出去,大多死于非命,而下一个,就是她了。

        “追风,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鸟,你带我走好不好?”

        楼燕依旧高傲地立在宫墙之上,似乎并不能听懂她的话,可第二天的时候,他却一直盘旋在她送嫁的队伍附近。

        纵然人声鼎沸,看热闹的人围满了长街,可他还是听见了花轿之中她绝望的哭泣。

        那一刻,追风不顾一切地用妖力制造出了一阵狂风,暂时迷住了人眼。

        那也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展露自己的容颜,他特意穿了上好料子做的衣服,他怕自己的异族容颜吓到了她,有些忐忑不安。

        但她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和他一起走了,这一走,就是一千年。

        思绪回到了现在,眼前的李檀还是如同当年那般美丽,她依旧还是千年前那个在唐宫之中翩然起舞的快乐公主,一点没变。

        他们苦熬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修得圆满了。

        神兽们都看呆了。

        公主果然都会一边转圈一边唱歌。

        ……

        捡了几大篮子的果子之后,高小君告别了英招和神兽们,跟着敖孪一起回家了。

        “小君以后要经常带着公主来玩啊!”

        神兽们依依不舍地和他们挥手道别。

        回家之前,敖孪去了白泽那边一趟,高小君也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追风和李檀在白泽商行里闲逛着,走到了丹药专卖区,追风站在那颗‘逆性丹’前,似乎还是有所执念。

        可李檀已经看开了。

        “我其实并不需要你时时刻刻的陪伴,你能每年春天准时回来,对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追风,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妖,都要知足。”

        她挽住了他的手,声音温柔如风。

        “这一千年来,我们吃过了太多的苦,才熬到了今天,我已经十分满足了,我真的不需要你再牺牲了。”

        相比于过去,每一次分开,再见遥遥无期,现在他们的生活已经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美好。

        “吃过那个小君送的蟠桃之后,我感觉我身体好了不少,等过一阵子,我的书交稿了,我来澳洲找你。”

        这时,追风才算是放下了执念。

        他们现在很好了,已经不需要那些了。

        ……

        此时,敖孪正在跟实验室里的白泽商量合作的细节,看来敖孪是说服应龙了。

        高小君在外面走来走去,时不时地就鬼鬼祟祟地往里面瞧一瞧。

        忽然,看见一只毛茸茸的原型白泽从自己面前路过。

        “白总。”高小君叫住他。

        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只白泽,但听说他们是共享一个终端,随时同步所有记忆的,所以随便抓一只白泽,都是一样的。

        “来,吃果子。”高小君热情地请他吃果子。

        白泽用粉爪子接过了果子,一边吃一边说:“说吧,想问什么?”

        果然是白泽,一眼看穿。

        高小君看看左右,只有他们两个,才悄悄地把白泽的耳朵掀起来,在他耳边低声问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敖总他对我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他到底有没有和我处对象的可能?”

        闻言,白泽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

        “这种事情,你自己去问不是更合适吗?”

        目光又盯向了她那膨胀起来的腰。

        “我问了啊,敖总他说他看不上我,你快去帮我看看,你可是妖王,你肯定能看出来的。”

        白泽摇了摇尾巴。

        “这个……天机不可泄露。”

        说完,就走了。

        高小君逮了好几只白泽,都不肯说,看来他是真的不肯说了。

        敖孪还在跟白泽谈什么要紧事情,她也不好意思去催,就在商行里转悠,一会儿,又看见一只白泽趴在柜台上舔毛。

        她走过去,又问了一遍,果不其然又被拒绝了,那他换了个问题:“你们这儿,有那种,喝了就能爱上指定的人的神药?”

        白泽:“……”

        这些人类的想法实在是太邪恶了。

        “没有。”一口回绝。

        高小君缠住他:“你连不死药都有,那种药肯定也有的嘛!”

        白泽:“他如果愿意,不用那种东西也是完全可以的。”

        敖孪一直不出来,高小君不想逛了,就一边薅白泽的毛,一边和他唠嗑。

        “你变得人形都这么帅,他们能真的不会互相看对眼然后谈恋爱吗?”

        白泽:“真不会。”

        “我听说世界上仅有你这么一只白泽,你就没有考虑过造一个女的分身出来,和自己谈恋爱吗?”

        白泽:“没有考虑过。”

        “你天天舔毛要吃化毛膏吗?”

        白泽:“……”

        “你会吐毛球吗?”

        白泽:“……”

        “你多少发晴一次?”

        白泽:“……”

        “你发晴了找不到女朋友的话,会找分身下手吗?”

        白泽:“你烦死了。”

        高小君不问奇怪的问题了,拿起他的大圆爪子欣赏着,虽然这个奸商是真的奸商,但可爱也是真的可爱,爪子的肉垫竟然是粉色的。

        “啧,一想到这么可爱的爪子竟然也要用来刨屎,我就十分的痛心。”还凑近闻了闻,不臭,香的,好神奇。

        正舔爪子的白泽:“……”

        他又不是猫,他不需要刨屎。

        但那爪子被她的小手握在手里,就感觉痒痒的,还特别舒服。

        “你的脚毛好长啊,走路容易打滑吧,来,我给你剃一剃。”

        她就真的拿出了剪刀,十分认真地给白泽修起了脚毛。

        白泽眯着眼,享受着被人修脚毛的快乐,尾巴一摇一摇,大力地吸一口,果然香香的,还是一种十分天然的香气。

        这就是养人宠的快乐吗?

        虽然知道她讨好他,其实是为了套话,但这假惺惺的样子还是挺真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