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276章 追风的老婆

第276章 追风的老婆

        在这安静而乏味的行程中,高小君开始昏昏欲睡,脑袋一点一点的,就要睡着了。

        忽地,一阵手机铃响将她惊醒,然后就看见追风停在了一处悬崖的独木上,停稳之后,翅膀变手,掏出了手机。

        此时,高小君心一紧,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追风一接起电话就脸色大变。

        “……好好,我立马过来。”高冷如他,语气之中也是万分的着急。

        挂了电话,他扭头对高小君说:“我老婆被急救车拉到了医院,我先过去一下,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晚点来接你。”

        然后,就飞走了。

        分走了。

        走了。

        了。

        蹲在绝壁悬崖上抱着树的高小君望了望上不去的天,再看看下不去的地,再看看那已经飞远的追风——“王八蛋你给我回来!!”

        行云布雨归来的敖孪,忽然就接到了高小君的电话,那头的她哭得声嘶力竭。

        “敖总,你快来救救我,嘤——”

        放下手机,敖孪立马循着定位找了过去,远远地看见一处无人区的万丈悬崖,峭壁之上长了颗摇摇欲坠的歪脖子树,高小君就抱着歪脖子树的脖子一边哭一边发抖。

        头顶是看不见尽头的垂直峭壁,脚底下是万丈深渊,完全无处落脚。

        看见他出现,高小君‘哇’一声就哭了……

        岐伯连锁医院。

        追风为病床上的女人盖好了被子,在她那苍白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而后悄悄地退出了病房。

        医生办公室里。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长了一张西方人的脸,头上顶着一个光圈,身后有一对白色的天使翅膀,但却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问:“你是病人家属吗?”

        追风垂眸,脸上似乎是失去了生机,木然回答:“是。”

        “病人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姓李,名檀,生于公元892年。”

        医生:“那就是唐朝后期了吧,都一千多岁了,那就怪不得了,病人年迈体弱了,身边还是要留个人照顾的,这次幸好发现及时,晚一点就糟糕了,毕竟是个修为低微的凡人嘛,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着,医生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治疗方案:“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你如果有条件购进灵丹妙药,还是有救的,但那个东西啊,医保是报不了的。”

        “我们这边推荐还是保守治疗,先住院疗养几天,好转了就出院,咱们这边是西医,你可以去楼下中医门诊开几服药回去慢慢地调养一下身体,乐观估计还是能活个三年五载的。”

        可追风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眼里失去了光,木然地接过了单子,如行尸走肉一般地去缴费窗口排队,一直到缴费的时候提醒余额不足,他那木然的神色才有了一丝变化,慌乱地掏出了好几张银行卡,才零零碎碎地把医药费凑齐了。

        回到病房的时候,却看见病床前坐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你怎么在这儿?”

        那坐着的人正是高小君,她见他大声喧哗,回头:“嘘。”

        追风忽然感觉浑身的汗毛一炸,一回头,见自己身后站着一个强大的男妖,双眸里泛着青光,双眸竖成两颗泛着煞气的线。

        敖孪进一步,追风就退一步,浓浓的煞气凝成了实形将追风给裹得透不过起来,两者之间的距离太大了,面对眼前的妖怪,追风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方汪洋。

        对面的妖并未做什么,但追风已经感觉自己的脖子被无形的力量给卡住了。

        幸好高小君及时地过来站在了两妖中间。

        “好了好了,敖总,追风也不是故意把我扔那儿的!他家里出事了嘛。”

        都这个时候还在替这只鸟说话,敖孪虽然气,但还是收回了那无形的杀气。

        高小君把敖孪劝出去先等变成龙等她,她回头对追风说:“今天你先忙,等你家那位身体好一点了,你再来上班。”

        说完,赶紧追着敖孪去了。

        追风立在那里,静默地看着离去的高小君,很快就看见一条青龙载着她从窗户外面飞走了。

        回到病房,吊瓶已经上了,金色的液体输进了女人的身体里,效果立竿见影,女人很快就睁开了眼,如一朵白色的纸花,虽然依旧年轻,但却已经失去了生气。

        “追风,你放弃我吧,我时日无多了。”李檀睁眼第一件事情竟然说的就是这种话。

        追风回避着她的眼神:“我又找到了新的工作,工资日结,我现在有钱。”

        可李檀知道,他们早已经没钱了,她的身体就是个无底洞,再多的钱也没用。

        “生死有命,我的阳寿已经差不多了,你不必再为我花冤枉钱了。”

        追风不答,只是沉默着为她削水果。

        李檀知道,劝他也是无用。

        枯槁的眼看向了窗外,她看见有一片枯黄的叶子悠然的从窗外飘过。

        “追风,秋天是不是快到了?”

        ……

        “把那只鸟辞了,以后我送你。”

        送高小君去民政局办事的路上,敖孪说话了,龙爪拨动云雾,快若闪电,是比追风快许多。

        而且骑龙,和骑鸟,感觉完全不同,大概就像开三轮车和开敞篷跑车的区别吧。

        “不了,你是龙王,你更忙,让你天天送也不现实。”

        高小君却一直在想刚才看见那位人类的女子。

        她好美,虽然缠绵病榻以至于花容失色,但高小君第一眼看见她,就她的美丽给震撼住了。

        原来妖怪也会更喜欢长得好看的人类女孩子吗?

        敖孪又说:“我认识一条龙,最近正在找工作,飞得很快。”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可我觉得追风挺好的,又快又便宜。”

        敖孪不再说话了。

        赤子之心的人,行事作风都比较难以理喻。

        把高小君送到民政局之后,敖孪走了。

        “一会儿忙完了打我电话,我走不开,你就打个车。”

        高小君站在门口挥手。

        打了个哈欠之后,她抱着资料进了民政局。

        没想到,第二天很早的时候,追风十分主动地打了个电话过来:“要我过来上班吗?”

        “啊,不用了。”

        高小君知道他的情况:“你先回去照顾你老婆吧。”

        虽然不懂医术,可还是看出他老婆似乎病得很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