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275章 看电影也能科普

第275章 看电影也能科普

        敖孪开车,很快就到了家,高小明把家里打扫得窗明几净纤尘不染,厨房里传来红烧肉的香味。

        “哇,有哥哥做饭真好!”

        高小君换了鞋就飞进厨房,把锅盖一掀。

        “恩,这个红烧肉好香。”

        敖孪把高小君刚才在超市买的菜和龙宫食堂领到的水产放在了厨房案板上。

        “自己弄。”

        对于做菜,高小明比高小君更专业,很快就烧好了一桌子的菜,邀请敖孪来吃饭。

        吃饭之时,敖孪下意识地看两兄妹,虽然五官的确不像,但无论说话还是神态,都如此神似,长久生活之中,互相影响着,难怪从未有人怀疑过高小君的身份。

        或者,这就是人类与同类之间的奇异同化现象吧。

        “多吃点,你这几天辛苦了。”

        高小明一个劲儿地往自己妹妹碗里夹菜,尽管她碗里已经装满了。

        “你也吃,吃饱了好看书。”

        高小君反夹了几筷子回去:“尚付的肉只吃一片就能十天不睡觉,你暂时就吃一片,不要吃多了,这几天就辛苦你了,争取早一点把证考到,官司胜算能大一些。”

        此时,敖孪也往高小君碗里夹了两筷子肉。

        “多吃点肉。”

        胖点好,白白胖胖,看起来更可爱了。

        果然,无论什么生物,都是丰满一点才好看。

        高小君也夹了一筷子菜到敖孪碗里。

        “敖总,你要多吃青菜,不要总是吃肉,要营养均衡。”

        虽然她也不知道龙是不是要吃青菜。

        但看敖孪的眼神,分明是嫌弃的。

        忽然,她好奇心起,问敖孪:“你们家的龙平时会像我们这样坐在一起吃饭吗?”

        他们家11条龙如果坐在一起吃饭的话,那得多大的桌子才坐得下啊。

        “不会。”

        敖孪答:“我们已经辟谷了,没有固定的饭点,想吃就吃。”

        从他有记忆开始,似乎就完全没有试过全家所有的龙坐在一起吃饭,一家龙分散在三界,平时根本难以凑齐,就算是想开个视频会议都不一定能凑齐。

        “那你们为什么不一起吃饭呢?”高小君扒了一大口饭之后慢吞吞地问他。

        敖孪:“龙族足够强大,能够完成独立的捕猎行为,而你们人类需要以家族为团队进行协作才能顺利捕猎,所以人类会共享捕猎所得,长久下来,会形成习惯和传统。”

        奇怪的知识点又增加了。

        “那你们平时靠什么联络感情呢?”

        敖孪:“主要靠搏斗与撕咬,用同胞的身躯锤炼自己的爪牙,共同进步。”

        “那你们龙是生下来就会说话吗?”

        敖孪:“龙的幼崽儿会得到一部分遗传记忆,生下来就会一些龙族天赋,以及关于语言的记忆,所以,生下来一般都是会说话的。”

        氛围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高小君的问题就越问越奇怪。

        “你们龙生下来要用尿布吗?”

        “不用。”

        “你们龙的幼崽儿生下来吃什么啊?龙喝奶吗?”

        无论她问的问题有多么奇葩,敖孪总是十分耐心地进行科普:“龙是卵生动物,不喝奶,只吃肉,出生之后不久就会开始捕食小型动物。”

        说着话,吃着饭,高小君的腮帮子吃得一股一股,一会儿时间,把一锅米饭都吃得见底了。

        她最近食量的确是增大了不少,打官司果然是一件麻烦的事情,竟然将人折磨得食量大增。

        敖孪又往她碗里夹了一大块红烧肉。

        坐在他们对面的高小明默默地看着他们的互动,却没有说话。

        虽然高小君已经将她和敖孪的真正关系说明了,可高小明还是看出了什么,这一人一龙之间的感情早已经不是普通的人宠和饲主之间的关系了。

        或许,敖孪只是不想承认。

        吃完饭,高小明在书房看考人宠的资料,敖孪盘在沙发上看新闻,高小君把他当靠枕坐着,研究一本妖界法律书籍。

        那一头刚洗过的青葱头发如黑色的瀑布般落在敖孪的青色鬃毛之间,青黑交缠,难分难解,她那一双圆圆白白的小脚一如她的脸可爱,轻轻地抵在他的龙躯上,似乎正抵在他心的位置上,一颗心忽然变得火热瘙痒。

        高小君认真地看着书,翻了一页,顺便伸手将那跑进睡衣里的头发撩出来。

        迎面就打来了一阵洗发水的花香气息,细细小小的发丝似乎落进鼻孔了,敖孪打了喷嚏。

        “敖总,你感冒了吗?”

        高小君忙放下书摸摸他的头。

        敖孪:“没事,龙不会感冒。”

        那只落在头上的轻盈小手,拂过的地方,皮肤之下神经元总是异常敏感,在触碰之间,一股股微弱的电流似乎涌向了掩藏在厚重鳞片之下的心脏,将那跳动的频率加快再加快。

        电视上正讲着超大货轮遭遇强风导致船体失衡,而堵塞整个运河的新闻。

        “敖总,那条轮船这都堵了好几天了吧,怎么还没通?那个住在埃及的狗头神就不派个神去帮个忙?”

        一边看着新闻,一边拨弄着龙耳朵。

        “神界有规定,不会轻易干涉人间的事情,否则会造成三界大乱。”

        龙耳朵软趴了下来,逐渐充血加热。

        新闻结束,敖孪换台,按到了电影频道,正在播放电影《哥斯拉大战金刚》,高小君趁机又问了些奇怪的问题。

        “哥斯拉和金刚算不算是妖怪呢?你认识哥斯拉和金刚吗?”

        敖孪:“那只是人类创造的艺术形象而已,理论上,现在已经不可能出现像哥斯拉这么大的妖怪了。”

        “为什么?敖总你的本体明明比哥斯拉还大!”

        敖孪认真地给她剖析原因:

        “地球氧气浓度与生物个体的质量成正比,据古籍记载,在上古时期,空气中氧气的含量达40%,那时候的生物都是无比巨大的,恐龙不必说了,连出土的蜻蜓化石,也比现在大了许多倍,而现在氧气浓度仅为21%,哥斯拉那种体量的妖怪无法存活。”

        高小君托着腮看他,双眼里似乎有星星。

        给她讲解奇怪知识的敖孪最迷人。

        “我出生的时候,氧气浓度已经开始降低了,到老九出生,已经和现在差不多了,所以他与我个体差异很大,我们的下一代,将会更小,虽然海洋之中的藻类能为海洋生物提供大量氧气,养育出了许多大型水族,但妖怪的体型越来越小,已是大势所趋,或许这也是系统的安排。”

        所以,极少见到敖孪以最庞大的本土形象出现,一是不方便和小动物社交,二来,他庞大的本体已经无法如今的环境之下长久生存,会缺氧。

        高小君听着他的科普,想起了之前在白泽那里听见的话。

        那些上古就存在的神和大妖怪们,就是预见到了今后将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才创造了体型娇小的人。

        上古传说中的神和妖们,动不动就是几百上千丈的身高,大量繁殖下来,的确是会让地球不堪重负。

        生物们为了生存好难,必须不断进化。

        所以,让敖孪等强大的妖怪们无法繁衍,也是系统的意思。

        这个世界已经不堪重负了。

        敖孪看着电影,再回头看她,见人已经蜷缩在他的龙躯弯曲处睡着了,一只手还揪着他的鬃毛。

        庞大的敖孪看着她,虽然如此渺小,但也如此明亮。

        ……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尚付肉暂时不需要睡眠的高小明早早起床把饭做好了,便当盒里塞满了罗田喜欢吃的菜。

        高小君坐敖孪的车去龙宫给罗田送饭,出来的时候,追风已经在龙宫结界的停车位上候着了。

        “走吧。”

        高小君打了个哈欠,揉揉眼,还是很困。

        一忙又是一整天,期间跑了好几个部门去做材料。

        打官司可真愁人啊!

        幸好有先见之明雇了个临时的司机。

        虽然追风沉默寡言,但飞得又快又稳。

        从民政局走出来,高小君困得不行了,一边整理材料一边打哈欠。

        一看时间,都到饭点了。

        “追风,我请你吃午饭吧。”

        追风:“不了,我自己带了饭。”

        化成人形的他拿出随身拎的便当盒,用妖力加热了一下,打开时候就热气腾腾了。

        高小君一下子来精神了,凑过去看,问:“你老婆给你做的啊?你老婆手艺可真好,这个汤炖得好香啊!”

        看她那垂涎欲滴的样子,分明就是想吃两口。

        追风不搭理她,也不回答她的问题。

        高小君自觉没趣,去附近餐厅随便扒了两口饭,回来的时候见追风已经吃完饭,碗都洗了,把装饭盒子的包挂在脖子上,正蹲在停车位上打盹。

        飞的时候看起来十分修长健美的一只,蹲下来就胖嘟嘟的,还是黑颈白肚子,是层次分明的胖嘟嘟。

        想摸。

        可一想到这是另外一个女人的老公,高小君忍住了那股馋劲儿,还是回家摸敖孪去。

        “下午我要去三江教育局搞一点资料,可能要排会儿队,你等我一下,搞完了你送我回龙宫来。”

        追风:“恩。”

        翅膀展开,原地弹射,一秒起步。

        坐在鸟背上的高小君其实很想和追风那位人类的老婆认识认识,了解一下和妖怪相爱的心路历程,可追风似乎并不想透露什么,问了也不说,一路安静如鸡。

        无论是人和妖怪的社会里,人和妖结婚,都是十分异类的存在,等同于变态,追风不愿意说也是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