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254章 孩子不是偷的

第254章 孩子不是偷的

        另一边,进了龙宫大厅的高小君一回头,却不见高小明跟进来,忙退出去。

        兄妹俩在门口碰头。

        “哥,我们公司的门凡人进不来,你先去附近找个地方坐一下,我上去见到嫂子跟她谈谈,一会儿我下来找你。”

        高小明看着高小君再度刷卡,开了门,匆忙进去,他再跟进去,那破旧的大厅里,还是不见她踪迹。

        进了龙宫的高小君,直奔自己的工位。

        “咦?小君回来了?你不是请了五天假回老家吗?”李瑜看见她来了,好奇地问了一下。

        高小君一边开电脑,一边问:“李姐,昨天是不是抓了一只田螺妖回来,她现在被关在哪儿?”

        一说起那只田螺妖,大家都似乎有所耳闻,纷纷凑过来八卦。

        “算起来,这只田螺妖都是七进宫了吧?你说她是图啥呢?”

        “看来,她又被穷小子抛弃了。”

        “以前被抓进来,都是面无表情,一副接受现实的样子,这次进来哭得好凶,从昨天一直哭到了今天,这次肯定是受了更大的伤害吧。”

        “她以前被她的穷小子卖给地主,收养的孩子被当面摔死都没哭得这么凄惨。”

        而高小君只听见了,她从昨晚一直哭到了现在。

        在大家八卦的时候,她已经登录了公司的龙王印管理系统,找到了相关卷宗,匆忙了扫下来。

        这已经是她第七次被抓起来了。

        每一次都是差不多的罪名,每一次都是两百年,出去之后,她很快又会因为同样的罪名进来。

        卷宗里写得可比敖孪讲得更暗黑,每一次,田螺姑娘都是被自己所爱的人伤害至深。

        此时,又忽然听见同事说:“听说,这只田螺妖年幼还未化形的时候,曾经被一个人类的穷小子救过命,她从此就魔怔了,化形之后就到处找穷小子结婚,这是病,得治。”

        高小君心里被什么东西狠狠地锥了一下,急忙起身,直接按电梯去了龙宫天牢。

        虽然龙宫规矩,不能随意探视在押的罪妖,但高小君贡献出了一瓶王母娘娘女那儿顺来的酒,就顺利地见到了罗田。

        进去了却只见牢房里,关着一只巨大的田螺,那就是她的本体,一只散发着水产腥臭,在凡人看来很恶心的田螺。

        田螺里传来她凄凉的哭声,听得牢头就烦了。

        “就一会儿啊,龙王怪罪下来你自己担。”牢头一边刷卡开门,一边抱怨:“这只田螺妖都是龙宫的熟客了,这次跟她一起被抓的还有只猪精,不过那只猪精已经被万兽宫给提走了,猪是归万兽宫管的。”

        “谢谢鲨鱼大哥,来,吃蟠桃。”

        高小君塞给他一个蟠桃,溜进了牢房里,隔着一层防弹玻璃做的墙,见到罗田。

        “嫂子!”

        田螺蠕动了一下,却没有再动了,连哭声都止住了。

        高小君敲敲玻璃:“嫂子,我是小君啊,你出来看看我啊!”

        田螺里传来了罗田的声音:“对不起,小君,让你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是一只丑陋恶臭的田螺妖怪,我一直都在骗你们,对不起,对不起。”

        高小君的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嫂子,你说什么呢,田螺本来就是这样,有什么丑不丑的,兴许在田螺眼里,我们人也是又丑又臭的怪物。”

        她擦了一下眼泪,问她:“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可罗田却还记挂着家里:“明哥还好吗?爸妈呢?还有钱钱呢?钱钱怎么样了?”

        说起钱钱,高小君又泪流满面:“钱钱被公安局抱走了,说是要还给他的亲生父母。”

        听到这儿,罗田特别激动,她的软体部分从壳里出来了,高小君看见那坨田螺肉上面,长了一张罗田的人脸,额头上还有两个触须。

        “不要!钱钱是我的螃蟹朋友在一个池塘里捡到的,她才出生几天,就被她的亲生父亲给扔在了池塘里,是要溺死她的!小君,千万不要让钱钱回去,他的父母会再次溺死她的!”

        想不到,还有这种隐情。

        高小君气得又哭了,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年代还有人干这种事情!

        她意识到了什么,忙坐起身来,擦擦眼泪,问罗田:“所以,钱钱不是你偷的!是你捡来的?你快详细给我说说。”

        罗田擦泪,说起了钱钱的来历。

        “钱钱出生在一个偏远农村,她的父母生了一个女儿,想要个儿子,可第二胎却生了钱钱,他的生父开摩托车走很远的路,将她扔进了那个人迹罕至的水塘里。”

        “那个水塘里住了一只千年修为的螃蟹,它本不想掺和人类的事情,但是钱钱落在了厚厚的浮萍上,捡了一条性命,饿得一直哭,却没有人管,我朋友实在不忍心,就打电话让我过去带走了。”

        罗田又哭:“小君,我从来就没有偷过孩子,我所有的孩子都是捡的!那个时候,池塘里古井里大河里,好多好多被人类故意溺杀的女婴,都成了妖怪们的美餐,我想要孩子了,我就去河边捡一个孩子回来,我喜欢人类的小孩子,但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偷过孩子!”

        高小君听完,也是恨得哭。

        孩子不是罗田偷的!

        一千年七进宫,却从未有妖听她辩解!

        她无罪!

        定了定心神,高小君擦干眼泪,正色望着里面的田螺姑娘。

        “嫂子,你还想回来跟我哥过一辈子吗?”

        罗田苦笑,可还是眼泪汪汪地点点头:“想,我想回来。”

        高小君又问他:“凡人和妖怪在一起,双方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以后,我哥,他会老、会死、会离开你,你能接受吗?”

        罗田:“我这辈子都在寻找一个真正爱我的人,在过去的一千年里,我吃过了的太多苦头,遭受了太多的痛苦和背叛,我好不容易才寻找了一颗真挚待我的心,就算只是只能和他在一起短短几十年,我也满足了,我宁愿用我千年的孤独去换这几十年的圆满。”

        她移到了玻璃前,趴在玻璃上,望着高小君:“曾经我也是为了你们家的赤子之心来的,但爸妈和小明都对我好极了,这就是我的家,我想回去,我想和小明在一起,你们都是我的家人!”

        她也知道,那都是奢望了。

        她再也回不去那个家了。

        高小君擦了擦那不断涌上来的泪,拿出手机,打了高小明的视频电话。

        “来,嫂子,你和哥说说话。”

        可罗田却开始躲藏了,又飞快地缩回到了田螺壳里。

        “不,我不能让他看到我丑陋的样子!”

        声音无比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