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248章 田螺姑娘

第248章 田螺姑娘

        高小君:“……你闭嘴!!”

        转而一阵凶神恶煞,按住敖孪的肩膀:“我说有一千年就有一千年!不服憋着!”

        敖孪默了。

        高小君沉淀了一下情绪,又绽放出了甜美的笑容,为敖孪介绍镇上的风土人情:“我们镇上不仅有美味的田螺,还有关于田螺姑娘的美丽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田螺镇上住着一个贫穷而善良的小伙子,他每天早上出门劳作晚上回来,十分辛苦勤劳,因为贫穷,一直没能娶上媳妇儿。

        某一天,他在田里发现了一个可怜的大田螺,善良的他就把田螺带回家用清水好好地养了起来,之后,他每天回来都会发现家里已经有人给你做好了饭、挑好了水。

        持续一段时间之后,小伙子一直没有找到那个为他做饭挑水的人,有一天,他故意没有出门劳作,而是躲在了柴房,竟然发现自己养的田螺里出来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是那位姑娘为他煮饭挑水。

        小伙子立马现身和姑娘相见,姑娘说了自己是天河里的素女,倾慕勤劳的小伙子就下凡变成田螺姑娘,给他做饭挑水。

        听到这里,敖孪打断:“田螺姑娘确有其妖,但素女是黄帝属臣、掌管音乐的神之一,擅长鼓瑟唱歌,这次蟠桃大会她还有一个独奏节目,她还是掌管医疗的神,曾经……”

        话还没说完,高小君就跳起来揪住了他的耳朵:“闭嘴,听我讲完!”

        敖孪闭嘴了。

        高小君哼了口气。

        讲故事的氛围都没有了。

        她勉强讲完了故事。

        “然后小伙子就和田螺姑娘结婚了,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在田螺姑娘的帮助之下,穷小子努力发奋,日子越过越好,当地百姓们得知了这个事情,为田螺姑娘建立螺女庙,好了,讲完了,你可以尽情科普了。”

        一扭头,走在了前面,不搭理他了。

        敖孪看了看周围,旁边就是镇上最热闹的中心广场,看得出来,‘田螺姑娘’的传说已经成了这个镇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大ip了。

        广场上不仅有田螺姑娘故事的宣传栏,还有相关影视剧的介绍,广场中心甚至还树起了一个田螺姑娘的塑像,街边许多卖田螺的店家,到晚上大广场这边还有专门的表演,都是环绕着田螺姑娘来的。

        甚至还有专门为田螺姑娘做的螺女庙,田螺养殖户会每年上供,祈求田螺姑娘保佑他们年年丰收,镇上年轻的女孩子们也会拜田螺姑娘,希望自己能有一双巧手。

        镇上把田螺姑娘的传说做成了舞台剧,还将田螺姑娘的生日定为田螺节,会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以拉动旅游和养殖业。

        总之,这个镇的旅游和养殖gdp都是靠田螺姑娘这个ip拉动。

        本以为高小君生气了,可一会儿,她买了瓶可乐又回来了,还兴致勃勃地问他:“真的有田螺姑娘吗?”

        敖孪:“有。”

        高小君把可乐给他开了,催着他:“快,给我讲讲。”

        敖孪接过可乐喝了一口,才说:“真相远远没你想的这么浪漫,很暗黑。”

        可她更迫不及待了:“快,讲讲,我不怕暗黑。”

        敖孪仰头看向了广场上、那风姿妙曼的田螺姑娘的塑像,讲起了真实的田螺姑娘的故事。

        “田螺妖和凡人相爱结婚,怕自己的妖怪身份暴露,便偷取别家婴孩冒充是自己所生。”

        “但妖毕竟是妖,身份无法长久隐藏下去,最后,她的身份还是败露,她的孩子被人骂为是半人半妖的怪物,被霸凌被歧视,她的丈夫在她的帮助之下飞黄腾达,就一个接着一个娶小妾,也逐渐厌弃她,最后更是不耻自己靠着一个妖物发家,更不敢承认自己有一个半人半妖的后代,歹心顿起,弄死了田螺姑娘收养的孩子,还想打碎她的田螺壳来致她于死地。”

        高小君差点窒息了。

        “就这??”

        敖孪喝了口可乐:“结局很符合当时的封建社会背景,不奇怪。”

        高小君要被这个结局气死了,赶紧问:“后来呢?”

        敖孪:“妖统局的前身鉴妖司得知有田螺妖混在人间颠倒阴阳,派人将她抓走,引渡给了龙宫处置,虽然她从头到尾都没有伤人,但她也因为非法伪装人类罪、非法交-配罪、偷窃人类婴儿数罪并罚,判两百年,那个穷小子没了田螺妖的帮助,逐渐家道中落,又成了穷小子,不,应该是穷老汉,最后流落街头死于病饿。”

        “那她现在呢?还在龙宫里服刑吗?”高小君赶紧追问,急得抓住了他的手。

        敖孪:“两百年对于妖怪来说不算长,早就放出来了。”

        故事听完了,高小君怅然若失,坐在广场旁边的长椅上,长吁短叹:“田螺姑娘遇上了渣男了,如果她遇上好的男人,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身边男人的神情一下子黯然了。

        “人和妖,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局的。”

        他说起了故事的续集:“出狱之后的田螺姑娘,死性不改,又故技重施,嫁给了一个穷小子,又偷了一个女婴回来假装是自己生的,没想到,那个穷小子一家重男轻女,趁她不注意,将她视若己出的孩子摔死了,当地杀女婴成风,就算是看似憨厚的穷小子也不过如此。”

        “那时候,有个地主听闻了田螺姑娘的美色,上门求见之后,惊为天人,给了10两银子,穷小子便将田螺姑娘卖给了地主,他用那10两银子,置办了田地家业,娶了一个同村姑娘,生下了两个儿子,幸福地过完了一生,田螺姑娘大哭一场逃走了。”

        这续集,比正片更暗黑。

        高小君感觉自己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完了,我不高兴了,就不香了,都怪你,给我说这么暗黑的故事。”

        她一边碎碎念,一边捏起小拳头,锤他两下泄恨。

        敖孪接住了她的小粉拳:“是你让我说的。”

        高小君泻了口气,托着下巴:“田螺姑娘明明美丽又能干,为什么那些穷小子都不珍惜她呢?”

        身侧的敖孪回答了她:“终归还是人妖殊途,不说田螺姑娘无法为人类生育孩子的事情,她本是一个田螺,与人不同,有着人难以忍受的田螺气息,一年两年还能忍受,十年八年下来,难免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