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189章 你不来我就不走了

第189章 你不来我就不走了

        敖孪和高小君则是回去继续吃烤鱼。

        高小君‘咕咚咕咚’地灌了好几口啤酒,才把内心的悲伤给平复了下去。

        重重地放下杯子后,她凝重无比地看向了敖孪。

        “敖总,我想好了,以后等我死了,你休想让我在奈何桥边等你,我绝对不会等你的!”

        敖孪把她吃不完的生蚝清理干净。

        “恩,别等,我会找熟神替你安排个好胎。”

        高小君点头:“好,我也要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女,或者是一国公主,那种好胎!”

        敖孪:“抽空去查查功德分,看看你有几分,如果分太低,走后门也没办法,投胎是要看功德分的,分太低,也操作不了。”

        投胎之前,是要看功德分的,分低,来世投兽胎,就算是兽,也是分了三六九等,上等兽胎都是什么大熊猫金丝猴,生下来就是国宝,或者是一些顶级掠食者,下等兽胎,比如,养鸡场刚孵出来的小公鸡,才出来就被碾碎了做饲料。

        再往上,是人胎、妖胎。

        最好当然是神胎,生下来就上神界户口。

        高小君一个劲儿地点头:“好好好,回去就查。”

        敖孪又说:“趁着你这条小命还年轻,好好修炼,多挣点功德,目光也不要这么短浅,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一国公主、集团董事长独生女,功德分高,下辈子直接投在神界。”

        高小君一拍桌子:“这个好,下辈子,我要投就投你家这种胎!投过去就有神界户口!我也要投个伏羲之女,后土之子,炎黄之孙,然后来签约你当坐骑!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敖孪:“……”

        虽然是个人宠,可却成天做梦想让自己的饲主当自己当坐骑。

        人小,心大。

        今天经历了点伤心事情,高小君多喝了两杯,喝完回家路上一直耍酒疯。

        一会儿又趴在敖孪头上,咬他的龙角。

        “嗷!我要尝尝这个龙角是什么味道!”

        一会儿又把敖孪的耳朵捏来捏去。

        敖孪蹙眉:“不要捏我的耳朵。”

        高小君:“我偏要捏!”

        不仅捏,还‘嗷’一口咬上去。

        可咬了一口立马就吐出来了。

        “呸呸呸,都是毛!龙耳朵一点都不好吃!”

        敖孪笑:“我是大罗金仙,千锤百炼的神龙躯,你这凡人的牙口休想——”

        可随即,耳朵处就传来一阵温柔濡湿的触感,让敖孪整个龙一机灵,起了鸡皮疙瘩。

        “也不要舔我的耳朵!”

        口吻里,少了沉稳,多了被占便宜之后的气急败坏。

        只见趴在龙头上的高小君揪着他的耳朵,‘滋溜滋溜’的舔。

        那酥麻的感觉顿时就传递到了龙躯的每一个神经末梢,他整个龙都悸动了起来。

        高小君叼住他的耳朵,又舔又咬,牙齿里冒出了囫囵的话。

        “……我偏要舔,舔化你!”

        灵巧柔软的舌头在耳垂上缓缓滑过,还往他敏感的耳道里送去热气,带来一阵接着一阵的悸动。

        在龙族看来,舔耳朵是配之前的暖场调情项目!

        不熟的龙舔别的龙,被控告,一律按猥亵罪论处!

        敖孪咆哮一声,龙爪伸上去想把她抓下来,他越是不愿意,她越要舔,竟然死死地咬住他的耳朵,怎么都不松口。

        “你——”

        敖孪没脾气了,又怕把她伤到了,不敢大力动她,只得让她舔个够。

        高小君越来越过分了,竟然把他整个龙耳朵尖尖含在嘴巴里,像嘬奶一样嘬着。

        此时,红灯亮,敖孪停在人行横道前,好巧不巧地,旁边停了一条女龙。

        女龙一来就看见一个人在舔敖孪的龙耳朵,顿时羞红了脸,别开龙脸,还骂了一声:“恶心!变态!”

        女龙头上骑了一个要出城的判官,也用看变态的眼神看他。

        敖孪:“……”

        幸好他是条青龙,不然一定会看见他此刻通红的龙脸。

        在龙看来,让人舔自己的耳朵,的确是一种、一种……特别变态的事情。

        敖孪埋下龙脸,蛇皮走位,连续超车,想赶紧出酆都城。

        而且,这才超了几个车,头上的高小君就不行了。

        “敖总,靠边停车,我要yue——”

        敖孪吓得往路边一靠,高小君把头埋进了彼岸花做的绿化带里,把今天吃的东西全部‘yue’了出来。

        敖孪保持着龙形,在一边照顾她,龙爪拍拍她的背。

        “不能喝就少喝点。”

        自己养的人,再恶心也要处理。

        养人宠以来的第n个心理阴影。

        他拧开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她,高小君喝了一口,继续yue。

        忽然一阵阴风刮来,龙头一回,看见两个阴差御剑而来。

        “又是你们!”

        敖孪:“……”

        等处理好罚款,敖孪继续上路的时候,看见他已经上了路边的电子显示屏上。

        某龙违章停车,某凡人违规污染绿化带,累计罚款一万丹,还要公开违法过程,以儆效尤。

        脑袋上趴着的高小君不舔他耳朵了,‘嘤嘤呜呜’的哭着,把他的鬃毛都哭湿了。

        “阿黄,我好舍不得你阿黄……”

        “阿黄你不要走阿黄……我以后再也不想养宠物了阿黄。”

        敖孪的眼睛往上看,试图看到她。

        “好了,狗死不能复生,不要太伤心。”

        高小君哭到伤心处,流了一脸鼻涕眼泪。

        她把他的耳朵揪过去。

        “噗!”用力地擤了一下鼻涕。

        然后用他耳朵擦干净了。

        敖孪:“……”

        养宠物以来第n+1个心理阴影。

        高小君把他耳朵甩开,继续趴在龙头上哭。

        “敖总,我不会等你的……一想到阿黄还在奈何桥边上等我,我就好伤心……我以后不会等你的,你知道了也会一直担心的。”

        她不知道说醉话还是说伤心话。

        “谁让你等我,毫无意义。”敖孪沉声。

        高小君一边哭一边说醉话。

        “我要悄悄等你,我不告诉你……等你死下来的时候,我就跳出来给你个惊喜。”

        敖孪默。

        万年老龙,头一次对生与死的离别产生了恐惧。

        她可能真的会悄悄等他。

        “别傻了,我不需要你等。”声音也轻缓了不少。

        高小君不满地拍着他的脑袋:“就要就要!我就要等着你,你活一万年我等一万年,你活十万年我等十万年!”

        她把他另外一只耳朵揪过来擦着自己的脸。

        “就算你死不了我也要等着你,你不来,我就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