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185章 科学的尽头是神话

第185章 科学的尽头是神话

        敖孪将她一拎:“来都来了,去尝尝阴司的美食也好。”

        高小君扒着他:“阴司有什么好玩的,我要回家。”

        但是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咕’了一声,本来说好收拾好东西就三江市,在外面吃了饭再回去的,没想到横生枝节,现在都还没吃晚饭。

        “走吧,阴司并没有你想象的这么可怕。”

        阴司是一片管理鬼的地方,在人间,三魂七魄只是一团物质,凡人根本看不见他们,也不可能出现鬼出来害人的事情。

        在酆都城,鬼却能显出生前的样子,但也只是轻飘飘的一团,一吹就散。

        正经鬼都喝了孟婆汤,乖乖地过奈何桥去投胎了。

        滞留在这边的鬼,都是一些执念特别深的鬼,到处游荡,吃也吃不到,喝也喝不到,摸也摸不到。

        走在阴司夜市上,高小君还能看见街上时常有鬼飘来飘去,但他们没有实体,轻易地就被行人匆忙的身躯给冲散,要很久很久才能重新聚齐。

        会出现在这里的行人,不是阴司下了班的员工,就是阴司员工的家属,亦或者是敖孪这种临时来办点事情的神,高小君这种因为种种原因进来的凡人反而是少了。

        大家都无视了那些鬼,有的鬼若是还保持着生前的恶性,敢到处作恶,随便一个路人,捻个诀就能让那些鬼魂飞魄散。

        可高小君还是瑟瑟发抖,敖孪抓着她的手,都能感觉到,她手心全是汗。

        “你连孙悟空都见过了,黑暗维度的生物也打过了,还怕鬼?”本想嘲笑她两句,可见她实在害怕,手下也加重了力,紧握住了那害怕纤弱的小手。

        高小君:“……这可是阴曹地府!你是神,你不怕死,但是我怕啊。”

        敖孪‘呵’了一声,说道:“只要你考上了神职,不出错的话,理论上,你可以永生。”

        高小君一边疑神疑鬼,一边问:“怎么个永生法?”

        敖孪又十分耐心地和她解释:“你注意看这几天的新闻,蛟龙王又出来了。”

        她这么一说,高小君吓得跳了起来。

        “对哈,蛟龙王的魂魄到了地府,他会不会告我们啊?”

        那条蛟,可是她亲手杀的,万一他的魂魄到了阴司,找到后土,告她一状……

        “完了完了,我自投罗网了,敖总,你要捞我出来啊!”

        没想到,敖孪似乎一点不担心。

        “阴司可不管这些,生死有命,只要是死了,魂魄到了阴司,就归阴司管,神界不得插手。”

        他低声在她耳边,说:“我问过了,蛟龙王的死魂,早就喝了孟婆汤,过奈何桥投胎了,不要小看后土,他可是与皇天并列的死国之王和大地之神,阴司秩序的创立者,神界不敢来干扰他的工作。”

        自己的儿子在神界被帝俊撸了编制,神界与阴司早就翻脸了。

        听到这儿,高小君才松了口气,赶紧问:“那蛟龙王,又出来,是什么意思?”

        一人一龙讲着话,走进了小吃街,敖孪在奶茶摊子面前停留了一会儿,买了一杯热奶茶,一杯汽水,才和她继续说。

        “科学发展到极致,理论上,是没有死亡这个概念的,只要dna和记忆有备份,就不会有死亡。”

        高小君一下子猜到了:“是克隆!神界克隆了蛟龙王!”

        敖孪点头:“在人间,因为涉及人伦等原因,克隆人是犯法的,修真界也如是,但在神界,每个神入职的时候,会获得一次克隆资格,并且会拥有自己的备用克隆体。”

        “每个神的记忆都会定时备份到服务器上,一旦这个神出现了意外,神界会直接将他的记忆植入新的克隆体之中,等同重生,所以,蛟龙王又出来上班了。”

        高小君一下子被震撼到了,所谓,科学的尽头,就是神学,原来如此。

        神话,本就是人们对未知高科技的理解。

        她嘬了口奶茶,那颗又寒又颤的心似乎才安定了一点。

        敖孪解释了一通,见她似乎对死亡也不是这么惧怕了,也就放心了,她这么聪明,应该也能猜到,他告诉她这番话的意义。

        不断的修炼,其实就是为了对抗死亡。

        可没想到,高小君忽然定住脚步,低声问他:“那……克隆出来的蛟龙王,有原先的好吃吗?”

        敖孪:“……”

        一提到蛟龙王,高小君就想到他那美妙的躯体,然后就更饿了,赶紧加快找吃的步伐。

        这条小吃街开在忘川河边的沙滩上,此时隔壁的泳装沙滩party已经搞起来了,泳装的帅哥靓女们听着音乐蹦迪,更过分的是竟然还有dj和乐队表演。

        依稀可见那个牛头拉着牵黄在party上摇头晃脑,还挺嗨的。

        什么黑白无常,什么魑魅魍魉,什么牛头马面都出来蹦迪了。

        真·群魔乱舞百鬼夜行。

        这群牛鬼蛇神玩得可真是花。

        路过一家临时支起来的烤鱼摊子。

        “就这个了!我要吃烤鱼!”高小君闻着味道就进去了。

        一人一龙在摊子前坐下了,破旧的牌子上写着:忘川特色川味烤鱼。

        服务员拿菜单过来了。

        “老板,要吃点啥子?”

        老板一口川渝方言,热情介绍:“我们这里有各种烤鱼、烤生蚝、烤庞海,还有麻辣小龙虾,炒菜小面小火锅。”

        从老板口音听得出来,这里的川味烤鱼应该挺正宗,但高小君一抬头就看见一个长着鱼脑袋人身的妖怪,正嘴巴一张一合地说话。

        妈妈,阴司好可怕。

        她不敢跟那个鱼妖对视,赶紧点了道菜,埋着头把菜单送了过去,话都不敢讲。

        鱼妖:“你是要微微辣还是微辣还是中辣、特辣?”

        高小君埋着头:“微辣!微辣!”

        “来瓶大可乐。”敖孪出声。

        鱼妖收了菜单,转身就拎了一瓶大可乐过来。

        “老板儿,你勒大阔落。”

        上了可乐之后,鱼妖把围裙一栓,从鱼缸里捞起一条和他长得差不多的鱼,上称。

        “老板儿,过来看秤哦,我们绝对不得缺斤少两,放心嘛。”

        等敖孪看秤之后,鱼妖开始熟练地料理那条鱼,一条鱼失去了它的生命,鱼魂轻飘飘地从烤鱼摊那带血的粘板上试图飞走,鱼妖伸手一抓,把鱼魂逮住,塞进围裙里。

        敖孪低声对高小君说:“那是阴司十大阴帅中的鱼鳃大帅,专门负责管理水族亡灵的接引工作。”

        高小君点头:“看见了。”

        敖孪还说:“他祖籍应该在四川那边,想考上阴司编制也不容易,工作之余还在这里兼职卖烤鱼,是个勤奋鱼。”

        四川那边已经不是东海的辖区,敖孪也不认识他,仅仅是猜测,阴司每年都要面向水族招聘鱼鳃上千个。

        得知这个阴帅竟然这么勤奋,高小君还生出了点崇拜之情,也就不是这么怕了。

        鱼鳃大帅认真地杀鱼、烤鱼,一会儿时间,香喷喷的烤鱼就上来了,还在滋滋冒油。

        “哇,好香啊,老板你的手艺真是太好了。”高小君家里就是做水产零售的,这些年也做烤鱼,这一口下去就知道水准。

        比他们家新聘的厨师做得好吃多了。

        鱼鳃大帅擦擦手,笑得憨厚:“老板儿喜欢就好,要吃啥子就喊我,我就在旁边。”

        同样都是阴帅,那只牛头在隔壁蹦迪,这个鱼鳃在这里做兼职,高下立判了。

        于是,高小君又忙不迭地点头菜:“老板,来一份麻辣小龙虾,再烤份生蚝,烤个茄子。”

        鱼鳃大帅:“要得!”

        见她吃得美滋滋的,敖孪出声提醒:“别点太多,吃不完。”

        高小君:“吃不完打包回家。”

        敖孪低头看手机。

        后土还在开会,一时半会出来不了,但看了一下牵黄的简历和学历,其实他已经特别中意了,这活儿十有八九可以成。

        他忽然起身,往彼岸花海那边去了。

        “敖总,你是去洗手间吗?要早点回来啊!”

        敖孪转了个角,进了一家花店。

        阴司花店卖的花不多,曼莎珠华最多。

        “来支曼莎珠华。”

        等敖孪把花打包好,回去的时候,看见高小君已经跟那个鱼鳃阴帅聊上了。

        “鱼鳃师傅,你在阴司上班,工资挺高的吧,怎么还这么辛苦地出来做兼职呢!”

        那个鱼鳃一边给烤着她的茄子,一边抱怨:

        “高个锤子哦,我们这种阴帅就是拿死工资,升也升不去,饿也饿不死,我婆娘在厂头医院上班,工资也不高,还要养个读书娃儿,哎呀,恼火得很,不搞点副业啷个养得起嘛。”

        这倒是高小君闻所未闻的事情,还以为阴司的工资都特别高,特别潇洒呢。

        至少,隔壁蹦迪的那个牛头就挺潇洒的。

        “你的孩子也在酆都城上学吗?现在上学学费也不贵吧,而且阴司也是要分房子的吧,你们应该没什么压力的吧。”

        鱼鳃大帅满脸愁苦,“厂头有好几个子弟校,从练气包到元婴,都不要学费,成绩好,还要发奖学金,但是为妖父母嘛,总希望他将来能有出息,啥子东海大学南海大学考不起迈,也要考个青海湖、洞庭湖大学噻,毕业出来考个公务员,能考到龙宫、考到神界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