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184章 忘川河畔,望乡台上

第184章 忘川河畔,望乡台上

        牛头看着视频里的他们,笑得前仰后合。

        接下来,敖孪就真的再也没说话了。

        牵黄也捂脸,没想到,首次下阴司,就这么不体面,虽然他没被拍到。

        很快,道路尽头就出现了一条大河,河上架了座大桥,桥上有几个大字发着阴森森冷光:奈何大桥!

        传说中的奈何桥!

        传说,地府有忘川之河,河上有奈何之桥,桥边有望乡台,台上有孟婆,还有一大片象征着生与死边缘的彼岸花。

        人死之后,进了酆都城,过了鬼门关,走了黄泉路,上了奈何桥,站在望乡台上最后看一眼凡间的家,最后一饮孟婆汤,忘却前尘,走上奈何桥,渡过忘川河,就要去投胎转世,了断今生所有。

        凄凉,却又如此浪漫。

        可真正站在这里的时候,高小君发现,奈何桥有了,忘川河有了,望乡台,孟婆,好像也有,成片成片的彼岸花也是标配,可是……

        那一排排卖烤串、卖奶茶、卖烤大鱿鱼串、卖水煮玉米、卖烤肉肠、卖土豆、卖网红大可乐的小摊子又是些什么鬼啊!!

        这地方会有人来消费吗!!

        还有那一对在彼岸花海里拍婚纱照的,他们是认真的吗??在这种鬼地方拍婚纱照不嫌瘆得慌吗!

        那个从忘川河里爬上来的泳装美女,她擦防晒霜有什么用啊!大晚上,还是在阴司这种地方里擦防晒防的是什么啊?

        觉得自己已经见过大世面的高小君还是被震撼了一下。

        而敖孪已经停在了路边,化成人形,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刚才给后土发了短信,他与酆都大帝、泰山府君等阴司首脑在就此次昆仑山之战的工作做一个总结大会,等他开完会你再进去。”

        牵黄拱手拜谢:“多谢多谢。”

        敖孪穿好衣服,将后土给的名片给了牵黄:“奈何桥那边就是真正的鬼域了,你是生魂,必须有这个名片做路引才能进,收好,若是应聘不上,凭路引能出入一次。”

        牵黄再度拱手道谢:“五太子,大恩不言谢,他日有事,尽管找我。”

        高小君没有插话。

        这个牵黄好歹也是狗族之王,虽然土狗王听起来是有点微妙,但他修为的确是很高,他这个修为去给一个阴司的神当坐骑,传出去大概是会被鄙视的吧。

        给退休的阴司领导当司机什么……一看就没什么油水可捞。

        他大概,是想去阴司寻他那位死去一千年的主人吧。

        而敖孪对自己的目的也不避讳。

        “我也不瞒你,你若是能顺利应聘上,他日,我定会有求于你。”

        牵黄看向了他身后,那东张西望的高小君,也知道了他的目的。

        他此次从中牵线,若是成功,在后土那里刷了好感,也让牵黄欠了他一份人(狗)情,将来或许用得上。

        “五太子放心,我必定竭尽所能。”

        他们说话的时候,高小君疑神疑鬼地到处看。

        奈河桥车来车往,忘川河上,时不时有豪华游艇和阴司巡逻船开过,忘川河冲击出来的细碎沙滩上,泳装美女们懒洋洋地喝着果汁。

        彼岸花海里,好多人在拍婚纱照拍写真拍视频。

        这附近还形成了一条热闹的商业街,人来人往的,生意挺好的。

        就在高小君疑惑都是什么人会来这里消费的时候,那个话痨牛头的大巴车停在了望乡台前的专门停车场。

        牛头马面下车来,把鬼们指引进了望乡台之中。

        望乡台里像一个大网吧,有许多电脑和座位。

        鬼们进去,在电脑前一坐,摄像头一扫,就能扫到鬼的生前信息,立马就能从电脑里看见生前家里的情形,或是子孙后人团聚一堂,和和气气,风光大葬,或者是为了家产打得头破血流,鬼们一阵痛苦哀嚎之后,鬼差就来催促他们赶紧上路,后面还有鬼排着队。

        看了家里最后一眼,鬼们就哭哭啼啼地去孟婆那儿喝孟婆汤,鬼太多了,一个孟婆完全不够,有百来个孟婆同时在岗,墙上还贴着值班孟婆的介绍,孟婆汤也完全是机械化生产。

        喝完孟婆汤之后,整个鬼就混混沌沌的,生前所有痕迹都被清除了,凭借本能往奈何桥去了,但也有的鬼,打死不喝孟婆汤,冲进热闹商业街里逃个无影无踪,鬼差也不去追,反正他们逃不出酆都城,也入不了轮回,只能躲在酆都城鬼神的家属区里做个无影无形的流浪鬼,早晚熬不住要回来投胎。

        奈何桥边有专门的摆渡车,接这些喝过孟婆汤的鬼过去。

        一整个程序十分流畅,每个程度都有人负责,望乡台上井然有序。

        等接引来的这一批鬼全部喝完孟婆汤上了摆渡车之后,那个话痨牛头转着车钥匙圈,和马面勾肩搭背地出来了,交了钥匙,打了卡,下了班。

        “走,蹦迪去。”

        马面冷着脸,打掉了他的牛蹄:“我得去学校接孩子了。”

        牛头:“切,扫兴。”他松松衣服裤子,活动活动劳累一天的筋骨,点了支烟。

        许多鬼差从人间押送一批鬼回来之后,就下班休息,或者是在附近吃点东西,之后立马跑下一趟,所以附近的小吃街就挺火爆。

        马面在小吃街买了点食物之后,就匆忙开自己的私家车走了,马面叼着烟往小吃街走,偶尔还对着路上看见漂亮妖怪吹口哨。

        路边的高小君看见他走过来了,拼命地朝敖孪身后躲。

        心里默念:千万别被他看见,千万别被他看见。

        心里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牛头老远就看见她了。

        “哟,采花贼,你也在这儿啊。”

        高小君从敖孪身后露出半个脸,尴尬一笑:“啊哈哈,是啊。”

        然后就惊恐地看着那个牛头往自己这边来了,那三米的大个往她面前一站,简直像个怪兽一样,手机信号都能被他挡走一两格。

        “走啊,喝两盅去,我请客!”他热情极了。

        机智的高小君往牵黄身边一站。

        “牛头老兄,这位是我的朋友,他是来阴司找工作的,你俩聊聊。”

        牵黄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牛头,他在阴司工作,负责勾凡人的魂魄,兴许,他会有些消息。

        后土这个会可能要开个一两个小时了,反正都是要等的,牵黄主动和牛头套近乎。

        “牛头兄,幸会幸会,我今日是赴阴司求职,他日,兴许我们都是同事,若是方面,我们留个联系方式。”

        这一狗一牛加了微信之后,就勾肩搭背地往热闹的小吃街去了。

        高小君赶紧催着敖孪:“走走走,快走,不然一会儿那个牛头又来了。”

        虽然她喜欢到处交朋友,但阴司的朋友谁敢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