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183章 人花并获(四更)

第183章 人花并获(四更)

        幸好红灯很快就过了,敖孪走了,高小君看都不敢看那个牛头。

        可没想到,才走了几步,前方竟然堵车了,那个牛头开着大巴车,停在了她的旁边,又探出头来和她搭话。

        “你这个坐骑一个月给夺少工资啊?”

        高小君都不敢看他,敷衍着说;“啊这个……一个月,就给个百八十万吧。”

        牛头又问后面的牵黄:“那你这条狗,一个月又给夺少工资啊?”

        高小君:“狗、狗、狗他不是我的,他是我朋友,要去阴司找工作,我们送他过来。”

        果然还是小看阴司了,黄泉路上竟然也会堵车。

        没想到那牛头对她感兴趣极了,一会儿又探出头问她:“您学历一定特高吧,能养得起这么高档的坐骑,您一个月工资能拿夺少?”

        高小君:“……”

        黄泉路上有人跟你热心搭话,一定不是什么好事,高小君都不敢看他一眼。

        前面一直堵车,她趁机转移话题:“前面是怎么回事啊?黄泉路上也天天堵车吗?”

        牛头幽幽吐了个烟圈:“估计是有车追尾了吧。”

        敖孪把龙头拱高了,准确地看见了前方的情况。

        “一辆载兔子死魂的四川大巴和一辆载龙虾死魂的青岛车追尾了,两方司机在路上发生争执,导致车里的兔子死魂和龙虾死魂跑了大半,交警已经赶过去处理了。”

        高小君:“……”

        那边的牛头吹了一下烟圈,幽幽地说:“四川那边天天吃这么多兔子,当地负责押送兽类死魂的豹尾夺少有点工作压力的。”

        没想到,话音才落,他大巴车里拉的一个鬼,就忽然从窗户缝里挤出去跑了。

        “我没死,我不去阴司!我不投胎,我要回去报仇!我要回去撕了那群不肖子孙!”

        鬼只是一团能量体,重21g,轻飘飘地就飘走了。

        高小君吓得往敖孪的脑袋上一趴。

        “鬼、鬼、鬼她跑了!”

        那牛头就很淡定地嘬了两口烟:“没事,爱跑不跑,反正我只负责带他们进酆都城,他们不想投胎的话,就在酆都城里做个流浪鬼吧。”

        这豁达的工作态度让高小君意外极了。

        “那你就不怕他们跑出去人间作乱?去吓人什么的?”

        牛头玩着自己吐出来的烟圈:“进了酆都城,就再无回头路了,他们出不去的,再说了,就一团凡人看不见也摸不着还见光死的能量体,去了人间又能做出什么乱来?跑出去,暴露在紫外线下面几分钟就会彻底蒸发成水,别被人类的鬼片骗了。”

        总之,那个鬼就是跑了。

        交警处理好了前方的事故,车流很快就通了,敖孪连续超车,终于甩掉了那个话痨牛头。

        前方的大道旁,有一片看不见尽头的火红色花海。

        “哇呜,这就是传说中的彼岸花吧!”

        传说,开在生死边界的彼岸花,看见彼岸花,就说明,已经快到死之彼岸了。

        敖孪:“这种花容易成活,是阴司唯一的景观花卉,人间也有,叫石蒜花。”

        等下一个红灯的时候,高小君忍不住摘了一朵路边的彼岸花,跟凡间的石蒜花没什么区别,不过这里的应该是什么新品种吧,在这个季节也能开,而且开得特别大一朵,红艳似火,成了这阴森森的阴司里唯一灼烈的红。

        “敖总,你看,这花多好看啊,我给你插上。”

        她摘了一把过来,挑一朵,想插在敖孪的头上,可没地方插,最后,插进了他的耳朵眼里。

        敖孪扑领着冰凉的耳朵:“……不要往我的耳朵里插花。”

        同时,也提醒:“也不要随便摘路边绿化带里的花。”

        高小君偏不听,回头问牵黄:“阿黄,你也摘两朵做个纪念吧。”

        牵黄:“……我就不用了。”

        话音才落,两个制服鬼差御剑而来:“请靠边停车。”

        高小君吓得语无伦次:“怎么了怎么了?他是不是发现我是凡人,要把我抓起来了!”

        敖孪:“……”

        敖孪停在了路边,一个鬼差走过来:“学生证拿出来。”另一个鬼差在用执法仪拍摄全过程。

        敖孪看头顶上吓趴的高小君:“学生证拿出来。”

        高小君脸埋在龙毛里,吓得哇哇大叫:“鬼差大哥,我坦白,我是个凡人,我只是过来走走看看,一会儿就回去了,求求你们不要叉我的魂去阴司,我不想死啊啊啊啊——”

        敖孪:“……”

        鬼差:“……”

        牵黄:“……”

        当了鬼差多年了,什么鬼没见过了,鬼差严厉的公式化口吻里带上了一点耐心:“接群众举报,黄泉路上有凡人偷摘绿化带里的景观花,罚款3000丹,把钱准备好,学生证拿出来我登记一下。”

        高小君抬起哭得湿漉漉的脸:“啊?”

        她低头看看自己手里,和插在敖孪耳朵眼里的石蒜花,再看看马路边那一大片看不见尽头的彼岸花海,依稀能看见花海里插了个提示的小牌子:爱护环境,请勿摘花。

        另小字提醒:一经发现,从严罚款。

        这就……人花并获了?

        罚了款,登了记,收了花,经过一番批评教育之后,交警终于把他们放走了。

        作为饲主的监护龙敖孪,没有尽到提醒和约束,也被批评了。

        同行的牵黄发现违规采花行为也没有出声制止,自然也少不了一顿狗血淋头的教育。

        接下来的路,高小君都趴在龙头上没有说话,包里的罚单发烫。

        “敖总,我是不是丢你脸了?”

        敖孪:“没事,一点小钱。”

        可他好歹是个神,却被一个鬼差逮住批评,说出去也有点丢脸。

        不过幸好,没人知道。

        没想到,经这么一耽误,后面那个牛头,他竟然开着大巴赶上来了。

        等红灯的时候,牛头又停在了他们身边,车窗一按,那个牛头伸出来,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哈哈哈,你刚才是不是摘花被罚款了?”

        高小君一个机灵坐直了身体。

        “这你都知道了!”

        牛头:“你瞅,路边的电子屏曝光台。”

        高小君这才注意到路边有许多电子屏,曝光了行车路上一些不文明行为。

        某马面开车超速,某判官开车吃鸡爪子,某孟婆开车穿高跟鞋,某凡人违规摘绿化带里的花……然后滚动播放作案视频,以警示黄泉路上所有的车。

        虽然高小君的人脸和敖孪的龙脸都打了马赛克,可这也太明显了,这么大一条龙,就脸上打了马赛克,一眼就认出来了。

        高小君:“……”

        敖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