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156章 你原来是在歧视我吗

第156章 你原来是在歧视我吗

        高小君继续看资料,专门找敖孪的部分。

        果然不愧是敖总,名场面这么多!

        秦汉时期,黑暗维度的结界破损,无数魔物逃往人间祸害生灵,修真界将这一群魔物逼到了神圣的昆仑山结界里,利用地理优势,布下阵法,将魔物全歼,还了世间一个太平。

        那一战,也是昏天黑地,人族妖族无数修者参与,就在这片操场旧址上,展开了最后的决战。

        血腥的战场上,杀出了一个身穿青金铠甲的少年,他手持双刀,独自一人对上了魔王,和魔王杀得难分难解。

        纵然少年已经浑身浴血,可那刚毅坚定的脸庞上却没有半点退缩,因为,他身后,就是整个世界!

        那是敖孪啊。

        坐在敖孪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高小君一遍一遍地播放着那一战,仰头看着敖孪的幻影在自己面前飞快闪过。

        她伸出手,想触碰他浴血的容颜,想替他擦一擦脸上的血痕,但却扑了个空,这仅仅只是她一个人能看见的幻影罢了。

        我敖总果然是全世界最伟大的龙。

        高小君又第无数次想这个问题。

        她也要向他学习,成为一个和他一样伟大的龙。

        嘶……也不对,她又不是龙。

        幻影再一次结束,眼前只是普通的操场,昆仑山的学生们踢着足球从她面前飞奔而过,情侣们卿卿我我地在约会。

        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她一回头,看见了一张意外之外的熟脸。

        “咦?慕容科长,你怎么在这儿!”

        来人竟然是慕容修。

        慕容修席地而坐,大力地拍着她的肩膀,哈哈大笑。

        “我老远就闻到操场有一股龙味,我还以为是敖孪来了,没想到是你啊!一个人?”

        高小君如实回答:“啊,请假两天,来昆仑山办签证。”顺便偷偷地闻一下自己。

        老远都能闻到了吗?

        看来,她的确已经被腌入味了。

        慕容修一下子就猜出来了:“你要跟敖孪去神界赴蟠桃宴,巧了,我们妖统局系统也要派两个代表上去,今年把我给抽到了,晦气。”

        听口气,去过好多次了,去腻了。

        “那你也是来办签证的吗?”

        慕容修摇头:“倒不是,学校马上期末,我回来考试。”

        高小君意外极了:“你还在上学?”

        慕容修:“我在昆仑山上了一百年的学了,想求个飞升成神,理论、体测分完全够了,但功德分还差了好多,只能早点出实习,上班攒功德分更快。”

        高小君点点头,想升级,必须四项分都过及格线,就算笔试面试和体能测试的分够了,功德分不够也不行。

        功德分的占比比其余三项都高,作奸犯科、心术不正的人,就算体能和理论课分数再高,也是不能升级的。

        想要功德分,就必须不断地工作,给社会做贡献,敖孪就是其余三项分都够了,功德不够,才这么辛苦地加班攒功德,结果因为判了冤假错案,还要被扣功德,也不知道这次拯救了差点倾倒的摩天轮能攒多少功德分……

        妈妈,修真好难。

        高小君鼓励他:“加油,你一定能功德圆满早日飞升的,我一路来都听说了,你可是修真界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慕容修叼着根棒棒糖,躺在草地上仰望着昆仑山的星空,这个天才的脸庞上,流露出了模糊的迷茫和彷徨。

        “你怎么了?有烦心事吗?”

        慕容修快言快语:“恩,挺烦,我从小没经历过什么波折,家族把什么事情都给我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就连飞升之后在神界的房子和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忽然就感觉,这日子过得真他妈操蛋,没有一点挑战性,都没动力了。”

        高小君:“……”

        这就是修真界的凡尔赛吗?

        高小君不懂他的愁。

        慕容修一勾下巴,示意了一下这个操场。

        “我刚才看见你在看资料,这操场的历史,你都了解了吗?”

        高小君点头:“刚才看了,果然是昆仑山,一个小小的操场也有这么多宏伟壮丽的历史,敖总还在这里帮助大禹打过相柳。”

        慕容修眉眼黯然了下去,双眸似乎透过了眼前的和平安然,看见了那个动荡黑暗的纪元里,那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历史。

        “我多想早生个万年,亲眼去见证那个动荡的时代,不求生在上古,不求生在商周,让我生在西游记里也是挺好的,我一定要做乱世里的王。”

        他憧憬着,红光满脸,似乎十分向往那个年代。

        随即,又一阵失落:“可惜,我生在了这个平平淡淡的和平年代,这三百年,几乎没什么大事发生,前辈们干的都是开天辟改变一个时代的大事,我呢?不是开着救援艇在河里抓吃小孩儿的水猴子,就是跟随意放生的大爷大妈干仗,要不,就是水族投诉生化工厂污染河水,我做资料,像个孙子似的向上报告,求爹爹告奶奶……”

        虽然这三百年,人间还是发生了许多开天辟地的大事,可跟大禹治水、封神大战一比,这都不算事儿了。

        “和平年代不好吗?不打仗,大家安居乐业和和美美的,这比战争年代好吧。”

        慕容修把她嫌弃了一眼。

        “你就不懂了,乱世为王与盛世做人,我宁愿选前者,乱世,才能建立伟大功业!你看敖孪,要不是生得早,赶上了大禹治水这种好事,他能平白地捞个神位?”

        高小君摇头,不赞同她的想法:“可你们妖统局维护人妖两界和平,保护正常人类的幸福生活,也是一种大功德啊!”

        慕容修烦了:“嗨呀,我的心情,你这种人是不能理解的。”

        这话一出,高小君就沉默了。

        慕容修立马觉得不妥,忙坐起身,拿出正形来。

        “我不是歧视你修为低,而是……”

        高小君愕然地看着他:“啊?你……那句话其实是在歧视我吗?”

        慕容修:“……”

        差点忘记了,她有一颗稀有的赤子之心。

        这种稀有心脏只有盛世才会出现,乱世里大家都过得很惨,吃了吃饱肚子,变得野蛮而凶残,那些象征美好与文明的稀有心脏就不会出现了,而盛世之中,仓廪实而知礼节,稀有心脏增多,妖统局统计到的人宠数据今年又是新高。

        像高小君这种人,从小被保护得太好了,没有吃过人间疾苦,一颗心通透明亮,不懂慕容修想建功立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