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135章 你长倒刺了吗?

第135章 你长倒刺了吗?

        晚上,高小君迟迟不去敖孪的房间‘上班’,敖丙总觉得身边没有那个香香的小玩意儿,睡也不踏实,龙尾巴还盘在床上,龙头就伸到了隔壁房间去催了。

        “你怎么还不过来陪睡?”

        高小君正在看书:“就来就来。”

        可过了好一会儿还是不来,敖丙把龙头伸过去催了好几次,她这才磨磨蹭蹭地过来了。

        等敖孪回房的时候,就看见高小君打了个地铺。

        “怎么不睡床了?”

        睡在地铺上的高小君:“我……忽然就想睡地铺了。”

        敖孪:“起来睡,地上凉,你来大姨妈了。”

        高小君脸红如血:“……没事,我专门买了打地铺的床,不会着凉。”

        对于大姨妈这种事情,敖孪似乎从不避讳,高小君都有意见了:“敖总,以后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提大姨妈的事情,我也是要脸的……”

        说完,又用被子把头给蒙住了。

        敖孪似乎不懂了,一边脱睡衣一边问:“月经是哺乳科雌性常见的生理现象,很正常,为什么不能提?”

        高小君不回答了。

        妖怪们似乎没人类这么多避讳,配什么的都是堂而皇之地拿到台面上去讨论,就像是讨论股票基金似的,大姨妈什么自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敖孪又催她:“回床上睡,着凉了会痛经。”

        捂着被子的高小君不说话。

        今晚的气氛有点诡异,卧谈会都没有,本来很疲倦的高小君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睡地铺果然不舒服,特别是在大姨妈的情况之下。

        熄灯之后,敖孪虽然闭着眼睛,但久久没有睡意,他似乎在等着什么。

        失眠许久许久之后,高小君总算是憋不住了,她爬上床,把敖孪的耳朵捏起来,凑近,悄悄问他:

        “敖总,我听说……龙繁衍的时候,一配就是几十上百年,是真的吗?”

        看来,她今天果然是看了些奇奇怪怪的知识点。

        敖孪:“这跟你失眠和打地铺有关系吗?”

        高小君大惊失色:“这么说,是真的??”

        敖孪的耳朵在她手下动来动去,企图逃走。

        “修为越高,繁衍越困难,时间越长,有时候可能会持续上百年,就算上百年,也可能失败,失败的概率还很大,很麻烦。”

        高小君的身躯明显僵硬了一下,赶紧又问:“那你们龙,为了保证繁衍的成功率,是不是一到发晴季节,就会开个party,有很多很多发晴的龙,凑在一起……一起集体那个啥?”

        敖孪:“是的,这是早期为了群体繁衍所用的一种保险措施,母龙为了保证受孕率,是会连续和不同的强壮公龙——”

        高小君:“噫!变态!”

        不等他科普完,她就火速回到了自己的地铺,用被子盖住了自己,仿佛被子外面有什么洪水猛兽。

        敖孪:“……”

        为什么不等他科普完?

        妖界的嫁娶婚姻制度又不是摆设。

        本以为高小君不理他了,没想到,一会儿时间,又有个软软的身体坐到了他头上,温软的小手把他的耳朵捏了起来,一股热气凑近耳膜。

        “敖总,你配的时候也会咬住女龙的脖子把她咬得血淋淋的吗?书上说女龙的脖子皮普遍比男龙厚,就是因为男龙配的时候会死死地咬住女龙的脖子,咬到血淋淋也不松口。”

        敖孪:“……”

        “你谈过恋爱吗?你之前有几个女朋友啊?你有喜欢的女龙吗?”

        敖孪:“……”

        他本来不想搭理,可高小君对这些奇怪知识点的求知欲望十分强烈,奇怪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敖总,我看书上说,龙为了保证繁衍的成功率……长了两根?”

        敖孪不想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把尾巴伸过来,企图盖住自己的脸,可高小君却孜孜不倦地扒开了龙尾巴上的毛,准确地捏住了他的耳朵,怕他没听明白,还凑近又问了一遍。

        “是吗敖总?这是真的吗?你也长了两根吗?”

        敖孪不厌其烦,尾巴用力地扫来扫去。

        “没有,假的,少看地摊文学。”

        高小君松了口气:“我就说嘛……”

        敖孪:“龙都是随心所欲,想长几根就几根。”

        高小君仿佛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知识点,吓得猛抽了口凉气。

        “好、好厉害!”

        她对知识的追求越发迫切了。

        “你是不是,还长了倒刺?是为了防止繁衍过程之中,女龙受不了这种痛苦而逃跑?就跟狗差不多??”她按住了他扰乱自己视线的大尾巴。

        敖孪:“是的,有倒刺,而且龙和人类不同,龙的排泄与生殖是公用一个空腔,被称为泄殖腔。”

        高小君一脸惊奇:“原来如此……”奇怪的知识点又增加了。

        手下的龙尾巴挣扎了两下。

        “你按到我的泄殖腔,松手。”

        高小君闪电般的松回手:“噫!”

        敖孪把尾巴摇来摇去:“要不要看看我的xx,我可以给你看看我的倒刺……”

        “不要!我不要!”高小君反应颇大,捂着脸光速跑回了自己的地铺上。

        敖孪就觉得奇怪了,把头伸到她的地铺前凑近问她:“你到底要看还是不看?”

        高小君:“我才不看!不看!”

        敖孪:“那就别问!睡觉!”明明很好奇,送上门又不想看了,奇怪的人类。

        龙头缩了回去,尾巴毛盖住了脸。

        可一会儿,她又从地铺爬上来了,扒开他的尾巴毛,问了一个犀利的问题:“敖总,你每天用尾巴盖住脸睡觉,是不是就等于把屁屁盖在脸上?你不觉得奇怪吗?”

        敖孪:“……”

        高小君:“敖总,你会像猫一样给自己舔屁屁吗?”

        敖孪:“……”

        高小君:“那你会给自己舔毛吗?舔了毛,你要吃化毛膏吗?”

        她对于这些奇怪的知识点充满了好奇,敖孪安静了会儿,好一会儿才说:

        “……我还是给你讲讲我大战红孩儿的故事吧。”

        “好啊好啊。”

        然后顺势从他身上下来坐到了他的身边。

        一边的敖丙那一对耳朵扑棱着。

        本来还想回东海就养只人宠,现在想想还是算了,他可不想每天晚上被揪着耳朵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就很烦。

        敖孪开始讲他曾经打红孩儿的事情了。

        “红孩儿是西天取经路上一个普通的妖怪,但是他能喷三昧真火,很棘手……”

        高小君兴致勃勃地听着,一面在他的鬃毛里编麻花辫。

        聊着聊着,高小君把话题掰回了正规。

        “敖总你找回丢失的一魂一魄之后,会立马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