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77章 龙喜欢什么礼物呢?

第77章 龙喜欢什么礼物呢?

        敖孪也忽然拉开厨房滑门进来,手里还拎着两条怪里怪气的东西。

        “这两条冉遗鱼拿去,吃了不做噩梦睡得香。”

        高小君望了望那两条鱼身、蛇头、六只脚、眼睛长得像马耳朵的……鱼??

        这东西,能吃?

        一瞥,客厅里敖丙都开动了,冉遗鱼的六只脚在他嘴巴里挣扎着。

        高小君用锅铲,戳了戳那被捆得像大闸蟹一样的‘鱼’,无从下刀。

        赶紧拿出手机,搜了一下冉遗鱼。

        原来是山海经里记载的上古异兽,能辟邪,吃了它的肉可以不做噩梦。

        看来得买本山海经看看了,毕竟是上古流传下来的食谱。

        但山海经也没说这玩意要怎么做啊?

        红烧?清蒸?

        一会儿时间,高小君做好了早餐,端到了茶几上。

        “敖总,我做了鱼片刺身,来吃一点啊。”

        正在看早间新闻的敖孪:“自己吃。”

        正在抓紧一切时间敲代码的敖丙:“我不吃死的。”

        高小君:“……”

        差点忘记了,两个都是敖总。

        可高小君对于投喂敖孪这种事情,依旧孜孜不倦,用筷子夹了片刺身送到了他的嘴边:“来吃一口吧,就一口,新鲜的,我才杀了没一会儿。”

        但高端的食材都是直接抱着生啃,妖族对人类这种把鱼敲死再肢解烹饪的做法嗤之以鼻,不仅把食材原有的鲜美破坏殆尽,营养也流失了大半,所以,敖孪看着那几片生鱼片,十分嫌弃。

        可不吃的话,高小君会一直投喂,还是勉为其难地吃了一口。

        但就算他吃了,高小君也不会放过他,她舀了一碗粥放到了他面前:“敖总,来喝粥啊。”

        敖孪:“……”

        每天早上都这么问,她不会腻吗?

        敖孪忽然想起昨晚看见夏楠吃人类食物的那一幕,现在也想不通,为何一个妖要放弃与生俱来的饮食方式,和人类同流合污。

        他一边想,一边端起了高小君做的白粥,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

        “来,吃点咸菜,我还煮了鸡蛋。”高小君把咸菜放到了他面前。

        看着敖孪竟然在吃人类的东西,敖丙仿佛不认识他。

        蒙昧时期的人类,因为战斗力底下,猎不到大型猎物的时候,才退而求其次,种这种稻谷来果腹,真是落后低级的食材。

        敖孪抱着科研的目的,喝了小半碗粥,还吃了点生鱼片。

        “敖总,那个蛟肉要怎么做啊?我刚才试了下,完全煮不熟啊,普通的菜刀也切不开。”高小君一边吃东西一边问。

        敖孪:“蛟肉皮厚,人类一般都是用蛟肉来炼丹或者炼器,想吃蛟肉,必须借助道具,你买个炼丹炉试试。”

        高小君:“哦。”

        一边吃饭,一边拿出手机,在淘宝的修真版本app里找炼丹炉。

        炼丹虽然不是灵修的必考项目,但许多修者都会选修,技多不压身嘛,以后有炼丹需求就不用求人了,就算不能出售,但自己练自己用还是可以的。

        炼丹炉也分了好多牌子,像‘八卦’牌这种神界进口的顶级炼丹炉就特别贵,还限购,一个id只能买一台。

        “八卦炉怎么样?是不是真的是太上老君练的啊?”高小君一边挑一边问敖孪。

        敖孪:“这是老君的坐骑青牛和金角银角合伙创业搞的牌子,老君只是挂个名,但质量还是可以的,畅销修真界上千年了。”

        高小君:“……”

        修真界盛传‘穷玩器富玩宠,屌丝玩系统’,这个器,就是炼丹炉等一系列的高端法器,她这种菜鸡对于炼丹炉一窍不通,让她选也不知道选哪个。

        大牌的经典款炼丹炉,往往专注炼丹,外观老气,一点别的功能都没有,而且贵,特别贵,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丹,有些门派咬牙买一个,都是要作为传家宝一直传下去的。

        但有些牌子炼丹效果一般,价格便宜,却有许多花里胡哨的附加功能。

        比如这个‘大米’牌推出的新款智能炼丹炉,加了烤箱、微波炉、炖锅、蒸锅的功能,烧明火烧电烧油都可,全自动语音控制,还能当音响,搬家的时候可以一键变小,随搬随走,现在下单还送一把菜刀,问过客服了,可以切蛟肉。

        最主要的是,长得可爱。

        有hellokitty、复x者联盟、美x女战士、盗x笔记、魔x祖师、全x高手等诸多大ip的联名款,还可以来图定制。

        好,就这个了。

        因为是定制款,下单之后足足一个小时才送到,高小君一个上午都在鼓捣自己的藕饼定制款炼丹炉。

        作为一个强大的炼器师,敖丙对高小君那个花里胡哨的炼丹炉嗤之以鼻。

        “就这,也配叫炼丹炉?插电的炼丹炉?有没有搞错啊!”

        高端的炼丹炉,必须青铜铸造,烈火煅烧九九八十一年方可成雏形,有的炼器师终身只煅烧一个炼丹炉,高端的炼丹炉,只支持明火炼丹。

        插电的炼丹炉简直就是丹炉界的耻辱!

        敖孪懒得理会敖丙的吐槽,虽然他也觉得这种插电就能炼丹的炼丹炉是有点草率,但还是十分认真地帮高小君看使用说明书。

        高小君还没有拿练气证,炼丹更是没有入门,但教了一会儿,她就能熟练使用炼丹炉的烤箱和炖煮功能了。

        她在厨房里快乐地切肉、腌肉、配料,还一边和那个被她取名叫做‘藕饼’的炼丹炉聊天。

        “藕饼,放音乐。”

        “好的,主人。”

        “藕饼,查一查蛟肉食谱。”

        “好的,主人。”

        敖孪把使用说明书和保修卡收好了。

        “就当给她买个玩具了。”

        中午,一家三口,不对,一家四口出门了,犀牛water变成了个少年,推着敖丙的轮椅走在了前面。

        高小君穿上了新裙子,拎上了新包包,戴上了新项链,还化了点妆,作为人宠,她就是饲主的门面,要跟随饲主出席饲主的聚会,必须把自己打扮得体面一点,不能丢了饲主的面子。

        敖孪也打扮一新,穿上了新款男装,开着新车出门了。

        路过保安亭,小刘一眼就看见了他,以及副驾驶里的高小君。

        “敖总,你又要出门了啊,生日快乐哦!”

        敖孪:“恩,同乐。”

        高小君这才想起,小刘之前似乎是提过一嘴,敖孪四十七岁生日,似乎就在今天了。

        虽然合同里没有关于饲主生日人宠该做什么的规定,可高小君觉得既然是同住一个屋檐下,她还是应该送个礼物吧。

        龙会喜欢什么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