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70章 宣誓领证

第70章 宣誓领证

        一会儿,高小君就急匆匆地回来了,兴致勃勃地和敖孪说:“敖总,那边有个人竟然和一个灵合一,把自己变成半人半灵的东西,你说他图啥?”

        敖孪依旧用那看文盲的眼神看她:“灵,是一种没有实体的电解质生物,因为种种原因丢失了自己原先的身体,所以会找有实体的生物寄居,两者互利互惠,灵修如果能找到强大的灵缔结契约,修炼事半功倍,多读点书!”

        高小君噘嘴,又走了。

        一会儿,她又急匆匆地回来了,她拽拽敖孪的袖子,一脸震惊:

        “敖总,那边有个人和妖申请缔结双修关系,你说,人和妖怪生宝宝的话……那宝宝要上什么户口呢?宝宝应该属于哪个族呢?叫人妖也蛮不好听的……不如叫半妖吧,比较日系。”

        敖孪低头看手机,抽空回答:“人和妖分属进化树上的两种不同生物,两者染色体数量不匹配,会直接导致受精卵无法正常发育成胚胎,所以,在生殖隔离作用之下,人和妖不可能一起孕育后代。”

        “除了狮和虎,驴和马等极少数外,不同纲目的妖之间也有生殖隔离,不同种类的妖之间的婚姻关系,也不被法律认可,不同种类之间禁止结婚、禁止任何交-配行为,只能缔结双修的关系。”

        末了,肯定还要恨铁不成钢地加一句:“多读点书。”

        高小君懵了懵。

        “可是……《白蛇传》、《犬夜叉》不是这么说的啊!”

        敖孪懒得回答了。

        这种问题,太白痴了。

        高小君出去溜达了一圈又回来,问敖孪:“妖宠和坐骑,有区别吗?为什么领的证不一样啊?”

        敖孪:“妖宠是卖萌的宠物,坐骑是卖艺的保镖,两者工作内容不一样。”

        高小君:“哇——”

        好厉害!

        她又问:“敖总,如果一个人和一条龙已经缔结了人宠聘养协议,那这个人还可以聘这条龙当坐骑吗?”

        其实好像也差不多啊,反正这条龙无论是作为人的饲主,还是人的坐骑,都要负责这个人的安全问题。

        敖孪伸手就给她一个脑瓜崩。

        “把你脑子里的狂妄想法收起来!”

        高小君悻悻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瓜子。

        她又出去溜达了一下,兴冲冲地回来了:“敖总,那边有龙骑士!龙骑士!有龙当人的坐骑了!他们在那边排队领证!”

        敖孪被她烦到不行了,可还是耐心解释:“龙虽然是濒危动物,但数量也不少,东海就有数万口,有龙给人当坐骑正常。”

        高小君:“啊——”

        惊叹之中,透着浓浓的失望。

        她还以为整个东海就只有他们这一窝龙呢!

        瞬间就感觉敖孪身价跌了。

        幸亏养人宠的不是很多,等了一会儿就轮到他们了。

        程序很复杂,敖孪的资产证明、高小君的人宠从业资格证,他们的人宠聘养合同、双方的修真学生证等等,材料都需要厚厚的一叠。

        材料提交之后,又去了另外一个窗口拍证件照。

        高小君是头一次来,也没做攻略,一脸懵,反正跟着敖孪就对了。

        敖孪坐在了红色的背景幕布前,整了整自己的西装领带。

        “你还站着干什么,快过来照相。”

        “啊?”

        高小君稀里糊涂地就过去坐下了。

        摄影师:“二位,靠近一点,对对……来,微笑。”

        高小君努力围笑,并且朝敖孪那边靠了靠。

        很快,敖孪就领到了人宠饲养许可证,成为了一个执证上岗的人宠饲主。

        高小君看着那个许可证,对着那上面的那张两人合影蹙眉。

        照片里的敖孪帅得不像话,也十分配合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而一边的高小君就惨不忍睹了,整个脸都是僵的。

        “好了吧?”她把许可证给了敖孪。

        敖孪:“还要宣誓。”

        高小君:“……”

        这领证的程序,为何就感觉……某种既视感很强呢!

        到了宣誓室,拿到宣誓词的时候,那种既视感就更强了。

        她又悄悄地扯扯敖孪的袖子:“一定要跟着念吗?”

        敖孪;“念。”

        高小君看着那羞耻的宣誓词,感觉自己头皮发麻了。

        轮到他们宣誓了。

        一人一龙站在宣誓台上,台下都是排着队要宣誓的人和妖怪。

        看着那台下的十几双眼睛,高小君紧张得后背冒汗,看了看词,再看看台下的看客们,又看了看身边的敖孪。

        心一横,开始念了:

        “我自愿成为敖孪的人宠,从今往后,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无论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珍惜、坦诚,不求天长地久,只求好聚好散。”

        “我自愿成为高小君的饲主,从今往后,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无论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珍惜、坦诚,不求天长地久,只求好聚好散。”

        念完,她依旧尬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可一看敖孪也跟着自己念了那种羞耻的词,心里就好受多了,也不是她一个人尴尬,两个人的话,尴尬值均分,自己也好受点了。

        领到了证,出了民政局,高小君:“现在回去上班吗?”

        敖孪看了看腕表,说:“不忙,先去宠物医院打个针,今天该去打疫苗的第二针了。”

        高小君:“呵呵。”

        原来上次去那个固元堂,他就已经把她当宠物开始白嫖了。

        现在终于知道那些内驱外驱人三联是什么鬼了。

        一旦带入了这个设定,就更微妙了。

        很快,敖孪就载着她到了上次去的那个宠物医院。

        还是上次的那个白胡子的老头接诊。

        这次高小君没昏迷,醒着,一双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老头的白胡子和梳在头顶的发髻,明明一个古代的发型,却穿了身现代医生的白大褂,看起来就特别诡异。

        医生给高小君测了心跳,号了脉之后,取下听诊器,对敖孪说:“恩,你这个人宠身体恢复得不错,脉象稳定,不过,她修为低,身体还是很脆弱,要好好爱护,不要再随便刺激她了,很容易应激。”

        敖孪:“恩。”

        医生又说:“对了,你上次咨询的要给你人宠绝育的事儿——”

        高小君一听就不得了,气得当场拍案而起:“敖孪,你竟然要把我绝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