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8章 人类一大摸

第38章 人类一大摸

        秉着科研的目的,她的手在龙躯上摸来摸去,那一片片的青色鳞片裹住了龙躯,没有一点破绽,摸起来竟然是滑溜溜的。

        就是那种找不到任何支点,感受不到阻力的滑溜溜,还以为会像皮皮虾一样扎手呢……

        这个龙角摸起来就比较粗糙了,扎手,但一看材料就知道贵到不行,毕竟一百年才脱一次。

        这个龙爪子看起来好厉害,但竟然没有锋利指甲,龙应该也会剪指甲的吧……竟然还有肉垫,还挺厚,也不知道烤了是个什么味道……

        哇哇哇!竟然还有五个手指头!传说中的五爪神龙!

        听说一般的龙都是四个手指头,只有修炼到了极致,成为龙中之王,才有五个指头!

        对了,指甲,柜姐说敖孪的指甲也超贵的,就算他们奢侈品行业不收,可以攒起来卖给炼丹厂、炼器厂,这都是特别罕见的原料。

        也不知道后腿是不是也是五个指头……

        高小君在被子里拱来拱去,企图找到敖孪的后爪。

        敖孪忽然睁开眼,龙眸里有青色如水的光潋滟着。

        他看向了在被子里拱来拱去的那团人。

        香气正浓,因为她正摸他摸得心花怒放。

        “十二点了,摸够了就睡!”

        被子里的人当场就石化了。

        然后,慢慢地挪了回来,一言不发地躺回了刚才的地方,用被子捂住头,羞得再也没说话、没动了。

        敖孪闭上眼,再次进入修炼状态,修真之人,早已经把睡眠和修炼结合在一起了。

        在高小君进行自我一小摸人类一大摸的时候,他已经将修灵的法诀运转了一个小周天。

        当运转到第二个小周天的时候,那只令龙痒痒的手又伸了过去。

        敖孪的小情绪顿时就来了,不耐地睁开了眼,却看见睡熟的人,翻了个身,梦呓两声之后,把脸埋进了他的毛茸茸里。

        她似乎在做什么美梦,梦里都在笑,一只手紧紧地攥着他的毛茸茸。

        敖孪又闭上了眼,将毛茸茸朝她那边靠了靠,鼻子埋进了她的头发丝里,嗅着那浓烈而醇厚的赤子之心的香气,整条龙顿时变得通透镜明。

        以往敖孪鄙视修炼之途走捷径的那批妖,养人宠虽然能加快效率,但并不是自己苦修得到的,并不深厚。

        如今看来——真香。

        闻着这香气,养人宠带来的那些麻烦事情,都完全可以忽略掉。

        还是尽快绝育了吧,不然每个月都来大姨妈,还要给她找对象,生了孩子还要担心产前抑郁产后抑郁失恋……总之,就很麻烦,还是绝育好,一劳永逸。

        敖孪的身躯开始散发出青色的微光,像是为怀里的人开了一盏驱散黑暗和阴霾的小夜灯……

        第二天,高小君醒来就看见敖孪变成了人身,穿上了裤子,进了卫生间洗漱。

        高小君懒洋洋地翻个身,这一觉得好舒服啊,梦里都是毛茸茸的,她扭头,看见枕头上都是敖孪掉的毛。

        原来龙也会秃。

        她一边收集龙毛准备攒起来卖钱,一边看洗漱完毕的敖孪穿衣服。

        好奇怪,虽然他现在也是个人身,可昨晚的旖旎气氛一下子就没了。

        脸也不红了,心里的小鹿也撞累了的样子……总之,没了那种心动的感觉。

        大概因为,忽然意识到这是一条龙而不是一个男人吧。

        既然是一条龙,那就和一条狗啊一只猫也没有区别了吧。

        总之,昨晚就像是和一条狗睡了的样子。

        敖孪看见高小君起床洗漱了,他闻了一下味道,赤子之心香气浓郁,说明她心情和身体都很好,荷尔蒙的气息减弱了许多,说明她恢复正常,不发晴了。

        暂时不绝育了吧。

        洗漱之后,高小君迅速收拾完毕。

        “敖总,我随时都可以出发去上班了。”

        敖孪对着镜子正了正自己的领带。

        “今天不去上班,请假了。”

        “啊?”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龙王应该很忙的吧……但敖孪就是十分任性地请假了。

        高小君穿着人字拖跟着敖孪去了酒店的自助餐厅吃了早餐,然后就坐敖孪的车去了……家具店。

        家里都被泡了,有些家具怕是不能用了吧。

        “欢迎光临,先生您需要看点什么家居,我们贝多芬家居是国际知名高档家居连锁品牌……”服务人员热情无比地把他们迎了进去。

        高小君这种小镇小康家庭出来的对高档家居也没什么概念,就随便看了一下一个床头柜的价格。

        1,380,000。

        恩……这是人民币吗?

        她拿着价格数着那后面的0。

        敖孪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喜欢吗?喜欢我就买了。”

        高小君忙把价格牌放下,摆手:“不喜欢不喜欢。”

        “那你喜欢哪种?”

        高小君摇头:“都不喜欢。”

        一百多万一个的床头柜,她喜欢不起来啊。

        敖孪:“不喜欢也挑几样,要不你今天没地方睡了。”

        高小君:“啊?”

        敖孪就不问她的意见了,直接问服务员;“有现货吗?”

        导购忙点头:“有的有的。”

        敖孪去现货区指了几样。

        “这个床,那个沙发,还有这个茶几,都要了。”

        高小君就这么看着他指了几个床,心惊肉跳的……这一指,又是花了几百万吧。

        最后,敖孪直接问:“有没有适合女孩子睡的床,要现货。”

        导购看了一眼一边的高小君,热情地问:“是买给您的哪位家人睡啊?”

        一般问这种话的,都是买给女儿或者是家人的。

        如果是老婆或者女朋友……都是睡在一起了,就不会问这种话了吧。

        敖孪回:“我买给我的租客睡。”

        顿时,导购对敖孪肃然起敬。

        和敖孪从家具店里买完东西出来,高小君还是心惊肉跳的。

        竟然一花就是好几百万……有钱,任性。

        在附近吃了午饭,敖孪又去附近的商场买了电器,然后开车带着高小君回了江汀别苑,水已经退了,家里大概已经惨不忍睹了,也不知道那些家具买来要放哪儿。

        至少应该先装修吧……

        没想到,敖孪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小区的另外一栋楼的另外一套江景豪宅,这边地势比较高,没有被淹没。

        按密码打开门,是一套豪华装修但是没有家电的房子,比敖孪之前那套还大。

        敖孪一边开灯,一边说:

        “这也是我的房子,以后就住这儿吧。”

        高小君:“……”

        差点忘记了,在修真界他是妖王,在人家他是个快五十岁的有钱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