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7章 我要裸睡

第37章 我要裸睡

        【玉渡山黄牛大仙冲击渡劫中】:“不科学,哪吒不会来这里的,这里是妖怪养人宠的交流论坛!哪吒是人身修炼成神,不会来这种论坛吧。”

        【藕丝泥霸】:“我削骨还父削肉还母,附身莲花重生,算是个莲花妖成神,不能来这种地方吗?楼主,你还没说你到底是谁?”

        【不灭哪吒不改昵称】回复【藕丝泥霸】:“敖丙是我哥。”

        【藕丝泥霸】:“哦,怪不得。”

        回复完毕,敖孪又看了一眼高小君,高小君还在开开心心地吃着晚饭,对自己即将被绝育的事情一无所知。

        吃完了饭,高小君刷牙洗脸之后,羞羞答答地去找正在工作的敖孪。

        “敖总,那我就先去睡了哦。”

        敖孪认真地看着电脑,抽空回答:“恩,早点睡,不要熬夜。”

        高小君极不好意思的说:“……只有一张床。”

        一边用酒店拖鞋的脚尖,在地毯上蹭来蹭去,脸又红个彻底。

        敖孪:“没事,睡得下。”

        高小君一愣——这个时候,绅士不是都应该主动说,‘你睡床我睡沙发’……吗?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高小君红着脸,然后摸摸索索地睡上床,但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时不时地就偷看一下那边正在办公的敖孪。

        内心有小鹿乱撞。

        不是吧不是吧……敖孪难道要跟她一起睡?

        可是他刚才的话就是这个意思啊。

        一想到那种可能,高小君就感觉自己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完全睡不着啊!

        而,敖孪正在跟固元堂宠物医院的客服聊天。

        客服:“敖先生,绝育手术的远离是抽取她三魂七魄中主宰爱欲的一魂一魄,再进行结扎,不会动情欲,也没有生育功能,后期可修复,绝对安全不会对人宠造成永久伤害哦。”

        敖孪:“预约一个。”

        客服:“可是根据你的记录,您的人宠宝贝没有打完人三联疫苗,需要打完之后才能预约绝育手术哦。”

        敖孪追问:“为什么不能?”

        客服:“虽然绝育手术不会对人宠造成永久性伤害,但短期内,身体还是会有不适反应,没有打过疫苗的人宠绝育之后抵抗力低下容易生病哦。”

        敖孪:“……”

        客服:“而且您能的人宠的证件还没办,需要将证件补办之后,申领人宠绝育知情书,经过人宠的知情和同意才能进行绝育手术哦。”

        敖孪心烦意乱,关了电脑,就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冲凉了。

        高小君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悄悄地看着他进了卫生间,很快,就听见了水声。

        那‘滋滋’的水声,稀碎细密,像是打在了高小君的心尖上。

        她的心也跟着澎湃了起来。

        就算知道不可能发生什么,但是跟一个男人睡一起,还是挺紧张的……

        很快敖孪就洗漱出来了,就穿了一条红内裤,那修长健美白皙的身躯诱人极了。

        啊……还真是个妖精。

        他用毛巾擦着头发,看见床上的高小君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怎么还没睡?”

        高小君用被子把头蒙住。

        “马上就睡了。”

        被子下的高小君内心的小鹿像磕了药一样撞啊撞。

        敖孪忽然又说:“我喜欢裸睡,你不喜欢的话,提前说。”

        高小君一惊,心里小鹿快冲破她的肋骨跑出来了。

        “啊?喜欢……喜欢……”

        回答完毕,她立马捂住嘴。

        喜欢个毛啊!

        不不,她不喜欢!她绝对没有喜欢的意思!

        可一想到敖孪这厮竟然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竟然还裸睡,就有点那什么了。

        说不定,他在暗示些什么。

        会不会是喜欢上她了?

        这难道就是成年人之间的谈恋爱的暗示方式吗?

        可是她还完全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难道敖孪的意思是今晚就让她以身相许了?可是她今晚不方便啊,以身相许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可以考虑的。

        毕竟他都救过她一次、两次、三次小命了吧……救小孩儿被水里的妖怪抓是一次,减肥茶厂第二次,龙王庙把她救走又是一次……这已经得到以身相许的标准了吧……

        高小君胡思乱想的时候,就感觉,大床的另一边一重,敖孪似乎已经躺了上来,并且抓了一下被子。

        “被子不要抓这么紧,让给我一点。”

        高小君红着脸把被子松了一点过去。

        嘤——

        好害羞。

        她都不敢回过头去看一眼。

        她用被子捂住脸,在被面上蹭啊蹭。

        一直到,敖孪关了灯过了好一会儿,像是都睡着了,她才鼓起勇气悄悄地翻身回去看一眼。

        这家伙竟然裸睡!

        嘤——

        当她睁开了害羞而闭紧的眼,就只看见——一个龙头。

        一条青龙趟在她身边睡着,占走了大半个床。

        毫不意外,那是敖孪,还是裸睡的敖孪,大红内裤脱了放在了床头柜上。

        高小君:“……”

        所以,他的裸睡,其实是这个裸睡吗?刚才是她自己瞎开了一些黄色脑洞吗?

        她看着那枕在枕头上的龙头,那旖旎的气氛,就这么荡然无存了。

        高小君的脸不红,心里的小鹿也撞累了。

        敖孪虽然是原型,但变得很小,直挺挺地睡在床上,龙头放在了枕头上,还盖了被子,可这个被子和床对他来说还是小了点,他的尾巴都掉到地上了。

        高小君就这么,看着他半天,忽然,悄悄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两根龙须。

        也不知道……这玩意跟龙须面是什么关系……更不知道,这玩意值钱不值钱。

        摸了两根龙须,她又伸手过去摸了摸他脖子上的一圈毛,像是雄狮的鬃毛一样,又蓬松又茂盛,摸起来滑溜溜,还有沐浴露的香香味道。

        摸完了脖子上的毛,高小君的一只咸猪手就顺着龙脊摸了下去。

        一边摸一边想:她这不算什么性暗示……吧?

        这应该也不是性骚扰,猥亵吧。

        这也应该不算占老板的便宜吧。

        法律意义上的猥亵、骚扰什么的,也是建立在双方都是人的基础上吧。

        恩,不算,她作为一个从小听着神龙传说长大的人类,面对这传说中的生物,她好奇一点是对的。

        从此,人类终于对他们崇拜了千年的图腾,终于有了第一手的资料。

        她这一小摸,是人类的一大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