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35章 开个单人间

第35章 开个单人间

        高小君只能弱弱地问工作人员:“附近哪儿有提款机?”

        工作人员刚要说话,身后忽然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君,你怎么在这儿?”

        高小君回头一看,竟然是夏楠。

        夏楠和他妈妈竟然都在体育馆里!

        “你家里还好吧……”高小君关切地问着,他家好像也是住在江边的。

        夏楠一脸苦色:“我家是老小区,住得楼层又低,房子整个都被淹没了。”

        高小君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说:“人没事就好。”

        不过夏楠很快就恢复了,笑道:“反正就是老小区,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能搬的都搬出来了,兴许这一淹没,就能拆迁了!”

        高小君看向一边的床上已经睡着的高小君的妈妈,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了,他爸爸听说已经去世了。

        “阿姨身体怎么样了?没受惊吓吧?”

        夏楠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眼底都是温柔。

        “我妈她比我还乐观呢,没事。”

        两人沉默了一下,高小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倒是夏楠主动问起。

        “小君,那天那个人——”

        谁知道,话才落音,就听见外面有工作人员在喊:“高小君在哪儿?你房东来接你了。”

        高小君一抬头,就看见敖孪从体育馆外面走了进来。

        他依旧是西装笔挺的样子,头发梳得油亮,一只手拿着公文包,一只手拿着手机,站在体育馆门口,看了一眼体育馆里临时安置的人群,最后才看了一眼高小君。

        然后,就看见了夏楠。

        夏楠再度看见他,整个人眼里满是惊恐,一种发自灵魂的颤栗,忙悄悄地走开了。

        敖孪看着夏楠的背影,眉心一蹙,似乎是要走过去,高小君以为他要去找夏楠的麻烦,忙抓住了他的胳膊。

        “敖总,我们今晚住哪儿!”

        敖孪被她一拽,脚步顿住,暂时放弃了去找夏楠麻烦的想法,看了一眼眼泪汪汪的高小君,说了声:

        “走。”

        夏楠也跑不了,还是要先把高小君安顿好。

        高小君眼里一热,就赶紧跟上去了。

        顺便还回头看了一眼夏楠,他坐在床边照顾他的母亲,背对着他们。

        敖孪却没有立马走,而是在场馆里走动了几下,查看了一下受灾群众的情况,还顺便询问了一下附近居民的转移情况,确定无人死亡,才放心离开了。

        高小君跟在他身后,默默地抹泪,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一无所有,还是因为忽然有人来接自己而感到幸福。

        体育馆门口,停着敖孪的跑车,小区和车库都被淹没了,他的几辆车都被泡了,这辆车大概是因为开去了公司,所以才幸免于难吧。

        自己只是失去了微波炉、四件套和被子衣服电脑而已,可敖孪失去的,可是他的豪宅、跑车和龙王庙啊!

        这么一想,心里好受多了。

        高小君吸了吸鼻子,坐上了跑车的副驾驶。

        车开动了,虽然不知道要去哪儿,但作为付了租金的租客,敖孪这个房东理应给她解决住宿问题吧……实在不行,她可以去睡龙宫。

        办公室里挺宽的,杂物间也挺不错,同事们中午用来修炼的瑜伽垫,也能借来打个地铺。

        然后没一会儿,车就停了,高小君下了车,有服务生十分殷勤地过来泊车,敖孪把钥匙一扔,就大步地进了面前那栋辉煌耀眼的建筑里。

        高小君一抬头。

        喜来登大酒店。

        五星级的。

        穿着别人送的人字拖和简单衣服走在那金碧辉煌的大厅里,高小君走路都不敢用力,怕脏了人家这镜子一样干净的地面。

        敖孪去前台开房了,高小君一脸呆萌地站在他身后,局促不已。

        开房什么的……最好别遇见熟人。

        然而,酒店前台都是熟人。

        “哟,敖总,你带着你的房客来开房啊!”

        “敖总,你也来这里开房啊!”

        一看,都是小区的邻居,这次小区被淹了好几栋,许多邻居都来这里开房过夜了。

        敖孪:“恩。”

        同时,回头,朝高小君摊开手:“身份证拿来。”

        高小君畏畏缩缩地拿出了身份证,一边朝周围看,心里祈祷着:开两间开两间。

        没想到,前台小姐十分抱歉地说:“敖先生,因为今天情况特殊,我们酒店目前只剩下一间房了,还是单人间,开吗?”

        敖孪把两张身份证一起推了过去。

        “开。”

        高小君的脸就红了个彻底。

        “……敖总,我其实可以去我朋友家里凑合一下。”樊美美租的房子离江边比较远,应该还没被淹。

        敖孪:“不必,我理应为你提供住宿。”

        《人宠保护条例》有规定,不能让自己的人宠无家可归,饲主理应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为人宠提供最好的食宿条件。

        最后,在大家暧昧的眼神之中,高小君跟着敖孪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里还遇见了同小区的邻居。

        邻居眼神暧昧地看了他们俩一眼,然后说:“敖总,这次我们小区损失惨重,我们业主在这边包了个厅开会商量一下后续自救的事情,一定来哦。”

        敖孪:“恩。”

        到了酒店的单人间,高小君进去就眼花缭乱了,这里跟她理解的单人间完全不一样了,有点过于大了,比她住的卧室还大了一倍,客厅有专门的办公桌和餐厅,床也是大得能睡好几个人。

        “我去开业主会了。”敖孪进来放下公文包就又出门了,临走时候,还看了看她的头。

        “把头洗洗,会感冒。”

        人宠生病,饲主破财。

        上次去打个针挂个水就一千多丹,虽然是小钱,可也经不住折腾。

        高小君都不敢说话,默默地点头。

        等敖孪走之后,她就摸索着进了卫生间。

        真大啊……

        她洗洗头洗洗澡,把自己湿透的衣服拿出来洗了,穿着酒店衣橱里找到的浴袍走出来。

        吹干头发之后,她盘点了一下现在自己的财务情况。

        她屋里的东西就不说了,全没了,睡了四年的被子、衣服,这倒是无所谓,可敖孪发的员工福利四件套、毕业证书、成绩证明、电脑,都没了。

        银行卡里有三百块钱,手机进水坏掉了,联系不上家里人,想要拿钱买个新手机都不行。

        她现在浑身上下能用的,就只有一个身份证了。

        她一脸挫败地坐在沙发上,抓了抓才吹干的头发。

        “老天爷,我还能更倒霉一点吗!”

        然后,老天爷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能的,想要多倒霉,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