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22章 应激了

第22章 应激了

        被八爪鱼触手抓住的高小君又哭又叫:“救命啊!敖总,救我——”

        敖孪在龙宫,肯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他一定会来救她的!

        几个妖怪大笑:“哈哈,叫破喉咙也不会有妖来救你了!”

        没想到,敖孪没来,倒是从天降下一张血盆大口,一口把几只妖怪带地板全给吃进去了。

        高小君和那张大嘴‘擦肩而过’,要不是大嘴及时地闭上,她也被吃进去了。

        连滚带爬地从一堆死而不僵的触手里出来,腿一软,又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几只妖怪没了,原地被那张大嘴咬出了一个大坑。

        在她极端惊恐的眼眸里,倒映着一条凶猛的史前巨兽。

        只见龙宫大厅半空之中,‘游’着一条巨大无比的鲨鱼,嘴巴一张,巨大的吸力就把越狱的逃犯全部吸进了血盆大口里。

        那玩意不仅吓人,而且吓妖。

        “是巨齿鲨!!龙宫竟然还有巨齿鲨!快逃!!快逃啊!!”

        逃犯们看见那条巨齿鲨,吓得面无妖色,发了疯似的往大门逃,然后全部进了巨齿鲨的嘴巴。

        巨齿鲨巨大的身躯游曳在大厅里,一张血盆大口有着吞天之威,渺小的高小君在它面前根本就是一个蝼蚁。

        战斗只持续了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大多数妖怪不是被打得魂飞魄散,就是被安保人员给直接吃掉了,比如那条巨齿鲨,一口就吃了几百个。

        叮。

        来自999楼的电梯,到达了1楼。

        电梯门开了,敖孪走了出来,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对眼前的情形,都习以为常了。

        “头目全部处以极刑。”

        极刑,就是剥夺修炼资格终身,然后打回原形送到人类世界去做食材,或者药材,最惨的可能做建材。

        蟹大将又问:“投诚的俘虏怎么处理?”

        敖孪:“加刑。”

        蟹大将领命,率领妖怪去处理现场。

        战场很快就打扫完毕,除了龙王可以不学‘无聊’的清理术外,许多妖族都会学这个,轻轻一挥,大厅的血迹就全部清理干净,大家整理一下办公用品,继续上班,有后勤部门搬了砖过来补那个被巨齿鲨咬穿的地。

        敖孪却走向了高小君的工位,看见她还抱着桌子腿瑟瑟发抖。

        “起来了。”

        他敲敲办公桌。

        高小君又连滚带爬地出来,死死地抱住了敖孪的大腿。

        “敖总,我求求你了,你把我从龙王印里放出来吧!我再继续工作下去我会死的!”

        她抱着龙大腿就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这才是上班第二天啊!

        第一天遇上造反,第二天就碰上了越狱。

        认识敖孪之前,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风浪大概就是在河里救小孩儿差点被淹死,除此之外,她连个车祸现场都没有经历过啊!

        认识敖孪之后,她不是差点灰飞烟灭,就是妖怪逼宫越狱。

        就在刚才,她差点被八爪鱼给吃了!

        连巨齿鲨这种灭绝了几百万年的老妖怪龙宫都有啊!

        敖孪把她扶起来。

        “你死不了的。”

        高小君腿脚一软,又坐到了地上,站都站不稳了。

        “敖总,你就放我回人间吧,我真的不适合这里啊!”

        敖孪肯定不会放她走,又让李瑜来哄他,他自己则是朝大门的方向走了,似乎是要出去。

        高小君连滚带爬地过去抱住了他大腿:“敖总,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哇!你走了又有妖怪攻打龙宫怎么办!”

        敖孪抬了抬腿,把他从自己的大腿上松下来。

        “我出去办个十万火急的事情,一个小时内就回来,不必担心。”

        然后就出门开着他那辆跑车走了。

        一个小时之后,敖孪回来了,顺便扛了一个冰箱进来,但看见高小君的工位上空空的。

        李瑜跑过来说:“五太子,小君她的情况好像不太妙,从刚才就一直吐,体温有点不正常,人都不香了,你还是把她送到医院看看吧。”

        敖孪放下了冰箱,进了一楼的杂物间里,看见高小君坐在一堆杂物里哭。

        一嗅,她的人味里的香气果然淡了。

        敖孪的神色严峻了起来。

        事情,果然很严重。

        看见敖孪回来了,高小君又连滚带爬地过去抱住龙大腿。

        “敖总,我不干了!我要回家!!”

        说着,又开始干呕了。

        敖孪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是比平常烫了许多。

        他当机立断:“走,去医院。”

        高小君一边哭,一边扶着敖孪的手臂站了起来,但才站起来,就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我腿软了呜……”

        敖孪皱眉,蹲下,背对着她。

        “上来。”

        高小君看着那宽阔的龙王的背,觉得这样不对,可是她的腿都软了,她也想去医院,求生欲让她勉强扶住了敖孪的背,爬了上去。

        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衰竭了,手脚颤抖着,上下牙一直在打架,她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被活生生吓死!

        敖孪背着她出了杂物间,大家对此似乎见怪不怪了。

        李瑜说:“五太子,我已经给您挂了固元堂的号,距离我们龙宫只有五千公里。”

        高小君的头软趴趴地伏在了敖孪的肩膀上,只听见了一个五千公里。

        太远了吧……街对面不就有家医院嘛。

        五千公里,等他们到的时候,她肯定都挂了。

        不行,又想吐了。

        但她狠狠憋住了。

        吐他车里洗车费一千,吐他身上,肯定不只一千了。

        敖孪看了一下腕表:“恩,二十分钟到。”

        高小君被放在了大厅沙发上,她软绵绵地睁开眼,就看见敖孪开始脱衣服了。

        同事们纷纷围过来,对敖孪当众脱衣服的迷惑行为见怪不怪,却都在看高小君,面露担忧。

        “都不香了,情况好严重,天啊,该不会是应激了吧!”

        “我听说人宠应激严重的可能会死的!小君都不香了,情况很严重啊!”

        “啊?我上次要《今日说妖法》,西海的湘江真君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而大开杀戒,他的人宠受了惊吓应激了,送到医院抢救,但最后还是死了,湘江真君因此被人宠保护协会告了!要坐牢两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