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的房东是龙王在线阅读 - 第2章 你臭死了!

第2章 你臭死了!

        男人态度很不好。

        “既然事情都查清楚了,在这儿签个字吧,你们这些人呐,就是不听劝,非出事情才知道厉害,吃饱了撑的,尽给我们添麻烦,罚款都算轻的,下次直接淹死算了。”

        高小君忙不迭地在空白处签字确认了,臊得都不敢看那是什么文件什么单位。

        男人看了一眼那旁边那条大红色内裤,伸手拿走了:“这玩意我先带走了,务必物归原主。”

        看着男人拎着内裤走了,李母和樊美美忙好话说尽的送他。

        没想到,门外忽然就传来了樊美美惊喜的声音:“敖总,好巧啊,你怎么在这儿?”

        高小军的耳朵都竖了起来,想必是樊美美的客户吧。

        “你是?”一个男人的低音炮回应了她,有点磁性。

        樊美美做了几个月房产中介,脸皮子厚,早没了被人无视的尴尬,忙自我介绍:“我是幸福地产的小樊啊,前天才给你打过电话,我帮你那间次卧找到租客,是我的大学同学,一间宿舍睡了四年!保证符合您的要求,”

        敖总:“尽快来看房吧。”

        “巧了,我同学今天就住在这家医院里,要不,我带您去看看?”樊美美已经推开了门。

        敖总一口答应了:“好。”

        然后,高小君就看见樊美美热情无比带着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男人进来了。

        “敖总,这边请。”

        人才进来,高小君就闻到了一股似曾相识气息,她嗅了嗅,没错了,水产的味道。

        她看向了樊美美带进来的那个男人,这大概就是那位,要出租房子的高富帅。

        恩,的确很高,很帅,皮肤嫩得像水豆腐一样,五官立体深邃,贴身的黑色西装上有十分精致的暗纹,价值百万的腕表在手腕间若隐若现,很富。

        高小君忙坐直了身体,热情地打招呼:“敖总,你好,我是高小君。”竟然在这种情况之下,和这种高富帅见面,还真是难堪啊。

        敖总在她病床边坐下了,打量了一下她的伤势,直接问了。

        “S大气象学应届毕业生?在校成绩如何?家里是做水产生意的?我家里曾经堆放过水产,味道很大,能接受吗?能否保证每周做一次彻底大扫除?能否接受和陌生异性合租?”

        高小君紧张到流汗:“可以可以,都可以!”

        ……只是租个房子,这突如其来的面试紧迫感是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能搬过来?”

        高小君:“我腿上受了点皮外伤,但今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可以尽快搬过来,您的条件,我都可以接受的,完全没问题!”

        敖总满意地点了一下头,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抽出笔,‘唰唰唰’地在名片背后写了几笔,然后连门禁卡一起递给了高小君。

        “私人号码写背后了,你尽快搬进来,家电齐全,房租五百,一月一付,押金一千,微信支付宝现金都可,水电气物业网费不用摊。”

        说完,就起身匆忙离开了。

        樊美美忙殷勤地去送他:“敖总,您最近有没有投资需求啊,我知道一个楼盘……”

        高小君手里拿着门禁卡和名片,有些呆。

        ……这就完了?

        她看了眼名片:东海龙宫水产有限责任公司S省分公司总经理,敖孪。

        主营业务:水产养殖、销售。

        背后,写上了敖孪的私人号码,括弧:大门密码、微信号、wifi密码同上。

        诶??

        这么随便的就把大门密码都给了吗?

        ……

        医院走廊,敖孪一转角就看见了一张令人反胃的脸,和那一头令人作呕的长发,找到新保姆的喜悦一下子就没了。

        “哟,我说你怎么去得这么巧,原来是早认识了,上赶着英雄救美呢。”长发男人阴阳怪气地打趣。

        敖孪无视了他,径直走过。

        被无视的男人颇不高兴。

        “下次再出这种事情,内裤你自己来拿……万年老妖还穿这么骚的大红色内裤,恶心!变态!”

        敖孪无视了男人的碎碎念,进了电梯,一双没有感情的眼直直地看着他。

        “慕容修,水下的东西,我管,水上的东西,希望你也能稍微上点心。”

        慕容修:“我他妈的——”

        他急走两步,冲向电梯:“水里的东西都开始光天化日地拉人下水了,你这个分区龙王是怎么当!你数数这个月都出了几次事情了!这次没闹出人命就算了,下次如果再出事,我一定去你爹面前告你一状!”

        可惜,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妈的四脚蛇,有空洗洗你的龙腥味吧,臭死了你!”

        ……

        第二天,高小君和樊美美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著名的富人小区‘江汀别苑’门口,她不可置信地看了看那一栋栋精致的小高层江景洋房。

        “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她拽了拽身边樊美美的袖子,十分不安。

        这地方,就算只是个次卧,也不会只租五百吧,而且还是带阳台和独立卫浴的三十平次卧。

        樊美美穿着幸福地产的工作服,大大咧咧地就朝门口保安室里喊:“小刘,我带着敖总的新房客搬过来了,快,出来迎接我!”

        因为时常带人过来看房,这里的保安小刘都认识樊美美了,他话里透着难以置信的笑意:“敖总那屋竟然真的有人敢租??”

        果然是富人小区,保安都长得唇红齿白的。

        樊美美一脸自豪地用敖孪的门禁卡开了大门。

        “我可是最强中介,就没有我租不出去的房子!”

        小刘竖起大拇指:“你牛,你牛逼!敖总肯定会大大的奖赏你!”

        同时看了一眼她旁边的高小君,眼神里透着佩服。

        樊美美拽了一下正在发呆的高小君:“快来登记啊。”

        高小君回神。

        “啊?哦……”

        登记完毕,高小君跟着樊美美走向了视野最开阔最靠近江边的那栋房子,进了电梯间,熟练地按了7楼。

        到了敖孪家门口,他人不在,高小君输入了密码,打开了大门。

        虽然有所准备,可当门开的那一瞬间,那一股浓烈的腥气裹着一阵热气扑面而来的时候,高小君和樊美美还是差点被熏得翻白眼。

        这味道,真冲啊!

        冲得人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还以为进了晚间的海鲜地下市场,一波一波死掉的海产正堆起来打折促销,勾魂夺魄的气息被圈在逼仄的地下一层久久无法散去。

        果然是被附近几家家政、房产中介公司给集体拉黑的房子啊,也只有樊美美这个才入职的萌新敢给这个房子找租客,最后,还真让她找到了。